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五百五十八节 王氏外戚

第五百五十八节 王氏外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延和元年秋九月丙午(初十),傍晚时分。
  
      此时,整个博望苑内,已是热闹非凡。
  
      今天是刘进的妃子王氏生辰。
  
      虽然说,连当朝太子的妃嫔,也不过是可以自称良娣,有一个比六百石的待遇。
  
      区区一个皇孙的女人,在汉家政坛上的地位,大约也就比一个四百石的小吏稍微高一点。
  
      但没奈何,今时不同往日。
  
      随着刘进冉冉升起,在政坛上渐渐占有一席地位。
  
      于是,妻随夫贵,王氏作为长孙的夫人,而且是唯一一个怀孕的妃嫔,地位自然立刻拔高。
  
      虽然,还没有到一个生辰就满朝文武都来恭贺。
  
      但,在京宗室和外戚列侯家族,全都来了。
  
      卫家、石家、史家的刘据外戚,也都派来了代表祝贺。
  
      甚至,就连当朝三公九卿们,也都派来了家臣,献上贺礼。
  
      这在往年,几乎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王家人看着这个情况,更是欣喜若狂,脸上满满都是春风得意。
  
      特别是,王氏的两个兄弟,几乎就差手舞足蹈了。
  
      “小地方来的人,就是这样的粗鄙!”陈惠端着酒樽,站在博望苑的一个阁楼里,看着这个情况,满脸不屑的讥笑着:“庄子所谓‘沐猴而冠’,大约也不过如此!”
  
      “陈兄说的是……不过……”一个阴冷的贵族公子接过话道:“谁叫如今长孙幸贵呢!”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贵公子冷哼着:“王氏亦是如此!”
  
      “公子说的是……”陈惠看着这贵公子,连忙赔笑:“不过,公子亦是长孙殿下表兄,与殿下关系,恐怕要比这王氏还要亲近几分,毕竟公子与长孙自幼相熟,情同兄弟!”
  
      贵公子听着,嗤之以鼻,自嘲的笑道:“别提了!自那张子重幸贵,长孙就像被灌了迷魂汤,居然与吾说话,也要留心眼了,前些时日,吾去找长孙,打算请长孙应允一事,谁知长孙竟说:此事要与张侍中商议!”
  
      说到这里,贵公子就愤愤不平的道:“吾就不明白了,那张子重有什么好的?长孙宁愿信他,也不愿信吾!”
  
      陈惠听着,也是满心愤懑,道:“公子说的是!自从那张子重出现,吾等亲戚,就已被疏远,别说长孙殿下了,我听说就连家上也被其蛊惑,居然不准家臣再以太子名号行事!”
  
      对于陈惠们来说,这确实是无比难受的。
  
      过去十余年,他们已经习惯了,打着太子、长孙的旗号,挖国家的墙脚,招摇过市,耀武扬威。
  
      但现在,这条路一下子就被人堵死了。
  
      尤其是陈惠,近来日子,更是过的无比清苦。
  
      连光禄勋的差事也丢掉了,甚至差点要被人送去廷尉衙门喝茶。
  
      要不是他养父陈掌还有许多香火情,恐怕此刻,他也不能站在这里了。
  
      本来,光禄勋的差事丢了就丢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卫氏外戚,枝繁叶茂,随便漏一点出来,就够他吃香喝辣的。
  
      但……
  
      偏偏现在,无论是太子还是长孙,都变精明了。
  
      不再信他们这些淳朴忠厚亲戚的一面之词。
  
      居然已经学会了找别人商量。
  
      搞得他们想玩花活都玩不了!
  
      现在,太子据可是聚集了三十多人的官吏当智囊。
  
      全部都是从地方基层找来的粗鄙胥吏。
  
      这些人,论起写诗作赋,屁都不是,没有半分儒雅之风,更没有一点君子风度。
  
      连太子在他们的影响下,都开始锱铢必争,跟个市井商人一样,连太子、宮和博望苑的开销,也要精打细算了。
  
      更可怕的是,如今,随着天子全面清理整个太子系。
  
      旧有的人脉和关系,统统作废。
  
      现在,掌握博望苑和太子食邑县的人,不是那帮粗鄙胥吏,就是天子空降过来,满口春秋之诛,动辄董子、孔子的中二病患者。
  
      这些家伙,压根就是油盐不进。
  
      而在这些人的压制下,陈惠也好,其他人也罢,都彻底的没了在太子系统里揩油的机会。
  
      想到这里,陈惠就不由得脸色铁青,心里头郁闷无比。
  
      “不过,那张子重猖狂不了多久了……”贵公子忽然说道:“以我之见,此贼败亡,只在旦夕!”
  
      陈惠一听,连忙问道:“公子说的是……?”
  
      “对的!”贵公子捧着酒樽,指了指长安的北面,道:“哪怕吾祖长平烈候,当年也不敢开罪当今宠妃,要奉千金贿之!”
  
      “而这张子重却悍然挑衅那边的那位……”贵公子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道:“这大祸立刻就要临头!”
  
      陈惠听着也是点点头。
  
      自幼长于宫廷之中,陈惠耳闻目濡,知道了很多这汉宫的生存规则。
  
      有一条铁律,数十年来从未出错,既宠妃的家人最大!
  
      就像当初,卫皇后得宠,整个卫氏鸡犬升天。
  
      连他养父陈掌,也要去追求寡居的卫少夫,费劲了无数心思,打败数不清的对手才抱得美人归。
  
      也是靠着这个关系,他家才能维系住在长安的地位。
  
      也如当年李夫人幸贵,李氏外戚,一下子就跋扈到无人能制。
  
      纵使战功彪悍的大将军长平烈候,也要去拍马,去阿谀。
  
      贰师将军李广利,最初只是一个长安的纨绔子,却在李夫人的遗泽滋润下,成为了今日汉军的领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