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七百零七节 县学 1

第七百零七节 县学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冬日的暖阳,照在人身上,舒服极了。
  
  袁安找了条藤椅,躺在作坊的院子里,优哉游哉的闭目养神。
  
  袁安生得极胖,身高不过七尺,但体重却超过了三百七十斤(汉斤,约合今八十二公斤左右),所以看上去就像一个圆滚滚的胖球。
  
  不过,他却是袁家的家生子,三代服侍袁氏,在袁家还未兴起之时,就已是袁氏老仆。
  
  也是因这一层关系,他才被袁氏安排来新丰,担任作坊主,管理上下的工匠、学徒和作坊日常事务。
  
  不是袁氏的嫡系,不可能被派来这里。
  
  因为主人不会放心。
  
  “袁兄……袁兄……”袁安正安逸着,便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声音,正要起来,就见那人已经走到近前了。
  
  袁安抬了一眼,就见到了来人——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看上去五大三粗的壮汉。
  
  “原来是田兄……”袁安坐了起来,微微一拱手,奇道:“田兄不在贵坊盯着生产模杆,来我这陋地有何贵干……”
  
  来人凑到袁安跟前,干笑了两声,拱手道:“袁兄,您还在记恨前日之时呢?”
  
  “在商言商……工坊园里的规矩,您又不是不知道,谁给的工价低,保障高,谁就能拿到订单……”
  
  “再说,小弟又怎知兄长也有意于此呢……”
  
  “呵呵……”袁安冷笑两声,但却也终究没有发作起来。
  
  因为来者的地位,并不比他低。
  
  袁家很有钱,甚至可称天下首富,这是事实。
  
  然而,在很多时候,光有钱还是不够的。
  
  就像三个月前,那周家没钱吗?
  
  槐市的商贾没钱吗?
  
  然而,到头来还不是宗族尽诛,妇孺稚童没为官奴婢吗?
  
  这年头,很多商人都已经明白了一个事实——再有钱在那些权臣眼中,也只是待宰羔羊,说让你死,便灰飞烟灭,让你活便飞横腾达。
  
  于是,关中大贾,纷纷寻找靠山。
  
  拿着手里的五铢钱和黄金,为自己买保险。
  
  但这保险也分三六五等。
  
  如那周氏,买的就是最下等的过期保险,偏生还不知道收敛,所以灰灰了。
  
  袁家过去买的,也只是一般的中等保险。
  
  不过是攀附着大司农,又有着一些贰师将军的关系,勉强能够自保。
  
  但终归不安全,老袁家曾经连睡觉都不踏实,生怕有朝一日被人破家灭门。
  
  直到半年前,才总算能出一口气,有了一个硬扎的靠山。
  
  但……
  
  田家却不一样。
  
  田氏自国初至今,兴盛百年,代代有着硬朗的靠山。
  
  当代的田氏背后,站着的人,更是大权在握!
  
  尚书令张安世、太子洗马张贺。
  
  所以,袁安也不敢在这人面前摆谱。
  
  因为论靠山,大家其实差不多。
  
  但,两边靠山对各自的态度,却是不一样的。
  
  自己背后的靠山,只是因着最初的情分和少主的原因,才勉强肯搭上一把手。
  
  而田家……
  
  那可是张安世兄弟的世交啊!
  
  乃父张汤,当初还只是一个小吏之时,就与田家的田甲相交莫逆,以兄弟相称。
  
  一路资助钱财,给与资粮,助其升官。
  
  张汤死后,又拿出大笔钱财,给张氏孤儿寡母安居、置业,像家奴一样伺候张家两代主母。
  
  故而,袁安知道,如今尚书令张安世对田家当代家主田升是以‘叔父大人’相称的。
  
  所以,真的要开罪了此人,两家交恶,袁安知道自己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但,想要袁安给这黑脸大汉好脸色,却是妄想。
  
  就像对方所言,在商言商。
  
  哼哼两声后,袁安就道:“前日兄长给的教训,某自领教了!”
  
  “下次投标,你我再见分晓!”
  
  这也怪不得袁安愤慨。
  
  前些日子,工坊园里主持了一次零件招标。
  
  结果,袁家工坊以一钱造价之差,惜败给了对门的田氏作坊。
  
  此事,让他袁安大大的丢了面子,更惹得家主那边都有些不高兴,私底下甚至对左右说过:“吾以重托交付袁安,不意安失我之意!”
  
  这事情,吓得袁安半死,急忙请罪,好不容易才安抚了家里的主人。
  
  但下次招标,袁安却势在必得了。
  
  不然,叫外人看了,袁家连续两次不能中标张蚩尤推动的事情。
  
  外人岂能不在心里想:“难道袁氏与张蚩尤失和?”
  
  这可一点都不好玩!
  
  更不提,拿下那模杆订单,还可以得到少府的产业扶持待遇,让自家作坊的匠人有机会去少府内接受培训和指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