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七百二十一节 纨绔逞凶

第七百二十一节 纨绔逞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新丰县衙正厅内。
  
      张越刚刚将来访的各位博士送到刘进所居的太上皇行宫处安顿好,还没来得及喘气,便又迎来了一批贵宾。
  
      这些人的到来,让张越再次亲自出迎,然后领到县衙内招待起来。
  
      没办法!
  
      来的都是朋友啊!
  
      比如说,尚书令张安世的堂弟张次之。
  
      还有金日磾的侄子,张越自己的‘大舅子’金安。
  
      甚至还有着霍光之子霍云!
  
      其他还有暴胜之的家臣啊、上官桀的管家啊之类的代表。
  
      这些人,都有着一个共同的身份张越在朝堂上的兄弟、盟友,至少也是同道中人的家人。
  
      此外,还有着一个共同的特征每一家,都在新丰的工坊园里有着作坊!
  
      收益都是很不错的。
  
      就像张安世,当初工坊园开建,出于对张越这个‘小兄弟’的爱护,他象征性的投了一百万钱。
  
      张越就让他的这一百万钱,进入了袁广国的作坊,在其中占了两成干股。
  
      在彼时,这样的做法,看似是吃亏了。
  
      因为最初袁广国也就投资了五百万。
  
      但现在……
  
      张安世的投资不仅仅早就回本了,而且,还连本带利的赚回了数倍利润回去。
  
      不止如此,原本的一百万投资,现在也滚雪球滚到了上千万之多!
  
      这对张安世来说,简直是不可拒绝的诱惑!
  
      谁叫,这位尚书令什么都好,就是对黄橙橙的东西,天生缺乏抵抗力?
  
      当然,这也不能怪他。
  
      汉家朝堂上,三公九卿,就没有不喜欢五铢钱的人。
  
      霍光、金日磾,自也不能免俗。
  
      甚至于暴胜之这样的廉吏,在看着自己投资的那几十万,滚着雪球滚到了几百万,便再也不能熟视无睹。
  
      所以,靠着工坊园源源不断的利润,滚动着的五铢钱。
  
      张越与这些大兄们的关系,自然远比其他人更亲近。
  
      现在,谁要敢动工坊园,第一个跳起来的,恐怕就是这些在工坊园里占有极大利益的权贵了。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这天下,有几个人敢断尚书令、奉车都尉、驸马都尉加御史大夫和太仆的财路?
  
      不过,也是因着这个原因。
  
      这些大兄,对工坊园的关注和注意,自也是成几何级数上升。
  
      这次,便是如此。
  
      派来的都是各自的嫡系、心腹。
  
      他们来新丰的目的,也很简单。
  
      就是来给张越撑场子,震慑旁人的!
  
      这既是帮张越这个小兄弟,也是帮他们自己。
  
      毕竟,越是高层,开销越大。
  
      谁不是上上下下几百张嘴巴在等着吃饭?
  
      谁不是每岁迎来送往,开销以千万乃至于数千万?
  
      这没钱就只能去受贿、贪污、挪用公款。
  
      而对他们这等级数的权贵来说,已然是到了需要爱惜羽毛,培植名望的阶段。
  
      以前是没办法,只能随波逐流。
  
      但现在,既然有办法能躺着赚钱?
  
      谁还肯脏了自己的手?
  
      这自然是宾主尽欢。
  
      寒暄之后,张越就要带着众人一起出门,安排他们去县衙外早就布置好的观礼席上。
  
      正要出门,却迎头撞上了一脸慌张的丁缓。
  
      “侍中公……”丁缓一见张越,立刻拜道:“还请侍中公为新丰工坊园数十作坊主主持公道!”
  
      张越闻言,脸色一黯,连忙扶起丁缓,问道:“丁令吏勿急,慢慢说来……”
  
      丁缓看着张越身后的那些贵公子,面有难色。
  
      张越看着,笑道:“令吏不必避嫌,诸君皆是吾之密友家人……”
  
      丁缓这才深深一拜,道:“启禀侍中公,下官方才得到许多工坊园中作坊主的报告……有许多贵人,以书信相告,皆欲以女妻其子或其本身……”
  
      “如今,工坊园内,诸多中小作坊主,皆是惶恐不安……”
  
      张越还没说话,在张越身后的人里,就有一个年轻的贵公子怒不可遏的骂道:“好胆!究竟是什么人,竟敢光天化日之下,与民争利,夺民之利?还有没有王法了!”
  
      张越回头一看,就见是霍光的次子霍云。
  
      嘴角微微一笑,张越就轻声道:“子龙贤侄,请暂息雷霆之怒……”
  
      霍云听着,脸色微微不愠,但终究摄于张越的辈分和威压,勉强长身一拜,谢道:“世叔恕罪,是云逾越了……”
  
      张越笑道:“贤侄何罪之有啊?”
  
      “吾还要多谢贤侄呢……”
  
      “与民争利者,确实该死!”张越嘴角讥笑着。
  
      在后世,可能与民争利这四个字已经是黑化了,变成了讽刺和嘲笑儒生的话。
  
      但在此时,这四个字,却还未真个彻底堕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