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六百六十四节 张布斯 4

第六百六十四节 张布斯 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时间,整个宣室殿的气氛都变得凝重了起来.
  
      能在这殿中占一个坑的人,再渣也是有特长的。
  
      哪怕是马屁‘精’,那也是拍马技术名列天下前几的存在。
  
      更不提,实则这殿中多数人,都有实际的地方经验。
  
      哪怕是上官桀这样在长安起家的权贵,其发迹以前也是从基层一步一个脚印,靠着真功夫爬到长安的。
  
      至于将军列侯们,就更不用说。
  
      他们在边塞,基本上是一手治军,一手牧民,对于民政事务,非常熟稔的人。
  
      故而,很快,他们就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青徐扬三州,二十二郡国,除了编户齐民,肯定还存在大批大批的不在户籍薄上,不存在的人口。
  
      他们是失去土地的农民,破产的中小商贾、手工业者。
  
      而这青徐扬三州之中,哪怕人均土地占有量最多和税赋负担最低的徐州沛郡,也不过人均占有不足五亩的可耕地,其收入基本和负担持平罢了。
  
      连自耕农,都过的如此艰难。
  
      那么,这些失业破产人民,又该生活在怎样的地狱之中?
  
      从青州、徐州、扬州的人口规模估算,这些不存在的人口,总额恐怕为数不少。
  
      有人以自己在郡国的经验,稍稍在心里面估算了一下。
  
      然后就发现,在青州应该起码存在五十万到一百万左右的无地人口。
  
      徐州和扬州,也应该有三十万以上的无地人口。
  
      在意识到这一点,所有人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人人四目相对,面‘色’凝重无比。
  
      而早就已经知晓了实际情况的九卿们,则眼观鼻鼻观心,不发一言。
  
      他们知道,实际情况,其实已经糟糕到,根本不能说的地步!
  
      一说出来,捅破脓包。
  
      就无法收场!
  
      青徐扬三州,两千石以下的官吏,人人难逃一死!
  
      而这,其实就是拿着刀子,‘逼’他们反。
  
      …………………………………………
  
      张越看着殿中的气氛,就知道火候差不多了。
  
      现在,是该祭出自己准备多时的大招了!
  
      于是,他面朝天子,恭身拜道:“如陛下之所见,青州、徐州、扬州,二十二郡国,情况已经非常之危急也!”
  
      天子不动声‘色’的道:“那依卿之见,可有补救之策?”
  
      群臣闻言,都是将视线集中过来。
  
      就连上计吏和两千石们,也纷纷抬起头来。
  
      他们都想要知道,张越或者说朝廷,打算如何解决此事?
  
      张越长身再拜,道:“启奏陛下,臣愚钝,素来不达大义,幸陛下不弃,拔臣于布衣之间,委臣以‘侍’奉之事,臣窃不胜犬马之心,誓死以报陛下大恩!”
  
      “故,自闻青、徐、扬三州之事,五内俱焚,恨不得为陛下赴汤蹈火,以解困局!”
  
      “奈何臣年少无知,才疏学浅,无经世之学,故不学无术……”
  
      “幸宗正卿刘公讳屈、太常卿商公讳丘成、光禄勋韩公讳说、执金吾王公讳莽及治粟都尉桑公讳弘羊、奉车都尉霍公讳光、驸马都尉金公讳日、尚书令张公讳安世,守少府卿公孙公讳遗、北军护军使任公讳安及同僚上官桀、赵充国、致仕老臣赵破奴等不以臣卑鄙,耐心教授,仔细提点……”
  
      这么大的事情,如此庞大的工程和任务。
  
      张越当然知道,自己一个人是搞不定的。
  
      这需要国家的力量来推动,特别是朝堂高层的团结。
  
      不然,仅仅只是互相踢皮球或者搪塞,就可能不知道要‘浪’费多少时间和资源。
  
      再者,这世界,吃独食是会遭人恨,遭人妒的。
  
      是会被人当成眼中钉,‘肉’中刺的。
  
      政治的原则,首先是团结。
  
      因为,只有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才能有效的打击需要打击的人。
  
      反正,张越无法想象,若朝堂为了某些事情争论不休,怎么去解决问题?
  
      何况,此事,张越已经事先和九卿、内朝重臣们达成一致。
  
      连韩说都表示了支持。
  
      若自己为了那么点小利益,而不肯与大家你好我好,岂非显得自身太弱?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弱者,才需要高声叫嚣,宣称自己的利益和势力。
  
      而强者不需要如此。
  
      后世有句名言就说的很好。
  
      穷则搁置争议,达则自古以来。
  
      现在,张越也已经不需要再通过自己的出格行动来彰显权威了。
  
      已经到了一个要内敛和沉淀的时期。
  
      故而,他可以在名义上,将很多好处和功劳拿出来,与朝臣们分享。
  
      而那些被张越点名的人,此刻,则是神‘色’各异。
  
      刘屈和商丘成,都是意外的抬起了眼。
  
      张越的此举,真是大大出乎了他们意料之外,本以为,这个张蚩尤这次大约又会吃独食,护犊子。
  
      心里面还在寻思着,用什么手段和借口,合情合法的参与进去,分一倍羹,‘混’一点政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