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六百二十七节 匈奴人眼中的张蚩尤 2

第六百二十七节 匈奴人眼中的张蚩尤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也有所听说……”卫律轻声道:“说起来,臣与这位张蚩尤还是乡党呢!”
  
      说到这里,卫律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复杂神色。
  
      南陵县长水乡!
  
      他的家乡!
  
      魂牵梦绕的地方!
  
      长水乡的每一寸山河,每一片田野,每一处山峦,都让他牵挂、怀念!
  
      多少次午夜梦回,他总是梦见了,家乡的父老。
  
      梦见了教他读书写字的乡老,梦见了与他一起玩耍的伙伴,梦见了父亲和母亲,梦见了妻儿的音容笑貌。
  
      从梦中惊醒,看到身周的穹庐与身上的裘衣。
  
      他总是忍不住热泪盈眶。
  
      对卫律而言,他可以背叛汉朝,但永远不会背叛自己的家乡!
  
      那是温暖的家!
  
      有着他最美好的记忆与最温馨的回忆。
  
      是生他养他的故乡,是父老们躬耕之所。
  
      就像汉朝的高帝刘邦说的那样——吾虽都关中,而百年后魂魄犹乐丰沛!
  
      今天,他虽是匈奴丁零王。
  
      但,日后身死之时,他一定会让人将自己葬在于南陵长水乡遥想对望之地!
  
      若有可能,假如说,汉匈媾和,他甚至会请求将自己葬到长水乡的河畔,让长水河的潺潺流水之声,日夜与自己的灵魂相伴,让自己能获得永恒的安宁与平和。
  
      故而,当那位新贵的消息,第一次传回草原,卫律就分外关注。
  
      那是他的乡党!
  
      不管那位汉朝新贵承不承认。
  
      在卫律看来,那都是自己的乡党。
  
      乡党两字,天然有亲近。
  
      可是,随着了解的增多。
  
      卫律对这个乡党的忌惮,日益加重!
  
      他浅浅的道:“臣的这位乡党,可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在汉朝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
  
      “这位张子重,别号张蚩尤,从这外号就能知道他的性格了!”
  
      “如今,在汉朝边塞,广为流传的《战争论》就是此人的著作!”
  
      “啊!”狐鹿姑听着,忌惮无比的惊讶了起来:“《战争论》竟是此人手笔!?”
  
      与在长安,被很多士大夫鄙夷和轻视不同。
  
      匈奴人对那本《战争论》,已经追捧到了近乎崇拜的地步!
  
      虽然,到目前为止,匈奴依然没有得到全本的《战争论》,只是通过细作和间谍,从汉朝的边塞军官口中和谈论中,得知了一些粗略的情况与简单的描述。
  
      就算是这样,匈奴也是惊为天人。
  
      自单于以下,人人争相传阅。
  
      已知的部分内容,甚至被狐鹿姑下令整理出来,让孪鞮氏的年轻人学习。
  
      没办法,那本书的内容,实在是太吸引人了。
  
      像那几句直指战争理论核心的内容,更是被狐鹿姑命人贴在了自己的王帐穹庐里,日夜命人朗诵给自己听。
  
      每听一次,狐鹿姑就告诫自己,必须对汉朝格外小心,格外警惕!
  
      因为在这种全新的指导理论下的汉朝将校,会比从前更加难缠和难以对付。
  
      “坚持集中兵力各个歼灭的原则,以歼灭敌军有生力量为主要目标,不以保守或夺取地方为主要目标。应该集中所有力量打击敌人整体所依赖的重心,同时我方军队应尽可能的集中行动!”低声念着这句话,狐鹿姑就叹道:“汉,真是人杰辈出,匈奴远远不及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