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七百一十四节 对乌孙的定位

第七百一十四节 对乌孙的定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乌孙人又来了……”
  
      张越接到消息时,正在县衙里,和刘进、桑钧、陈万年、胡建等人一起涮火锅。
  
      西元前的牛肉,纯天然无污染,脂肪饱满,劲道十足。
  
      至于羊肉,更是鲜嫩多汁,一口咬下去,味蕾满满的都是鲜香!
  
      特别是,火锅的底汤,是用着空间水熬煮出来的,比世界上任何香料都要给力。
  
      吃的众人大快朵颐,好不快活。
  
      唯一有些美中不足的,大约就是没有辣椒,只好用花椒、胡椒和茱萸代替。
  
      辣味多少有些不够,麻味却稍显过剩。
  
      至于为何西元前有火锅?
  
      因为本来就有啊!
  
      大汉帝国的吃货们,早就几十年前,就已经在涮火锅了。
  
      后世的考古发现,也佐证了这个事实。
  
      正吃的起劲,猛然得到乌孙使团再来的事情。
  
      张越端起酒樽,轻轻抿了一口刚刚从长安送来的葡萄酒,今年夏天上林苑和扶荔宫的葡萄丰收,便宜了张越,最终搞到了四千来斤。
  
      在自家的酿酒大师们的帮助下,这些葡萄全部被作为酿酒原料。
  
      经过三个月的发酵,如今,已经是可以出货了。
  
      只是因为是第一次酿制,所以产量不高,只够自己吃。
  
      不过,这些葡萄酒的口感和味道,确实很棒!
  
      入喉之后,甘甜清香,回味无穷。
  
      便是刘进,也是喜欢不已,迅速的爱上了这种果酒。
  
      刘进此刻,就有些微醉了。
  
      他捧着酒樽,打了个饱嗝,问道:“乌孙使者,此来所为何事?”
  
      张越轻声一笑,道:“大约是大鸿胪将球扔回来了……”
  
      上次,在工坊园,乌孙的那位小昆莫,亲口承认了,乌孙与汉的关系是侄子和叔叔的关系。
  
      此事,让大鸿胪戴仁高兴的手舞足蹈。
  
      可惜,那位小昆莫回了长安后,递交国书的时候,国书上却没有‘侄子拜见叔父大人’的字眼,近义词和相似的说法,也没有。
  
      这让戴仁很生气,感觉被羞辱了。
  
      大汉帝国的外交部长,打从高帝开始,可从来都不缺钙。
  
      骨头硬的很!
  
      而且,脾气也很暴躁!
  
      历代大鸿胪都是典型的战争贩子、主战派。
  
      譬如马邑之谋就是在时任大鸿胪(大行)王恢的一力坚持和劝说下才得以付诸实施。
  
      当年,攻灭朝鲜的建议,也是从大鸿胪衙门里响起来的。
  
      甚至,就是大宛战争,也是大鸿胪发动的宛王杀的汉使,正是大鸿胪官员。
  
      如今,在广袤的西域和幕北、幕南地区,大鸿胪的细作、使者,到处煽风点火,典型的帝国主义作风。
  
      当然,这也是人类帝国在上升期很常见的事情。
  
      在帝国扩张时,外交官就是急先锋。
  
      只有收缩和防御时,才会满口和平、人道。
  
      所以,被惹毛了的戴仁,直接撂挑子了,干脆就把接待和对接的事情,都丢给了张越。
  
      当然,这也是在跟张越书信往来数次后,做出来的决定。
  
      刘进听着,微微一笑,作为在谷梁思想熏陶下成长起来的皇孙,其实刘进对四夷的态度,一直是很蔑视的。
  
      在他看来,所谓夷狄,不过是两条腿走路的禽兽。
  
      也就是近来,才开始接触到公羊思想,对四夷的态度,稍有改观。
  
      当然,这也好不到那里去。
  
      所以,他起身道:“那卿便去迎宾吧……”
  
      “孤也吃的差不多了,便回去歇息了……”
  
      “若有事情,卿派人来通知孤就是了!”
  
      上次接见了乌孙人,刘进回去就洗了三次澡。
  
      心里面至今都有着阴影,不得不看了五遍《公羊春秋传》,中和自己内心的恶心。
  
      张越当然知道此事,闻言轻轻恭身,道:“恭送殿下……”
  
      陈万年等人也是起身:“恭送殿下!”
  
      目送着刘进离开,张越叫人进来,收拾好餐具和酒类。
  
      “长孙殿下,还是有些洁癖啊……”桑钧却是轻声笑着,调侃了一声。
  
      对其他人来说,可能这位长孙殿下,是国家的希望,未来的明主,下意识的会敬畏。
  
      但……
  
      对张越、桑钧这样,日夜相处的臣子们来说。
  
      国家的这位长孙殿下,不是神,而是凡人。
  
      有优点也有缺点。
  
      会做错事,会犯错,甚至有时候还有些幼稚。
  
      所以,私底下经常会调侃和吐槽。
  
      张越听着,瞪了一眼桑钧,道:“令吏,背后议论君上,非君子所为!”
  
      桑钧闻言,赶忙低头谢罪:“下官失言了!”
  
      “令吏无需如此!”张越轻声道:“长孙殿下,非是那种不能容人者……”
  
      “只是……如今,新丰木秀于林,吾等应当谨言慎行,小心从事!”
  
      大汉帝国的百姓、商人、工匠、甚至是刑徒,都可以随便议论国事,吐槽三公九卿乃至于皇帝,也没有人管。
  
      但士大夫、贵族、官员,却要当心祸从口出。
  
      更何况,现在的新丰确实是太显眼了。
  
      此番,练一个郡兵曲,就引来了无数关注和视线。
  
      其中带着恶意至少也是审视态度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作为新丰的最高领导人之一,张越不得不给最近越来越有些得意忘形的属下提一个醒张汤杀颜异,公孙弘和汲黯相爱相杀的故事,可还没有过去多久。
  
      对有心人来说,别说吐槽了,便是一句话用词不当,都可能被他们抓到把柄和痛脚。
  
      “诺!”桑钧等人连忙恭身拜道:“侍中教训,下官等必定铭记于心!”
  
      张越看了看他们的模样,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听进去,记下来。
  
      但,作为前公务员,谨小慎微和对政治的敏感性,早就已经篆刻到了张越的骨髓里。
  
      他很清楚,未来的两年,是新丰的关键时间。
  
      这两年一过,新丰的成绩就会迸发,届时,天下再无人能动摇。
  
      但,在这个过程中,却是凶险万分!
  
      稍不留神,就会前功尽弃!
  
      张越自己和刘进,哪怕最坏的情况,也可以脱身。
  
      桑钧、胡建、陈万年,还有下面的官员、士子,却是脆弱的。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打不过大人,就会拿小孩子出气。
  
      故而,张越凝神看着他们,语重心长的道:“但愿诸君,能够记住!”
  
      得志便骄狂,这是人类的本性。
  
      只有少数大能,能以大毅力克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