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七百二十五节 保安军

第七百二十五节 保安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张越看着眼前的情况,俄尔轻声一笑,纳头轻拜:“殿下,臣闻书云:臣不得作威,臣不得作福……殿下纳贤,虽是喜事,但未得陛下许可,臣窃以为不可……”
  
      刘进听着,微微一楞,旋即就回过神来,对贯长卿道:“贯先生请起……先生一片赤诚,孤知之矣,待孤禀明皇祖父,再论此事……”
  
      作为皇室长孙,刘进对于自家家族的那档子破事,心里面跟镜子一样敞亮。
  
      毛诗学派?
  
      只要他皇祖父活着一天,就必定不可能受用。
  
      非但不能入仕,反而还要重重苛责、限制、打压!
  
      谁叫当年,毛诗诸生,跟着那河间献王一起玩什么‘经典再整理’?
  
      那可是君王的事业!
  
      所以,皇祖父当年把话说的非常明白汤以三十里,文王百里,王其戒之!
  
      皇兄,您是要当汤武还是文王啊?
  
      献王是个聪明人,回去就花天酒地,夜夜笙歌,终于自己作死了自己。
  
      故此,河间国可得存续、赏赐。
  
      故此,毛诗学派能在河间继续存在。
  
      而不是像淮南王刘安一般,身死国灭,所编《淮南子》更是一度禁绝。
  
      然而,献王的命,也就只能买到这么个待遇了。
  
      再多,没有了。
  
      更因为某些缘故,毛诗学派的人,是禁止出仕的!
  
      道理很简单万一毛诗学派里出现几个能臣干将,当今天子的脸往那里搁?
  
      为了不让君父难做,汉家上下大臣,都是很有默契的将毛诗学派的人拦在了官场之外。
  
      想到这里,刘进就不禁感激的看了一眼张越。
  
      他很清楚,若非张越,自己恐怕……
  
      贯长卿听着,却是深深的俯首,拜道:“臣孟浪了……”
  
      内心,忍不住哀嚎起来。
  
      此来长安,他最大的目标失落了。
  
      零的突破,未能成功。
  
      好在……
  
      他的弟子解延年,目前在新丰做官。
  
      虽然,只是一个小吏,不过两百石而已。
  
      但,这却是火种,最后的希望。
  
      故而,想着解延年,贯长卿就很聪明的选择了缩头。
  
      ……………………………………
  
      经过这么个插曲后,博士们似乎都有些消沉,各自在刘进面前行了礼后,便回到了坐席,看上去闷闷不乐的样子。
  
      张越看着这个情况,他知道,这就是所谓的兔死狐悲。
  
      也是文人的老毛病了。
  
      张越看着,嘴角微笑,耸了耸肩膀。
  
      这是他不能改变的事情。
  
      不过,很快,世界的变化,就会让这些传统文人失去力量和权力。
  
      说不定,现在的这些博士,就是汉室最后一批可以垄断知识和经典解释的学阀。
  
      这么一想,张越就感觉,自己的念头通达了一些。
  
      没办法,作为穿越者,他很不习惯目前汉室,由少数几个人掌握知识和经典解释权的社会。
  
      这让他感觉被束缚,生活的很压抑。
  
      恰在此时,演武场中一声鼓响,胡建上前一拜,大声请示:“吉时已至,请殿下训示!”
  
      刘进站起身来,走到护栏边,望着演武场中的将士,先是拱手长身一拜,然后道:“孤自幼习文,知武者,止戈而已……”
  
      “圣王之制六兵,意在禁暴诛邪!”
  
      “今,孤欲立军,不敢违先王之训,圣王之教!”
  
      “诸君当明知孤意,以禁暴诛邪,安社稷,佐天下、护桑梓为己任!”
  
      “诺!”胡建当先一拜。
  
      四百零三人随后俯首:“诺!”
  
      于是,张越上前,拜道:“请殿下赐军旗、军名,以定名申义!”
  
      刘进点点头,道:“善!”
  
      “孤闻诗云:君子万年,保其家世,君子万年,保其家邦……”
  
      “便取君子保安之志,以新丰郡兵曲为‘保安曲’……”
  
      此事,其实是张越建议的。
  
      属于一种恶作剧,也可以理解为对某种因果律的忌惮。
  
      所谓,土鳖不土,战斗力五。
  
      但现在,这个地球上,汉军是最漂亮、威武、强力的战争机器。
  
      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取一个土鳖些的名字。
  
      刘进却是不能理解张越的恶作剧,反而觉得这个名字很好。
  
      保安保安,保境安民,保国安家,寓意很好嘛。
  
      “臣保安曲军候毅谨受命!”张越长身一拜:“殿下千秋!”
  
      “殿下千秋!”
  
      不止是演武场中的官吏、将士,在场列侯勋臣博士,也都纷纷拜拜道。
  
      “请军旗!”刘进转身,对着身后的期门郎大声下令。
  
      于是,在三名武士的协力下,一面军旗被抬到了刘进面前。
  
      刘进郑重的拿起它,交到张越手上,然后向后退一步,恭身敬拜,严肃的道:“有铃曰旗,交龙为,军旗者,一军之像也,君受之,承一军之重,不可不敬肃之!”
  
      “唯!末将夙兴夜寐,不敢忘训!”张越长身而拜。
  
      “既受旗,为一军之将,佐五百人生死,担国家之荣辱,君持之,不可不慎重也!”刘进再拜。
  
      “唯!”张越持着军旗,单膝而拜:“末将,必为社稷效命,天子效死,殿下效忠!”
  
      “君既为将,率五百之士,当知武将之德!”
  
      “老子曰:“我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慈故能勇,俭故能广,不敢为天下先,故能成器长。”
  
      “卿其戒之!”
  
      刘进说着,便对张越再拜,又向演武场中的将士长身作揖。
  
      张越见着,立刻顿首:“殿下教诲,末将必当铭记于心,与将士日夜宣讲!”
  
      然后,他站起身来,将军旗高高举起,让旗帜舒展开来。
  
      风吹动着旗帜上悬挂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
  
      在无数人的瞩目中,一面绛色战旗,迎风飘舞。
  
      以隶书所书的保安两字,清晰可见。
  
      更清晰的是……
  
      战旗上的图腾一头黑白相间,憨态可掬的圆滚滚。
  
      “食铁兽?”有人惊疑着,疑虑着。
  
      “当是貔貅吧……”博士们眨着眼睛,发表着自己的意见:“昔者黄帝与蚩尤战于逐鹿,便有神兽貔貅,为黄帝陷阵……”
  
      “那不是经常会从山上下来找竹子吃的猫熊吗?”广大人民群众慧眼识珠,斩钉截铁的说着:“俺今年夏天看见过好几只呢!”
  
      后世的国宝,哪怕是在这西元前,也是国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