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五百七十四节 抢婿

第五百七十四节 抢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送走郭穰后,张越开始就批阅之旅。x23us.com更新最快
  
      在过去的几天里,田禾等人足足收集了上千份士子策文。
  
      除了第一批已经被批阅的外,剩下的都堆磊在张越的书房书架上。
  
      密密麻麻,让人几乎要产生密集恐惧症。
  
      可惜的是,其实如此多的简牍,其中记载的文字总数加起来,可能还不足一百万字。
  
      换言之,平均每份策文的长度不超过一千字。
  
      当然,若是一般人,哪怕只是看一遍,也会很费劲。
  
      读懂这些策文,更是需要起码数月之功。
  
      但在张越手里,却跟批阅小学生作文一样简单。
  
      首先,他固化的海量知识与资料、史料,使得几乎所有文字、修辞手法和典故,在他面前都变得和小学生的作业一样简单。
  
      省去了思考和思索时间。
  
      再则,他的臂力和耐力都已经是bug。
  
      这就导致了他的批阅速度,快如闪电。
  
      常常一份策文拿起来,不出半刻钟,就已经写好了评语,定下了结论。
  
      言之有物的文章,被放到案几下,其他的则交给田禾,让其放去门口,让士子们自取。
  
      只是苦了赵玄。
  
      这个纨绔子,便张越叫到身边,作为打杂,主要负责给他搬运简牍,归类分档。
  
      一开始,赵玄还有些不以为意。
  
      但很快,他便叫苦连连。
  
      因为,他发现自己搬运的速度,有些赶不上张越批阅的速度了。
  
      这样一下午忙下来,赵玄已经累的气喘吁吁,手臂酸软,四肢抽搐,仿佛虚脱了一般。
  
      但他不敢休息。
  
      因为,每次他稍微懈怠,就能听到那个催命符一般的声音:“草之,快点!别磨蹭!”
  
      这让他连喘气的时间也没有。
  
      至于偷懒甚至于甩手不干这种事情,若是在自己家里或者其他地方,他或许敢如此。
  
      但在此地,他连念头也不敢起!
  
      那个坐在简牍堆中的侍中官,就像是一个魔神,令他战战兢兢。
  
      生怕行差踏错,招来一顿暴打。
  
      终于,赵玄咬着牙齿,将最后几卷简牍,搬到张越身前的案几旁,然后整个人就一屁股跌到了地上,连一根指头都不想抬起。
  
      张越透过堆磊如山的文牍缝隙,看着这个纨绔子,笑了一声,道:“草之啊,汝可不能懈怠!快去替吾倒杯茶来……”
  
      赵玄闻言,心里面哀嚎着,却不得不挣扎着起身,低头应是。
  
      看着赵玄踉踉跄跄的走出房门,张越在心里面微微点头。
  
      这个纨绔子,还不算无可救药。
  
      起码,他还是畏惧强权的。
  
      至少在自己面前,他还算服从。
  
      而只要培养起他的纪律性,锻炼出作风,也就不怕他将来坑爹坑祖宗了。
  
      将赵玄的事情,先搁到一边,张越看了看已经渐渐到了尾声的批阅工作。
  
      差不多一千份策文,来自七百余位士子。
  
      其中固然多半是平庸、庸碌之才。
  
      但精英士子,甚至是有望在未来进化为政治家的人才,也有数十人之多。
  
      不独有类似魏相这样的在历史留名的大牛,也有被历史所掩埋的人物。
  
      甚至,有人比魏相说不定还要杰出几分。
  
      “大江东去浪淘尽,英雄豪杰啊!”张越也忍不住感慨。
  
      历史车轮滚滚向前,无情的碾压了多少人的梦想与青春?
  
      看着那数十份从上千份策文之中挑选出来的,言之有物或者有干货和见地的文章,张越招手唤来田禾,嘱咐道:“这数十份策文,汝按其所录士子姓名、住址,亲自登门去请,请他们后日上午来此,与我汇合……”
  
      这些人都是人才。
  
      但,张越并不打算让他们进入新丰体制。
  
      对于他们,张越另有打算。
  
      “诺!”田禾顿首而拜,捧着那些幸运儿的简牍而去。
  
      ……………………………………
  
      假若说戚里和尚冠里大道是长安的贵族区。
  
      那么夕阴街与围绕其附近而建立的十余个闾里,就是长安的富商区。
  
      此地的豪宅,连片成栋,最大的宅邸,甚至占地数百亩,有大小房间数百个,奴仆仆役三百余人。
  
      门口甚至有着弯弓背剑的武士站岗守卫,派头不比一般列侯差。
  
      但,和戚里、尚冠里不同。
  
      此地,不止有豪宅,还有一栋栋年久失修,漏风漏雨的破旧夯土屋。
  
      既有朱门大墙,紫衣锦服,大腹便便的富商,也有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贫瘠之家。
  
      魏相坐在夕阴街的一个豪宅阁楼上,远眺着自己这豪宅左近的民户生活。
  
      他亲眼看着,一个母亲,将刚刚从官衙买回来的限购粟米,倒入一个大瓮中,然后混入大量的糠麸、绿豆以及蹲鸱、头所制的粉。
  
      大约是一斗粟米配三斗糠麸、两斗其余食物的水平。
  
      至于国家配给的麦粉?
  
      不好意思,这种贫民根本买不起,早就将自己的配额卖给了那些有钱的,舍得出钱购买麦粉来**细食物的人家。
  
      也就大约买了几斤麦粉,藏在家里的米缸深处,作为新年祭祖用的祭品。
  
      看着那妇人的动作,魏相内心的敏感被触动,叹道:“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屈子当年之叹,今日依旧!”
  
      坐在他对面的一个男子,听着也是点头,道:“弱翁兄所言,吾亦然!”
  
      “当今之世,富者阡陌连野,贫者无立锥之地,老子曰:天之道,补不足而损有余,当今之世,反其道而行之,乃补有余而损不足!”
  
      “朝堂诸公,若不早醒,吾恐大祸临矣!”
  
      虽然,此人满身锦衣,腰配玉饰,而且家财万贯。
  
      特别是以魏相所知,这附近贫民的大多数麦粉配给,都是出卖给了他家。
  
      但现如今,长安士子圈里,悲天悯人,感慨百姓生活艰难,大肆抨击贪官污吏和奸商豪强,已经是主流,甚至是政治正确了。
  
      想要在这个圈子里混,不鞭笞几下世道,为贫民流几滴鳄鱼眼泪,根本就混不下去!
  
      这种风潮,是从‘废奴运动’开始,在前不久的旱灾之中,攀升到极致的。
  
      接连两次运动,让无数人,不管是公卿子弟、富商之后,还是寒门士子,都在其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我们可以改变世界!
  
      这种情绪,促使了整个长安的风气,为之一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