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六百八十一节 普世价值 3

第六百八十一节 普世价值 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张越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位乌孙小昆莫,不紧不慢的端起一个酒樽,抿了一口温热的黄酒。x23us.com更新最快
  
      黄酒下肚,张越舒服的轻吟了一声。
  
      而泥靡也已经做出了自己的抉择!
  
      他以左手抚胸,用游牧民族最崇高的礼仪,对张越行礼,拜道:“还请贵官仔细分说这教化之事……”
  
      张越听着,微笑着放下手里的酒樽,轻声道:“在吾国,有些事情,高于万事万物!”
  
      “譬如忠君……”
  
      “在吾国,上至公卿列侯,下至贩夫走卒,皆知忠君!”
  
      泥靡听着,眼中闪过一丝不解,他低头问道:“贵国是如何做到的?”
  
      “当然是教化……”张越轻声道:“自伏羲氏仰观于天,俯察于地,而轩辕氏立法以来,吾国在三千年的岁月里,始终不变的就是忠君、孝悌与仁义!”
  
      “此三者,彼此相依,不可分离!”
  
      “三千年……”泥靡吞咽了一下口水,满眼的不可思议。
  
      乌孙王国的可查历史,加起来,也不过一百余年!
  
      至于匈奴人,从头曼单于开始至今,最多百五十年。
  
      而匈奴的崛起,也不过是近百年的事情。
  
      而再往前,头曼单于之前的时代,连匈奴人自己也说不清楚了。
  
      至于西域各国?
  
      那就更悲催了!
  
      很多国家,都是骤然兴起,旋即灭亡。
  
      历史这种东西,对他们而言,实在是太奢侈了。
  
      而汉朝人,居然宣称自己拥有三千年的历史?
  
      而且在过去三千年里,一直坚持着自己的文化、制度和理念。
  
      这太可怕了!
  
      “不然呢?”张越看着眼前的这个小昆莫,微笑着道:“贵使须知,这世界,有些东西,即使是时间也无法抹去的珍贵之物!”
  
      “是行之于天下,用之于万事万物,都不会变化的真理!”
  
      “譬如忠君……”张越看着这位小昆莫,问道:“阁下难道不忠于贵国的君王吗?”
  
      泥靡动了动嘴唇,欲言又止。
  
      因为,他发现,这个汉朝人说的确实有道理。
  
      他虽然不是很喜欢自己的那个堂叔,如今的乌孙昆莫,但是,昆莫若是给他下令,要求他做一件事情,譬如这次出使汉朝,他还是得接受。
  
      张越却是看着他,又问道:“阁下的臣属之中,必定也都忠于阁下吧?”
  
      泥靡回头看了看使团上下,然后凝重的点点头。
  
      乌孙,当然也讲忠诚。
  
      不过,这种忠诚是源于对高阶贵族血统和权力的忠诚。
  
      而且,各级贵族之间的忠诚,并非是主人的主人是我的主人,而是相反。
  
      就像翕候们会忠于他或者翁归靡。
  
      但翕候们的下级,就未必如此了。
  
      在事实上来说,乌孙昆莫素来是以自己的嫡系部族弹压全国的。
  
      正如现在的昆莫翁归靡,靠的是他直属的那两万精骑。
  
      未来,他若即位,可以依靠的,也只是自己直属的嫡系部族。
  
      其他什么月氏翕候、塞人翕候,以及翁归靡的子嗣,能够给他一个面子,象征性的服从他的命令就已经很不错了!
  
      但是,家丑岂能外传?
  
      游牧民族也是要脸的!
  
      就像当年,太宗皇帝时,汉使与匈奴使者往来长安和单于庭之间。
  
      汉使逮着匈奴人一顿狂喷,指责匈奴人不养老,父子同庐而居。
  
      虽然匈奴人嘴上很强硬,说什么俺匈奴自有国情在此!
  
      但回头,却是悄咪咪的开始将年老的大贵族,送到龙城赡养。
  
      还开始给与了母阏氏强大的权力!
  
      孪氏更是从此结束了近亲通婚的历史,而是开始与四大氏族联姻,甚至从西域国家迎娶阏氏。
  
      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盖人类与野兽的异同,就在于知善恶,明是非,会趋利避险。
  
      就像后世,连非洲的文盲都知道,民猪普世,一人一票好顶赞。
  
      三哥更是痴迷于自己的制度优势!
  
      尽管其实他们中的很多人,根本不理解,也不知道如何去行驶自己的权力!
  
      张越看着泥靡,接着问道:“贵使爱自己的父母吗?”
  
      泥靡懵懂的点点头。
  
      对于父母,谁人不爱?
  
      更何况,在事实上,泥靡很清楚他的权力和实力,来源于他的父亲。
  
      “很好……”张越点点头,接着问道:“贵使若在国内,见到一个被遗弃的孩子,或者看到一头受伤的羊羔,会生出怜悯之心吗?”
  
      泥靡听着,想了想,迟疑的点点头。
  
      张越见着,笑道:“贵使您看,虽然贵使自乌孙远来,与吾国相距万里,然贵使亦知忠君,亦知孝悌,亦有怜悯……”
  
      “可见此三者,通行天下,与万事万物皆合!”
  
      泥靡听着,想了想,好像似乎是这么回事。
  
      张越看着他,起身道:“而吾国与贵国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吾国天子,以己身而垂范天下,施教自然!”
  
      “又命大臣贵族,宣讲于百姓,奖励忠诚,嘉勉孝子,任用仁义之士,行仁义之政,加恩四海,泽及天下!”
  
      “于是,百姓知孝悌,明忠顺,而有仁义廉耻之心!”
  
      “于是,大臣上忠君王,下孝父母,中得人事……”
  
      “贵使想想看,若贵国昆莫,以身作则,行孝义之事,任用忠臣、仁义之臣,泽被人民,轻徭薄赋,奖励生产,督促建设……”
  
      “人民见之,岂能不忠君孝父?”
  
      “大臣贵族望之,安能不忠君爱民?”
  
      “贵国昆莫若能如此,自然可以号令全国,得万民拥戴!”
  
      “贵国社稷,自然永永无穷,子子孙孙,代代富贵!”
  
      泥靡听着翻译过来的话,也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在心里仔细咀嚼着这个汉朝大臣所言,好像,似乎、大概是这么回事?
  
      但是……
  
      真的能这样吗?
  
      泥靡不大敢确认。
  
      乌孙人逐水草而居,活动范围很大。
  
      就像匈奴人一样,春天的时候,某部族可能在某地游牧,但到秋天这个部族可能就到了千里之外的过冬牧场了。
  
      而且,迁徙范围和地点,每年都不一样。
  
      这就使得,在事实上而言,没有人能控制所有游牧的部族。
  
      所以,即使昆莫本人,也只能获得特定部族的效忠和支持。
  
      毕竟,你不可能让一些根本都不认识你,也不知道你的牧民和奴隶为你效忠。
  
      自然也不可能给他们创造什么好政策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