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七百三十二节 技术壁垒的狂想

第七百三十二节 技术壁垒的狂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冬天变得越来越冷。
  
  早晨的时候,甚至下了小雪。
  
  推开门,冷空气迎面袭来,张越下意识的拉紧了衣服。
  
  “侍中,兵法考卷,已经批阅完成了……”胡建走到张越身边,轻声道:“成绩喜人啊……”
  
  “总分五十,超过四十分者,几近七成……”
  
  张越听着,毫不意外。
  
  在新丰这数月,张越不止是打造了一个有力的官僚队伍。
  
  还将他在南陵时的习惯也带了过来。
  
  在各乡的乡官邑里,都建了图书馆,准许官吏借阅、抄录。
  
  图书馆的藏书,自然有着《孙子兵法十三章》《战争论》这样的张越‘大作’。
  
  而此番的兵法考试题目,也是以这两部兵书为主。
  
  这就是一个筛子。
  
  筛选人才是次要目的,首先目的是为了筛除那些与张越八字不合,脾气不对的人。
  
  剩下的,自然都是脑残粉。
  
  所以,题目是很简单的……
  
  大部分都是填空、选择题。
  
  只要认真看过《孙子兵法十三章》《战争论》,基本都是随随便便四十分甚至满分。
  
  “待算术和文法考试后,就开始面试吧……”张越吩咐道:“此番,从官吏中只选拔两个屯长、十位队率和二十名什长……”
  
  “只选三十二人?”胡建眉毛微微皱起来,感到有些棘手。
  
  “嗯……”张越点点头,道:“这亦是无奈……”
  
  保安曲太受欢迎了。
  
  如今,已经有十几位将军甚至是列侯,向张越投书或者亲自拜谒,暗示着要给他们的子弟留一个位置。
  
  然后,就是天子那边,也会从期门郎、羽林卫里,选派将官来此。
  
  所以,中高级的军官,能留给新丰的也就是三十二个人选。
  
  这已经是张越所能做的极限的。
  
  “胡军正可以去透个气,若是果然愿意为国效力,沙场尽忠者,可以选择从伍长做起……”张越轻声说道:“本官这里,可以给一个承诺,成军之后,若是表现出色,可以优先提拔……”
  
  伍长是军队里最底层的军官。
  
  甚至,只是一个名为军官,实为士兵的高级步兵。
  
  权力委实小的可怜。
  
  便是军饷,也只是比一般的士兵,每月多个三五十钱而已。
  
  只有到了什长,才有一定的自主权,可以发布命令,可以指挥属下。
  
  过去的汉军,伍长一直都是由士兵们推举,连任命的环节都省却了。
  
  换而言之,其实都是临时工,而且没有编制。
  
  只是称作伍长,说的好听罢了。
  
  一般的人,还真不稀罕。
  
  特别是如今在考的这些人,大约是瞧不上一个小小的伍长的。
  
  但也没有办法。
  
  一个曲,哪怕是野战曲,编制也太小了。
  
  但若要扩充为校尉部,新丰又不够格。
  
  除非明年,全面掌握周围三县,成为一个四县之地的试验田,才可以有资格上禀天子,请求组建一个校尉部。
  
  胡建听着,默不作声的点点头。
  
  张越却是看向太上皇庙外的行宫方向,忽然出声:“殿下还在与乌孙使者商谈?”
  
  “回禀侍中……”胡建低头答道:“自今日早上,殿下召见使者后,便一直在密谈,据说相谈甚欢……”
  
  “哦……”张越笑了一声,点点头。
  
  自前日刘进将张越和乌孙人谈出来的条件上禀长安天子后,天子很快就给了批复,将这个事情交给刘进和张越‘便宜行事’。
  
  太子刘据甚至派了他身边如今最得力的亲信大臣家令王来新丰,跟随刘进处置此事。
  
  王可不简单!
  
  此人,张越听说过。
  
  据说是关中有名的干吏,曾任为右扶风,政绩斐然。
  
  因郁夷之灾,进入太子据的视线,然后由其族弟王沂举荐给太子。
  
  一经任用,立刻就给太子系带来了一股新风。
  
  特别是在李禹一案后,王就迅速崛起,如今已是太子据的左膀右臂。
  
  此人,久经地方,是积年干吏。
  
  做事风格,以沉稳踏实有名。
  
  此人来新丰,几乎等于告诉张越,太子据对此事的重视程度已经高到了一定级别。
  
  微微想了想,左右现在无事,张越便带着胡建,叫上了桑钧,去了工坊园视察。
  
  首先看了铁模的生产情况,一切井井有条,张越看的非常满意。
  
  最近,靠着生产铁模,新丰工商署销售额,已经几近千万。
  
  仅此一项,产生的收入,就足以让人兴奋。
  
  各个作坊,更是加班加点。
  
  而生产铁模,使得工坊园诞生了许多精于切削作业的工匠。
  
  这是很重要的技术积累和原始沉淀。
  
  张越看着,非常满意。
  
  但表面上却故作不喜,引得陪同众人忐忑不安。
  
  等到桑钧忍不住开口的时候,张越就道:“我闻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而作坊之中,切削、铣膛,皆以锉刀、石磨手工而作!此非良策也,故不喜!”
  
  然后,就下了悬赏。
  
  “有能制可切削、铣膛之器者,赏百金,征为工商吏!”
  
  众人听着,都是纷纷顿首。
  
  心里面,自然立刻上心。
  
  这也是中国式政治的微妙之处。
  
  上有所好,下有所效。
  
  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
  
  后世的4v,就曾上演过很多好戏。
  
  某个绿党政客,点赞香蕉皮沾酱油后,一堆人跟风,鼓吹什么这样的吃法才是正宗、环保、完美。
  
  而在封建时代,为了拍达官贵人的马屁,上上下下的人,真的是什么办法都用的出来。
  
  更不提,张越所说的器械,落在那些随行的作坊主耳中,简直是天籁一般。
  
  这种既可以拍马逢迎,还能赚钱的事情。
  
  谁不上心?
  
  当下,立刻便有人将这个事情提到了自家的重点工程上面。
  
  张越却是看了看周遭众人的神色,便再不提此事。
  
  他知道,很快自己便可以看到成果!
  
  因为……原始的机床,其实技术含量不高。
  
  只是隔着一层窗户纸,捅破后便没有什么障碍。
  
  实在不行,张越还可以让丁缓出手,‘指导’一二。
  
  而机械制造,只要开始,就没有回头路。
  
  特别是在工坊园的这样一个特殊环境中,逐利的资本,会疯狂的开展技术竞赛。
  
  看完铁模生产,张越就又在丁缓的陪同下,来到了工坊园的核心,少府作坊的实验场所。
  
  一个多月前,张越曾在这里,看到了人类历史上第一台水力锻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