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五百七十二节 掀桌子的王牌

第五百七十二节 掀桌子的王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送走赵昌乐,张越就驱车出宫,返回了戚里的家中。
  
      一进门,张越就发现,自己家里,一下子就来了许多客人。
  
      粗略的估计了一下,起码有三十几人。
  
      这些衣紫着绿之人,见了张越,纷纷迎上前来,拜道:“下官等见过侍中公……”
  
      然后,一块块名帖,递了上来。
  
      张越接过这些名帖一看,好家伙,一个个都是来头吓死人的贵戚、官吏后代。
  
      什么名将之后,功臣子孙、名臣后代,应有尽有。
  
      甚至还有人和张越攀起了亲戚,名帖上赫然写着:留文终候四世外孙、xx候之后某某敬问侍中公安。
  
      好吧,张良当初和很多人都联姻过。
  
      但问题是,早就出了五服好不好。
  
      再一个,你们联姻的是张不疑那一支啊,哥是张辟疆之后,麻烦搞清楚先!
  
      虽然心里面吐槽不已,但表面上,张越自然是笑呵呵的一一回礼,然后道:“小子不才,劳烦诸位明公登门拜访,实在惭愧!”
  
      “日后定当登门回访……”
  
      其实就是些客套话,但很多人却似乎当真了,或者假装相信了,纷纷道:“若蒙侍中不弃,登临寒舍,鄙人自是荣幸备至……”
  
      对此,张越只好的呵呵的笑了笑。
  
      这些人见状,也连忙都赔笑了起来。
  
      然后,就将带来的大包小包的礼物,往张越家里搬。
  
      嘴上,自然是说什么‘侍中公日理万机,操劳国事,忧苦天下,吾等实敬之,区区薄礼,不成敬意’。
  
      但手上却将写着自己名字和礼品名称、数目的礼单,郑重的交给了张越。
  
      对此,张越自然是‘勉为其难’‘推辞再三,固争之而不得’然后‘无奈的收下’。
  
      等送走这些家伙,回头一清点。
  
      好家伙!
  
      仅仅是麟趾金就有五百枚之多!
  
      其他黄金器皿、铜器甚至白银器,应有尽有。
  
      张越甚至看到了好几个造型独特的,来自于安息的裂瓣纹银盒。
  
      这种和诸夏工艺完全不同的异域艺术品,很容易辨识。
  
      因为它用的是欧陆和西亚的锤蝶技术,与中国所用的泥范和陶范所制的相似产品差别很大。
  
      而且,张越曾经在某个国家博物馆里见过类似的出土文物。
  
      自然一眼就认出来了。
  
      除了这些金银器,其他什么象牙、犀牛角制成的种种器物,也堆满了家宅。
  
      至于火浣布,张越仔细看了看,似乎有个三十多块!
  
      微微想了想,张越就将田禾召来,对他道:“汝替吾去将这些火浣布以及象牙、犀角之类的制品,按照名单原路退回,就说:吾德薄不敢消受!”
  
      开什么玩笑,将这么多火浣布送去宫里面,万一天子冬天的时候将它们拿来当被子盖,出了问题谁负责?
  
      石棉这种东西,可是有害健康的。
  
      别说当今已经六十三了,就是三十六,这么多火浣布堆起来,怕也迟早药丸!
  
      想了想,张越又提笔写了一封奏疏,派人送去兰台。
  
      奏疏之中,自然是力陈火浣布有毒,害人之事。
  
      甚至稍微有所夸大,反正,将这个东西定性为‘毒于砒霜,长期接触,使人多病’。
  
      算是要斩断罽宾国对汉的火浣布销售。
  
      张越相信他的奏疏,很多就会被人知道。
  
      然后,全天下的人都会相信的。
  
      特别是当今天子,他对自己的健康的关心程度,可是远超任何想象的!
  
      ………………………………
  
      将奏疏送出去,张越就终于有了时间,可以处理一下自己的事情了。
  
      他先派人去将于己衍请上门来。
  
      筹谋了这么久,也是时候图穷匕见,和王家算算账。
  
      这账不算清楚,别人说不定还以为他张子重宽宏大度是个忠厚君子呢!
  
      百年前,萧何曹参主政的时候,就特别喜欢用这种忠厚君子。
  
      为啥?
  
      吃的比别人少,干的比别人多,还没有怨言。
  
      什么锅都肯背!
  
      什么事情都能做!
  
      上位者,只需要安排好工作就可以了。
  
      有了功绩是丞相领导有方,运筹帷幄,有了问题是下属‘不暗丞相深意,自作主张’。
  
      几乎完美!
  
      可惜,随着公羊学派上台,这种忠厚君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亡。
  
      取而代之的是一群为小吏,必凌上官,为副手,必胁主官的儒法官吏。
  
      大复仇思想更是弥漫上下,使得任何人想要在汉室朝堂生存,就要有手段,有能力,有魄力,更要有骨气、有尊严。
  
      别人打你一巴掌,你就得回敬。不回敬的人,像于己衍这样,就成为公共出气筒。
  
      在家里,等了大约半个时辰。
  
      期间张越耐着性子,陪着金少夫说了些话,讲了些甜言蜜语。
  
      男人嘛,都这样。
  
      就像女人天生懂得如何取悦男人一般,男人也天生知道如何哄骗女孩子。
  
      哄得金少夫,自是和吃了蜜糖一般,整颗心都满满的全是甜蜜。
  
      张越自也趁机,尝到了些甜头。
  
      不过,这闺阁游戏,时间过的飞快。
  
      不经意间,下人就来禀报:“京兆伊于公来了!”
  
      张越自然放下这闲暇的娱乐时光,在金少夫恋恋不舍的眼神中,穿上冠帽,来到客厅。
  
      “下官于己衍,恭问侍中安……”一见面,于己衍立刻就迎上前来。
  
      今天长安的事情,他自然听说了。
  
      张越将赵昌乐,送上了廷尉卿的位置,让他深受鼓舞,甚至有些情不自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