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六百九十四节 财政危机

第六百九十四节 财政危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刘进听着,略微一想,就将这个事情答应了下来。
  
      因为,这不是什么难事。
  
      早在两个月前,新丰上下的百姓,就基本都从官府得到了假与他们的彘、狗和禽类。
  
      这是新丰建小康的重要举措之一。
  
      这两个月来,这一措施在新丰全县境内运作的相当好!
  
      刘进也亲自参与其中,甚至看过了数百份的乡亭报告,自己也亲自到乡亭视察和询问过百姓。
  
      总结起来就是这个政策非常好!
  
      投入不多,但对提振百姓的信心和提高人民的收入,有着异乎寻常的效果!
  
      关键是还不亏本!
  
      假与百姓的彘,基本都是母彘,乃是新丰官署从关中各地收购来的。
  
      大的九百钱一只,小的五百钱一只,当时收购的大母彘,如今都已经怀上了小彘崽了。
  
      就算是小母彘,最多再养三五个月,也能顺利怀上。
  
      只是因为,母彘难寻,所以,还未能全面普及开来。
  
      目前,只有榆社的五百余户百姓,得到了假彘的母彘。
  
      但,其他狗和禽类的假彘工作,就进行的很顺利了。
  
      因为,这些牲畜关中养的人多。
  
      价钱也不算太高。
  
      狗的话,成年大狗平贾价格最高一百钱,最低八十钱。
  
      幼犬甚至卖不上钱,白送都有人干。
  
      鸡的价格,也很低。
  
      长安市集平贾最高七十钱,最低五十五钱,小鸡五钱左右就能买到。
  
      鸭与鹅稍微贵些,但也不超过百钱。
  
      所以,整个新丰县在假禽、狗的投资上,不过百万。
  
      而效果却是立竿见影的!
  
      只需要看看现在,哪怕是在这样的严冬季节里,也依然有着无数的百姓父子,躬耕于土地之中,或是堆肥沤肥,或是盖土扶苗,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笑容和希望。
  
      甚至,刘进还看到了远方的渭河边上,上千青壮,在官员的指导下,拿着各种铁钎、铁锹,挥汗如雨的挖掘渠道。
  
      很多人甚至没有要官府动员和催征,自己就拿起了工具,参与水利建设。
  
      常常天还没有亮,工地上就已经有人了,哪怕到了日暮之时,寒风萧瑟,工地上也能听到民众掘土的声音。
  
      入冬还没有一个月,临渭乡就已经完成了原本计划至少需要到冬十二月才能完成的三条渠道的建设工作。
  
      潺潺河水,从渠道流入田野之中,无数人都是欢呼雀跃,面朝长安,顿首不已。
  
      不止临渭乡如此,其他乡亭,基本都是这样的场面。
  
      以至于,刘进在长安的时候,曾经听来新丰采风后,回归长安的一些士子们议论。
  
      “新丰用政几近于秦也……”
  
      “其治民,诱之以利;其治法,用之以刑;其放政,皆归于法,奈何不闻德教之事!”
  
      这还是比较温和的批判,在审视之中,透露着学习、参考和观察的味道,至少没有完全否定!
  
      不像有些人,私底下说:“吾观新丰之民,闻官府之令,而欢呼雀跃,听官吏之言而前仆后继,士大夫贤良,竟不能置一词……长此以往,岂非秦政复来?奈天下苍生何?!”
  
      刘进想着这些人的议论,忽然笑了出来,在心里道:“口口声声秦政?!”
  
      “若这便是秦政,那孤行秦政有何不可!?”
  
      “何况,这根本不是秦政!”
  
      秦政和秦法,他从前是只知道暴虐,但到底哪里暴虐了,却是不知所以然。
  
      直到近来,读了许多书,又从几位持书御史和法家大员那里请教了之后,他才对秦政有一个基本的认知。
  
      秦政的根基,立在法上。
  
      而法合于礼之中!
  
      秦人立法,不像儒生们说的那样‘全无仁义,废先王之政,乱圣人之法,置中国之乱’。
  
      恰恰相反,秦人也讲‘礼仪忠孝’,也谈‘廉耻仁义’。
  
      秦法数千条,无不是维护礼法、秩序和尊卑的律令!
  
      而且严苛到,什么等级的爵位,住什么样的房子,穿什么样的衣服,吃什么样的食物,拥有怎样的特权,可以占有多少土地,能有几个奴隶?
  
      事无巨细,规定的无比详细!
  
      秦法的问题,根本就不是什么暴虐,而是死板!严苛!没有回旋余地!
  
      秦法甚至恨不得,连百姓交朋友,也要管上一管!
  
      而新丰哪里有什么秦政的痕迹?
  
      好吧,或许有!
  
      但以刘进所知,新丰各项政策里,独有禁止溺婴的事情,用上了秦代的严苛规定!
  
      一人不举,三代亲族连坐,亭里有人溺婴,亭长里正,当岁考绩直接课最,而乡游徼、乡蔷夫负领导责任,必须对县衙做检讨,写报告,讲清楚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也正是因为采用了如此严厉和狠厉的政策与法律,新丰全县在过去三个月,新生人口增加了两千余,其中男婴九百二十一人,女婴一千一百二十五人!
  
      精确到人头,具体到父母、出生日期。
  
      统统登记造册,亭里官吏和乡中乡吏,每三天巡查一次。
  
      流产、夭折等意外至死情况,统统要经过亭-乡-县三级核查,彻底排除故意杀子的情况!
  
      又通过奖励生育,宣传多子多福,数月之间,就使新丰长期存在的溺婴传统消失的干干净净。
  
      除此之外,新丰的其他政策,都是以鼓励、说服和劝导为主。
  
      就像劝民种麦,也如修葺渠道。
  
      皆是在经过了广泛的动员和宣传,让人民看到了好处,知道了利害,才有的基础。
  
      所以……
  
      刘进知道,新丰的这套系统,根本不是建立在秦政的基础上的。
  
      真的要说的话……
  
      与其说它是秦政,还不如说它是汉政。
  
      一个全新的,不同于过去的秦政和黄老之政的新的政治生态!
  
      不似秦法严苛,死板,也不同于黄老学派,干脆当甩手掌柜,只要百姓不犯法,官府就不搭理。
  
      更不像这数十年来的那些儒家官吏,袖手作诗赋,空口谈仁义。
  
      而是以官府控制的力量,有意识的引导人民,向着某个方向努力和发展。
  
      且是建立在广泛听取意见的基础上的。
  
      虽然目前,这个体制,还处于萌芽状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