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六百八十七节 喜事

第六百八十七节 喜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陛辞出宫之时,已经差不多临近日暮时分了。
  
      这也正常,冬日的白昼,每天都在缩短。
  
      故而,刚到家中,天色就黯淡下来,北风呼啸在戚里的巷子里,发出悲戚的呜咽声。
  
      “主公……”张越刚进家门,田禾就迎上来,为他解下外套,笑着道:“您可回来,新丰的工坊令吏,今日递了拜帖,说是有事求见,只是您不在家中,令吏才告辞而回……”
  
      “丁缓?”张越闻言一楞,立刻问道:“丁令吏何事?”
  
      “据说是主公曾经嘱托其营造的一件物事有了眉目……”田禾轻声道。
  
      张越闻言,脸上立刻露出喜色。
  
      离开新丰前,张越交给了丁缓一个任务。
  
      便是要制造一具蜂窝煤铁模。
  
      在后世**十年代,甚至新世纪,广大农村甚至城市,都广泛的用蜂窝煤来取暖做饭。
  
      这是一种简单易用,易于使用,也易于制作的燃料来源。
  
      而用于制作蜂窝煤的铁模,则是张越瞄准和盯上的新丰产业升级关键一环!
  
      因为,这玩意虽然技术含量不高,但却涉及冶铁、锻造和生产等方方面面。
  
      最紧要的是只要研究出来,其需求量近乎是无限大的!
  
      旁的不说,单单是长安城,每年需求量就可能在五千件以上。
  
      一个铁模,最少应该重十斤(汉斤),利润至少在三倍以上!
  
      最最重要的是,若蜂窝煤被广泛推广开来,以中国的煤炭储量和分布,足可迅速取代旧有的柴禾燃料!
  
      对于保持水土,稳定黄河上游的生态,有着无法想象的作用!
  
      还能增加就业,扩大煤炭产业升级再开发,为未来的煤炭工业,奠定基础。
  
      只是,话虽如此,然而,在后世一个小铁匠就能手工打造的铁模,在这西元前的时代,却涉及了很多关键的技术。
  
      旁的不说,如何将生铁制成铁杆,然后再将之装进铁皮模子里,就很有难度。
  
      更不提,铁模的那十几根纤细的铁钎。
  
      好在,丁缓和他的门徒们,最是擅长这种精细的活。
  
      仔细算算时间,好像不过月余而已,他们便成功的解决了问题!
  
      张越完全无法按捺自己内心的欣喜,立刻就回家给嫂嫂告罪一声,甚至没有来得及去和金少夫温存,便急急忙忙的驱车出门,直奔丁府。
  
      到了丁府,张越扣门而进,丁缓立刻迎出来,恭身拜道:“不意侍中公竟星夜而来,下官阖府荣幸备至!”
  
      对于张越,丁缓现在已经是彻底折服了。
  
      自入新丰,任为工坊令吏,主持新丰工坊的一切技术及工坊事务后,他就已经是大权在握,要钱有钱,要人有人。
  
      甚至,连少府甚至石渠阁里的许多前人技术资料,乃至于萧何从秦宫废墟里整理出来的秦少府技术资料,也是向他全部敞开,任由阅览。
  
      丁缓一下子就翱翔在了知识和智慧的海洋里,不能自拔。
  
      尤其是张越从石渠阁里整理出来,带给他的墨子七十卷、田俅子三卷、我子七卷以及巢子二十卷,更是让他满意的不行!
  
      这些墨家先贤的思想著作,早已经失传、散役百年以上!
  
      自田横自刎,墨家百年不能再出一个钜子,就是因为没有了这些思想著作,失去了这些精神指引和纲领。
  
      没有了理论,又没有纲领,谁玩的起?
  
      当初,丁缓的父兄,就是被杂家的伍被拿着三卷我子给忽悠去了寿春。
  
      而现在,张越给了他一百余卷!
  
      这本身就足够让他卖命了。
  
      更不提,张越还给了他足够的信任和支持。
  
      让他可以在新丰工坊园里收徒甚至传道。
  
      星星之火,渐渐点燃。
  
      虽然心里面不是很清楚,这位儒门公羊学的俊杰,为何会对他这个墨家余孽伸出援手。
  
      但感其恩义,已是极深。
  
      而自古墨家门徒,最重恩义。
  
      受人之恩,赴汤蹈火,死不旋踵,也要报答!
  
      丁缓虽然不是正统的墨家门徒,但这个本心还未丢掉。
  
      张越却是没有太过寒暄,拉起丁缓,就道:“闻知丁公喜讯,吾安能安坐?”
  
      “侍中请……”丁缓拱手作揖,将张越领进内宅,然后就取出了他带来长安的那个铁模。
  
      张越一见就两眼放光,走上前去,接过铁模,抚摸着其表面光滑冰冷的质地,然后提起模杆,仔细端量了一下其底部,最终欣喜万分的对丁缓道:“丁公造出此物,吾为天下谢公!”
  
      丁缓听着,却是有些摸不着头脑,拱手问道:“侍中公,不至于如此罢?”
  
      对张越丁缓是有些看不透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