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七百零六节 李陵 2

第七百零六节 李陵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陵握着手里的那张薄薄的所谓‘侍中纸’,一坐就是大半个时辰。
  
  他不敢看,甚至不敢去想信里的内容。
  
  背弃祖宗宗庙,本就已经是大罪。
  
  被发左,更是必将让祖先蒙羞,家门受辱。
  
  余吾水会战后,李陵曾在单于庭见过十几个被俘的陇右子弟。
  
  甚至,其中还有着熟人是他家乡成纪的子弟。
  
  结果,这些人,见到他就破口大骂。
  
  那位成纪的乡党,更是高声骂道:“李少卿!汝父汝祖,因汝之故,为成纪之耻也!”
  
  李陵听着掩面而走,不能对一词。
  
  妻子听说后,打算将这些战俘杀了。
  
  李陵却阻止了妻子的做法,命人将他们送到了汉匈边境,放归汉朝。
  
  但……
  
  他又是矛盾的。
  
  在匈奴六年多,两千多天,为匈奴人出谋划策,制定法令,改革军事组织,传授匈奴贵族文书、兵法。
  
  甚至领兵向西,征服了金山一带的蛮族。
  
  除了没有领兵与汉作战外,几乎所有匈奴贵族应尽的义务和责任,他都尽到了。
  
  所以,其实连李陵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坚持些什么?
  
  老友卫律劝过他无数次。
  
  两代单于,也和他谈过很多很多次。
  
  妻子,虽然没有和他说过,但李陵也知道,妻子的态度。
  
  但……
  
  怎么能忘记父祖的教训?如何敢忘记老母的教诲?又怎么敢真的舍弃曾经背负的东西和那么多人的寄托的希望呢?
  
  背祖弃宗,可不是换一下服装,改变一下发型,就能办到的。
  
  便是卫律,不也做着有朝一日,汉匈真正议和,魂归桑梓的美梦吗?
  
  所以,在犹豫和迟疑了大半个时辰后,李陵终于将手里的信函,拿到了眼前,摊开来,看了起来。
  
  信上的字不多,几百字而已。
  
  也没有讲什么特别的事情,更遑论劝他归汉了。
  
  但是……
  
  放下信函,李陵站起身来,望向外界,轻声说道:“苏子卿啊苏子卿……君比我幸运多了!”
  
  也不知是遗憾,还是愤怒,李陵轻声骂道:“公孙敖!公孙敖!若非汝,吾岂会沦落至斯!”
  
  对长安天子,李陵没有太大的恨意。
  
  甚至还有些愧疚。
  
  受君重托,却战败而降,本就该死。
  
  只是,宗族被诛,让他没有办法,也没脸面再回汉朝了。
  
  他真正恨的,是公孙敖!
  
  恨不得食其肉,锤其骨,拔其筋!
  
  因为,他李陵本不必有今日之辱,宗族也不必受诛!
  
  这么多年了,李陵自然早已经调查清楚,自己宗族被诛的前因后果。
  
  当初,他兵败浚稽山,被俘匈奴后,长安得报,天子虽然愤怒,但也没有立刻降罪,而是派人慰问和赏赐了他的母亲和妻子。
  
  真正让这一切事情变得无法收拾的人是公孙敖!
  
  那个带兵不行,滥竽充数的因纡将军!
  
  天汉三年,天子得知了他被俘的事情,派遣公孙敖率领两万骑兵,进入匈奴腹地,打算将他接应回国。
  
  但是!
  
  公孙敖那个混账,带着兵马,在浚稽山外围的溜了一圈,甚至连弓卢水的影子都没有看到就跑回去了。
  
  跑回以后还不要紧,关键是他报告长安李陵在匈奴为单于训练军队!
  
  可怜自己宗族百余口,可怜老母何辜?
  
  可怜幼子何辜?
  
  因一小人之私,全部葬送了。
  
  想到这里,李陵就钻心般的疼。
  
  若有可能,他愿意用一切来换一个手刃仇敌的机会!
  
  可惜,已然做不到了。
  
  去年,公孙敖涉巫蛊,被长安天子族诛。
  
  想着自己的悲剧,李陵拿着手里的薄薄白纸,忽然放声大笑。
  
  为老友的幸运和坚持而开怀。
  
  也为自己的悲惨命运和曲折人生而笑。
  
  苏子卿,可以回家了!
  
  任立政的这封来信,只说明了一个事情汉朝也有意和匈奴议和,至少是暂时弭兵。
  
  而作为诚意,苏子卿以及与苏子卿一起被扣留的十几人,都将会被放归汉朝。
  
  当然,此事不会立刻执行。
  
  起码,还要有几次书信往来,以便汉匈双方都确认了对方确实不想现在开战,才能真正的落到实处。
  
  …………………………………………
  
  与此同时,赵信城中另一侧,于王的穹庐之外。
  
  赵迁在两个匈奴武士的陪同下,走近前去,在帐外恭身拜道:“屠奢,奴婢赵迁来了!”
  
  “哦……”帐中传来了一个年轻的男子的声音,随后,穹庐就被掀开,从中走出了一个年级大约二十四五岁,身材纤细的男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