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七百一十三节 乌孙的野望

第七百一十三节 乌孙的野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乌孙使团,在汉室境内,已然滞留了超过一个半月。
  
  哪怕是在关中,也停留了超过一个月了。
  
  一个月来,使团成员见过了汉军的阵容,也见识过汉朝强大的作坊生产能力,更亲眼看到了长安城的繁华与富饶。
  
  几乎每一个人都被这伟大的帝都所折服。
  
  在强盛的汉家面前,战战兢兢。
  
  但,迄今为止,他们只朝觐过一次汉天子。
  
  那是半个月前,泥靡从汉朝的新丰返回长安时,被大鸿胪引领前往汉朝的皇宫递交国书时的事情。
  
  然而,泥靡只是隔着帷幕,远远的看到了那位据说已经年近七十的老皇帝。
  
  只是听到了对方的声音,并未真正的交流。
  
  遑论提出要求了。
  
  这让泥靡可真是有些发愁!
  
  “汉朝人怎么说?”他问着被派去大鸿胪官邸催促、提醒汉朝人的臣子。
  
  “回禀主人……”那人跪着说道:“汉朝人说,近来他们国内有事,故而无暇,请主人耐心等候……”
  
  “耐心等候?”泥靡现在听着这个词,都有些想吐了。
  
  自上次递交国书后迄今大半个月了,每次汉朝人都让他‘耐心等候’。
  
  可他怎么耐心的下来?
  
  在长安的每一天,他都是心急如焚。
  
  眼看着时间一天天流逝,他却无所事事。
  
  只能住着宽敞的大屋,喝着汉朝的美酒,吃着汉朝的美食,在汉朝的歌舞声中度过一天又一天。
  
  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在春正月之前,他就要返回乌孙了。
  
  因为,他必须赶在天山的冰雪融化之前,回到阗池的牧场,装作自己是在康居过冬的样子。
  
  不然,匈奴人肯定会知道和听说到一些风声。
  
  若是以前,他还能无所谓。
  
  但现在……
  
  却是如坐针毡。
  
  强盛的汉朝,富饶的汉朝,强大的汉朝,恐怖的汉朝,他都亲眼看到了。
  
  与这个伟大的国度相比,乌孙王国就像是金山(阿尔泰山)的蛮子一样穷、弱、脆。
  
  甚至,泥靡有时候还怀疑,可能在汉朝人眼中,乌孙人唯一值得重视的就是乌孙马了。
  
  亲眼见过了,汉朝像引弓之民们生产陶器一样,批量生产制造铁器,更亲眼目睹了汉朝人的军队,那排山倒海的阵容与整齐的武备。
  
  泥靡就已然确信,只有向汉朝学习,乌孙才能有未来。
  
  但光靠学习,是完全不够的。
  
  乌孙还得得到汉朝的援助。
  
  不止是贸易,更需要有技术上和文化上的支援。
  
  乌孙需要汉朝的工匠,汉朝的技术、汉朝的文化,从而在乌孙复制汉朝的成功。
  
  可惜,现在汉朝人连面都不给他见。
  
  摆明了打算拖,拖到他回国。
  
  只是想着这个事情,包括泥靡在内的使团成员,都是心急如焚。
  
  汉朝向他们展示了何为文明、先进、富强,却关起了让他们学习的大门。
  
  这些天来,泥靡不止一次请求汉朝人准许他去汉太学或者请一位汉朝的知名学者来教授他们,但每次请求都是如泥石入海,有去无回。
  
  想到这里,泥靡就皱起了眉头,问着那个臣子,道:“我让你贿赂汉朝人,你贿赂了没有?”
  
  草原上,打不过别人就贿赂,这是约定成俗的潜规则了。
  
  就像乌孙立国,其实也有着贿赂当时的老上单于身边的贵人们的历史。
  
  不然,匈奴人怎么舍得让乌孙独立建国?
  
  “奴才按照主人的吩咐,给汉朝的大鸿胪的几个官员,送了黄金、珍宝,总算打探到了消息……”
  
  泥靡听着,立刻竖起耳朵。
  
  “根据奴才打探到的消息,汉朝大鸿胪的官员们说,汉朝天子,已经将有关主人的一切事物,都委托给了那位汉朝的侍中……”
  
  “南陵的那个张蚩尤?”泥靡眉毛紧锁起来。
  
  对于那位汉朝贵族,泥靡有着深深的忌惮。
  
  不止是因为他的武力,让泥靡深感畏惧,更因为泥靡从他身上,察觉到了危险。
  
  直觉告诉他,那位总是笑呵呵的汉朝贵族,看似平易近人,实则是用着居高临下,类似神明一般的眼神看着他和乌孙。
  
  话里话外,看似尊重乌孙和他,但……
  
  骨子里,却恐怕比任何汉朝大臣都要倨傲!
  
  所以,泥靡宁愿去和那些在面对他和乌孙使团时,看似一脸嫌弃,仿佛见个面都要沐浴、清洁的汉朝官员,也不愿去面对那位看上去对乌孙完全没有歧视的汉朝贵族。
  
  是故,才在结束了对新丰的访问后,立刻回到长安。
  
  可没成想……
  
  绕了一大圈,又回到了原点。
  
  “那位汉朝侍中,最近有什么消息吗?”泥靡坐下来,轻声问道。
  
  在汉朝一个半月多的时间,足够乌孙人对汉朝的政治和体制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特别是在用了黄金和珍宝开路后,很多汉朝官员,都乐意向乌孙客人介绍自己的国家。
  
  故而,泥靡现在差不多弄明白了,汉朝复杂的体制。
  
  而即使是在如此复杂、繁琐的体制里,那个年轻的贵族,也是居于高位。
  
  地位大概相当于匈奴的左右大当户或者乌孙的翕候。
  
  “听说他在练兵……”那臣子低声答道:“奴才从汉朝人的议论里得知,似乎,这位汉朝的侍中,在用着霍骠骑的法子练兵!”
  
  “霍骠骑?”泥靡疑惑了一声。
  
  “就是那个人……”臣子低着头,甚至不敢直呼其名:“封狼居胥山,过姑衍山的那个人……”
  
  “那个人啊……”泥靡深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霍去病的威名,行于整个世界。
  
  哪怕是乌孙人,也是敬畏、崇拜着那位汉朝战神。
  
  以至于无人敢直呼其名!
  
  可是……
  
  “匈奴人不是说,那个人乃是天神下凡,完成任务后就升天了吗?”泥靡低声呢喃着:“为什么有人能用他的法子练兵?”
  
  越想泥靡就越焦虑。
  
  若汉朝再出一个类似的人物。
  
  这个世界的各国,还怎么混呢?
  
  只要匈奴人抵挡不住,整个世界,都将沦为汉朝人的盘中餐!
  
  想到这里,泥靡就起身道:“走,我们去新丰,看看他是怎么练兵的?”
  
  ……………………
  
  乌孙使团,早已经被准许可以在报备大鸿胪后,自由在整个京畿地区活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