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六百五十五节 共识 1

第六百五十五节 共识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盗匪问题?
  
      张越听着,呵呵一笑。
  
      他是故意,不在奏疏里提及盗匪问题的。
  
      因为,倘若在奏疏里提及盗匪问题,那么,沈命法怎么办?
  
      仅仅是青州,就有十几万的盗匪!
  
      这意味着整个青州,从上到下,所有官员,不分青红皂白,统统有罪。
  
      而且是死罪!
  
      但,盗匪又必须解决。
  
      不解决盗匪问题,就算组织起隧营来,也很难进行水利建设和开发。
  
      毕竟,你不可能在地方治安混乱,到处都有做无本买卖的人的情况下,深入荒山野岭,进行开发。
  
      人民也会被混乱的治安所吓坏!
  
      张越拱手对刘屈氂拜道:“宗正卿明鉴,下官以为,青州的盗匪问题,不能再简单的用暴力来解决了!”
  
      “暴力,只能治标,不能治本!”
  
      “何况,青州盗匪,早已经习惯了官府围剿,其所用之策,乃是‘官进我退,官驻我扰,官疲我围,官退我追’,即使调集大军进剿,怕也是无济于事!”
  
      事实上,古代的劳动人民,早就学会了在统治阶级力量强大的时候的应对之法。
  
      譬如,青州的盗匪,特别是最大的那几股。
  
      每一股的首领,都是人才!
  
      深谙游击战的基本方略,加上他们比汉室官员更亲民,更得民心。
  
      基本上,官府的围剿,是不可能成功的。
  
      想要围剿一些有民心依附,在本地作战的游击队。
  
      问问米帝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遭遇,就知道,这有多么困难了。
  
      况且……
  
      张越看着刘屈氂,长身拜道:“宗正卿,乃是自涿郡太守升迁,想必也当知道,民不畏死,奈何以死畏之的道理!”
  
      “以下官之见,青州盗匪问题,不能用军事解决,而应该以政治解决!”
  
      “下官愚钝的以为,大部分盗匪,其实都是忠良臣民,奈何地方豪族、官吏,横征暴敛,官逼民反,迫不得已,只能行盗匪之事而保己身!”
  
      “而且,下官敢保证,大多数的盗匪,都是忠君爱国之士!”
  
      “只要,行善政,施仁政,令其有出路可走,大部分人必不会与国家社稷天子为难!”
  
      青州盗匪,或者说关东为什么治安糜烂?
  
      张越前一段时间的京畿之行,或许可以给出答案。
  
      官员横征暴敛,地主豪强敲骨吸髓,百姓根本没有活路。
  
      为何不反?
  
      讲道理,青州的人民,还只是占山为王,还只是用暴力甩开官府,自行其是,真的已经是很克制了。
  
      真的是刘氏历代先帝,特别是太宗皇帝遗德保佑!
  
      不然的话……
  
      呵呵!
  
      这天下早就烽烟四起了!
  
      要知道,张越回溯的史料里,甚至有出土的汉简表明,此时关东的郡国,一年居然能收十次人头税!
  
      很多官员,将自己的生辰、父母寿宴乃至于自己纳妾的成本,都摊派给了农民。
  
      甚至就连自先帝以来就恒定的田税三十税一都已经被官僚贵族地主豪强们玩坏了!
  
      名为三十税一,实际上已经是十税一的情况,现在已经屡见不鲜,甚至五税一的事情,都在关东发生过。
  
      更可怕的还是徭役!
  
      自秦以降,人民服役,其实是固定规定的。
  
      就像汉律,自五大夫以下或者秩比六百石以下的人,每年要无偿为国家服役一个月。
  
      假如不去,那就要缴纳践更钱两千钱(秦代是三百)。
  
      但是,就是在关中,这个情况也早就被人玩坏了。
  
      张越当初刚刚上任新丰时,进行考察的时候就发现了,官府对农民的政策,简单粗暴。
  
      在徭役上,不管你去不去服役,都要缴纳践更钱。
  
      关东这个情况,恐怕只能更普遍,甚至更严重!
  
      所以,人民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没有杀官造反,真的是很给刘家面子了!
  
      也正是基于此,张越不会主动去激怒和扩大事端。
  
      刘屈氂听着,呵呵一笑。
  
      地方上的事情,他当然知道。
  
      就像涿郡,虽然是在边郡长城脚下,很多事情,不能和内地相比。
  
      涿郡的地主豪强们的吃相,也要比内地的好的多。
  
      甚至很多人,还会主动赈济和接济乡党,甚至于主动免除乡党的债务。
  
      但这些人这么做,只是为了让这些人,为自己家的子弟出生入死,为他们家的富贵,拼死作战而已。
  
      即使如此,涿郡的百姓负担也很重!
  
      各种苛捐杂税和摊派,常常让他们破产。
  
      要不是那些地方上的军功贵族和想要成为军功贵族的地主豪强,主动出手,借贷和帮助他们度过难关,涿郡的农民早就破产了!
  
      连有地方贵族和地主们帮助、帮衬的涿郡农民,都只是将将走在破产边缘。
  
      青州那边的农民的日子,恐怕……
  
      只是,道理大家都知道。
  
      但,解决问题,总要有方略,而且是可行的方略。
  
      “那侍中,打算怎么个政治解决法?”刘屈氂好奇的问道。
  
      而韩说,也是眯起了眼睛。
  
      心里面嗤之以鼻。
  
      政治解决?
  
      他就不信了,青州的盗匪,能通过政治解决?!
  
      怎么可能呢!
  
      “明年春正月甲子,将是陛下御极临朝四十七周年之日,下官以为,陛下宜当大赦天下,与民同庆……”张越却是岔开话题。
  
      “嗯?”刘屈氂听着,眼皮子一跳,然后猛地点头,道:“诚如侍中所言,陛下御极临朝四十七周年,确当大赦天下,与民同庆!以贺我家天子,享国万万年!”
  
      当今天子,可是特别重视这个事情的。
  
      没看到赵破奴都因为担任了‘为天子御极临朝四十七周年献礼’的‘大汉一统天下寰宇图’编纂工作而咸鱼翻身,在朝中地位开始上升了吗?
  
      他又不傻,当然知道,这个事情可以作为自己拜相之后的头等大事来推动。
  
      毕竟,这种事情又没有风险,还能拍马屁,更可以拉近与天子关系,傻子才不做!
  
      而一旦大赦天下,就差不多可以将过去的旧账一笔勾销。
  
      青徐扬三州官吏违反沈命法的事情,也能抹掉。
  
      而那些盗匪,也能拥有一个改过的机会。
  
      只是,光靠这个,恐怕还不够吧?!
  
      “此外,下官以为,朝廷或可遣使南下,持节抚慰百姓,招募人民,往居延、楼兰移民!”
  
      张越笑着道:“为了鼓励人民迁徙,下官愚以为,当许移民百姓,在当地可自由占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