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六百一十七节 陷阱?谁坑谁还不一定呢!

第六百一十七节 陷阱?谁坑谁还不一定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历史上,苏武能回国,李陵固然出了很多力气。
  
      但,那是建立在苏武长达十几年的忠贞不屈,让人敬佩的基础上。
  
      是李陵看到苏武的坚决态度,不忍老友老死草原,迫不得已做的决定。
  
      而现在……
  
      霍光想一口吃个胖子,不仅把苏武带回国,还要策反李陵?
  
      张越几乎就下意识的知道,这完全不可能!
  
      因为,倘若太史公和苏武本人没有说谎。
  
      那么此时的李陵,已经早已经蜕变成为了匈奴的坚昆国国王,单于的妹婿以及右校王。
  
      因为,倘若张越没有记错的话,就是在这一两年左右,李陵作为匈奴单于的劝降使者,去了一趟北海,用尽手段去劝降苏武。
  
      说的自然是大义凛然,讲的也是天花乱坠。
  
      说什么‘人生如朝露,何必自苦如此?’,又讲了自己宗族的悲惨遭遇,苦口婆心的劝导苏武。
  
      讲什么‘愿听陵计,勿复有也’。
  
      结果被苏武断然拒绝,甚至当面痛斥。
  
      李陵苦劝数日,苏武依然不改初心。
  
      最后苏武甚至说出了相当于割袍断义的话来:“自分已久死矣!王必欲降武,请毕今日之欢,效死于前!”
  
      李陵于是不复再劝,仰天长啸,叹道:“嗟乎,义士!陵与卫律之罪上通于天!”
  
      这样的一个李陵,已经早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其所谓的‘不与汉兵见’誓言,就跟骗小孩子一样,纯属自欺欺人。
  
      故而,张越不得不怀疑,这里面恐怕,有别的算计在其中。
  
      微微思虑片刻,张越问道:“兄长可知,李少卿的信中,谈及了常惠等苏子卿随行使团成员的下落没有?”
  
      上官桀闻言,略有呆滞,他甚至都快忘记了常惠是谁?
  
      毕竟,他和苏武是好基友。
  
      但与常惠只是点头之交,哪里还记得那个太原郡来的寒门士子?
  
      努力想了许久,上官桀摇头道:“贤弟可以去问奉车都尉,霍都尉或许愿意给贤弟解答疑问……”
  
      张越听着心里警钟长鸣,直觉告诉他,这恐怕是一个陷阱!
  
      他立刻对上官桀拱手道:“多谢兄长告知!”
  
      他要马上去兰台查档案!
  
      看看最近这几个月,匈奴人的动静!
  
      故而辞别上官桀,张越直奔未央宫兰台,一路畅通无阻,见到了张安世,请求调阅汉家边塞的报告以及潜伏在匈奴的细作发回来的情报。
  
      作为侍中,张越当然有权阅读这些档案。
  
      就算没有权限,张安世也不会设置障碍,自是对他打开绿灯。
  
      在兰台,几乎将近半年来的种种奏疏、报告以及细作的报告看完。
  
      张越的脸,死寂的发黑。
  
      “贤弟,怎么了?”张安世看着张越的脸色问道:“究竟何事?”
  
      张越看着张安世,思虑片刻,还是觉得暂时不要将自己的猜想说出来的好。
  
      李陵在长安有很多好朋友。
  
      霍光、金日、张安世、上官桀、桑弘羊都和李陵交情莫逆。
  
      但恐怕,所有人都被李陵瞒了过去。
  
      这位大汉骑都尉,建章宫监,飞将军李广的孙子,恐怕早已经死掉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