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六百六十九节 交易 2

第六百六十九节 交易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群臣的注视下,张越转身朝天子一拜,又起身,对两侧朝臣与当面的上计吏们稽首再拜,然后才道:“诸位明公,下官确实是有一个粗浅的建议,只是,下官才疏学浅,可能想法不太成熟,需要诸公多多海涵……”
  
      朝臣们自然立刻就道:“侍中公但请直说……”
  
      徐州的上计吏们更是顿首拜道:“明公请说,吾等无不应允!”
  
      对徐州人来说,为了这条运河,特别是引淮入洛,他们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因为,这关乎生死存亡!
  
      被洪水泡着,可不好玩!
  
      当初,瓠子决口,河水改道向西南,夺淮入泗,就淹没了徐州两郡的七八个县,造成数千人死亡,十几万人无家可归。
  
      而如今在殿中的上计吏里,就有当初洪灾受害者的后代。
  
      对于洪水的畏惧,早已经深埋在他们心底。
  
      看着众人,张越微笑道:“旧秦之时,商君有‘异子之科’,及汉兴,因以国家农本之故,又因高帝‘强干弱枝’之策,故承其秦制,律曰:八月别户,皆可!”
  
      群臣听着,虽然不知道张越为何提起这个事情,但依然竖起耳朵,认真聆听。
  
      但对汉室这个政体来说,执行异子之科的决心,是超乎想象的。
  
      连诸侯王,也要分家。
  
      推恩令的本质,其实就是商君异子之科的另外一种诠释。
  
      既将异子之科法律用到诸侯王、列侯身上,强迫他们代代分家,使得他们无法形成一个有效的能够聚敛财富和资源的势力。
  
      西汉天子的威权,也是来源于此。
  
      因为,在这个制度下,已经不可能形成一个可以与君王掰手腕,并制衡君王的力量。
  
      张越却是继续道:“然则,百年以降,人口增殖,天下户口猛增,但其田地却未跟上人口的增殖,故百姓余子渐多,而其父母却未能有足够多的财产,分与诸子谋生……”
  
      “于是,地方赘婿、游侠、商贾渐增,为患地方,祸及国家!”
  
      法家和儒家的官员们,闻言纷纷神色严肃。
  
      在儒法合流的今天,对于赘婿、商贾、游侠的憎恨,儒法是感同身受的。
  
      消灭这些群体,就是儒法的共同主张。
  
      但,现实是根本无法消灭,甚至无法抑制。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百姓的余子们,除了去当赘婿,去经商,去做游侠,就只剩下卖身为奴的这一条路了。
  
      汉代士大夫们,可没有后世的腐儒那么不要脸,可以厚着脸皮对人民说:你为什么不乖乖在家饿死,非要出来给老爷我添乱呢?
  
      当前的儒家,哪怕是今文学派之中,也有相当多数量的经世派。
  
      主流还是希望可以缔造一个太平之世,过上理想之中的大同生活。
  
      “臣以为,与其让百姓余子,流连地方,为赘婿、商贾、游侠,不如陛下降大恩,予其新生!”张越面朝天子,顿首拜道:“而今东南水患严重,郡国荒地沼泽不知凡几,若陛下嘉恩黎庶,招纳百姓余子,以其为军,仿照隧营之制,于青州、徐州、扬州广建隧营,招以余子,兴建水利,开荒拓垦,上引商君之‘垦草法’,嘉以高皇帝授田之令,命隧营之士,修水利,垦荒田,然后以其新垦之田,授其为业!”
  
      “如此,则国家不费国用,而百姓得其躬耕之所!”
  
      “以扬州之越池围水工程为例,其用民夫数万,可垦得水田数万顷,尽可授予民夫,一夫狭五口以治百田之政,则将重现人间!”
  
      “鸿沟整修,引淮入汴,凡七百里,可垦得荒田十余万顷,引洛入淮,又可垦得荒田数万顷,鸿沟通水后,更可新得田地十余万顷……”
  
      “微臣愚以为,如此,可谓三全其美,民得产业,有躬耕之心,而国家得其赋税户口,郡国得其水利之美……”
  
      说着张越就躬身再拜。
  
      群臣听得胆战心惊!
  
      上计吏们更是目瞪口呆!
  
      数十年来,寄生和依附在各种国家工程上的利益集团势力有多大,人人都知道。
  
      现在,这张子重居然敢在这个地方下刀子,不要命了吧?
  
      这可不是三五人的利益,而是从上到下,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生态链。
  
      官员、豪强、贵族、士大夫,几乎全部牵涉其中。
  
      在事实上来说,几乎没有人不被其影响。
  
      但,却无人敢站出来反驳和异议。
  
      原因很简单,一夫狭五口而治百田,是汉家国策,是高帝制度,更是诸夏民族自战国以来,士大夫们共同认可的理想社会模式。
  
      当代士人,天天嚷嚷着礼崩乐坏,最大的证据,就是一夫狭五口而治百田的家庭社会正在瓦解。
  
      而授田与民,更是汉能享国百年的根本缘故。
  
      事实上,汉代秦之后,能够维系统一,而不是重新崩解,根本缘故就是刘邦授田。
  
      在沉寂了片刻后,才终于有朝臣弱弱的问道:“侍中公,您这样做,会不会有‘与民争利’之嫌啊……”
  
      张越听着呵呵一笑,反问道:“阁下所谓之‘民’是何人?”
  
      “强宗豪右,权贵两千石,还是升斗小民?”
  
      汉代或者中国封建社会的‘与民争利’,就和后世的‘市场经济’‘民猪自由’一样,是一个很空泛的口号。
  
      谁都能嚷嚷几声,表达意见。
  
      只是可惜,口号终归只是口号。
  
      就像喊着市场经济的人,其实私底下搞得是垄断。
  
      叫嚷着民猪自由之人,实则是最可怕的毒菜势力。
  
      就像那句话说的一样,主义再大,还能有生意大?
  
      曼尼大神,才是一切罪与恶的黑手。
  
      那个朝臣被张越这么一噎,立刻就闭上了嘴巴,但心里面却是腹诽不已,在他看来,自己纯粹只是好心提醒而已。
  
      但既然你张子重不领情,那就算了。
  
      等将来,吃了苦头,有得你哭的!
  
      但在下一刻,这个朝臣就满脸痴呆,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
  
      因为,一直以来,没有出声的入京述职的那十几位两千石,忽然集体起身,拜道:“启奏陛下,臣等皆以为,侍中公之策可谓善矣,若能实施,必可造福天下黎庶!”
  
      这些人的集体表态,别说让朝臣们吓得跌破了眼镜,就是上计吏们也是震撼不已!
  
      无数人侧目以对,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事实!
  
      这可是青州、徐州、扬州的两千石太守啊!
  
      其中,甚至有着齐郡太守王豫这样的高阶官员!
  
      他们本该是代表地方利益,强烈反对这样的割肉政策的。
  
      但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人们哪里能知道,这些人昨夜已经被张越敲打了一番了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