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六百五十七节 天子的下马威

第六百五十七节 天子的下马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时至平明,天色渐渐微亮,启明星的光芒开始闪烁在天际。x23us.com更新最快
  
      此时的未央宫,所有的宫门全部洞开。
  
      数千名甲士,持戟站立在宫阙走廊两侧。
  
      一面面黑龙旗,迎风招展。
  
      象征汉家火德的赤色,成为未央宫的主色调。
  
      就连宫墙的墙壁,也被重新粉刷上了红色的涂料。
  
      而在宣室殿之中,此刻,已经有着丝竹琴瑟钟鸣之声传出。
  
      古老的吟诵之声,回响在宫阙的走廊中。
  
      “夜如何其?夜乡晨!庭燎有,君子至止,言观其!”
  
      而数以千计的贵族将军宗室官吏,人人肃穆不已,手持玉芴,静立在宣室殿下的回廊两侧。
  
      以文武分野,排成了两个密密麻麻的纵队。
  
      一眼望过去,几乎让人看不到尽头。
  
      作为侍中官,张越自然跟着宗正卿刘屈、太常卿商丘成站在左侧,位居于稍微靠前的位置。
  
      而光禄勋韩说、执金吾王莽等人则站到了右侧,与将军列侯们在一起。
  
      当然,现在汉室,文武之间界限并不明显。
  
      文官可以为将,武将也可以牧民。
  
      当世世人推崇的大丈夫,就是那种上马打匈奴,下马抚万民的文武全才!
  
      所以,其实站在那边,只是一个象征性的。
  
      就像现在的文官首领之一的商丘成,在历史上就多次领兵出征,还打的有声有色。
  
      而武将首领的王莽,在内政方面的造诣也不错。
  
      历史上,其在李广利全军覆没后,靠着屯田和种田,硬是在抵御匈奴的侵扰同时,在轮台和居延,屯田三十万亩,底定了宣帝对匈奴的战略大反攻的物质基础。
  
      “天子临朝了……”张越听着从宣室殿内传出来的吟诵声,做出判断。
  
      果不其然,须臾之后,宫中的乐声就变幻了曲调。
  
      从《庭燎》之乐,换成了大气磅礴的《大明》。
  
      吟诵者也由原先低沉婉转的士大夫,变成了嗓音洪亮的武官。
  
      “明明在下,赫赫在上。天难忱斯,不易维王。天位殷适,使不挟四方……”恢弘的腔调,让人精神一振,肃立多时的文武百官们,也直起了腰杆,等候着来自天子的召唤。
  
      在充满了王者威势的《大明》乐中,悬挂在宣室殿前的编钟,连响三十六声。
  
      然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尚书令张安世,持着节旄,身穿盛装,站到了台阶前,清声唱诺道:“唯汉延和元年冬亥月甲子(十月是亥月),岁在已丑,群臣陛见,请大鸿胪导之以礼,太常卿教之以仪,勿有失礼失仪!”
  
      大鸿胪戴仁出列拜道:“唯,臣不敢失职!”
  
      太常卿商丘成也拜道:“唯,臣不敢失职!”
  
      张安世持节向南,拜道:“群臣请次第趋见!”
  
      张越与其他大臣,连忙出列,拜道:“唯!”
  
      然后起身,持着玉芴,亦步亦趋的跟上自己前面的九卿列侯们,小心翼翼的拾阶而上。
  
      这可是一个高难度的动作!
  
      寻常人若没有经过训练,根本掌握不了。
  
      按照贾谊贾长沙当年所作的《容经》之中的说法,大臣入朝,朝见天子,进必趋,退必趋。
  
      尤其是在大朝议上,趋礼要求相当之严格。
  
      所谓行则‘趋以微磬之容,飘然翼然,肩状若流,足如射箭’,而其转向更是要求‘旋以微磬之容,其始动也,穆如惊倏,其固复也,旄如濯丝’。
  
      后世有部不错的电视剧《军师联盟》里,就有着何驸马教曹芳走路和转身的剧情。
  
      但剧中何驸马的姿态和行容,要是按照贾长沙的标准来看,肯定不合格!
  
      反正,就是张越,也为了今天,练了差不多两个月,才勉勉强强,将将及格。
  
      但不要紧,在场的群臣之中,驸马都尉金日和奉车都尉霍光,都是汉家有名的趋礼专家。
  
      特别是霍光,曾有人特地观察他上朝,连续数了十几次他的步数,结果发现,他每次所用的步数,都是一模一样。
  
      更夸张的还是,霍光的脚步,每一步都分毫不差。
  
      上一次,他用十步走了多远,这一次也是一模一样!
  
      简直是恐怖!
  
      所以,张越就盯着霍光的举止,他的头怎么低,低多少,自己也怎么低,他的手抬多高,自己也抬多高。
  
      还别说,这样一来,张越轻松过关。
  
      跟着人群,趋进到宣室殿之中。
  
      张越立刻就被眼前的壮观宫殿,所深深震撼。
  
      宣室殿,大!
  
      非常大!
  
      天子的御座,高居于殿堂之上,御座之下,五十五级台阶,让人咋舌不已。
  
      后世电视剧中,取景的所谓皇宫、朝堂,与之一比,就像乡下土财主的客厅一样寒酸。
  
      而大殿之中,一根根雕龙飞凤的柱梁,节比林立。
  
      粗略的数了数,至少有上百根柱梁。
  
      柱梁左右,一盏盏连枝灯,已被点燃。
  
      滋滋燃烧的灯油,将这殿堂照耀的恍如白昼。
  
      一排排持戟的卫士,肃立在这些柱梁两侧。
  
      人人神色严肃,甲胄鲜明,将这汉家殿堂衬托的分外肃穆、庄严。
  
      “侍中公……”太常卿商丘成,轻轻的拉了拉有些出神的张越的衣袖,道:“请借一步说话……”
  
      张越点点头,跟上前去。
  
      两人走到殿中的一个柱梁下,商丘成拱手道:“侍中公,今日大朝议,请侍中戎装持钺,为陛下壮威!”
  
      这也是侍中官的本职工作。
  
      每临朝会,侍中持斧钺,宿卫天子两侧。
  
      目的就是要借助侍中官和其他内侍的勇武,来衬托汉天子的威严。
  
      汉书《叔孙通传》就有记载:殿下郎中侠陛,陛数百人。
  
      意思就是说,朝会大殿的御座台阶上,通常会陈列数百名武士。
  
      而这些武士,可不是一般人。
  
      《续汉书。礼仪志》中清楚的描述了这些人的来历:侍中、尚书、谒者、虎贲、羽林郎将执事,皆赤帻陛卫。
  
      本来,在宗周时期,是没有这一套的。
  
      那时候,周天子的陛阶上是用屏风纹饰斧钺。
  
      但是,荆轲刺秦王,改变了这个传统。
  
      屏风纹饰斧钺,换成了真正的卫兵。
  
      而且是全副武装,手持斧钺的天子近臣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