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七百三十四节 传奇

第七百三十四节 传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知不觉,已是冬十二月。.
  
      鹅毛大雪,飘落在新丰境内,只一个晚上,便将整个世界变成了银装素裹的壮丽山河。
  
      踩着厚厚的积雪,张越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五十六名军官。
  
      新丰保安曲的什长、队率和屯长们。
  
      未来,张越远征时,要如臂指使的军队中坚。
  
      冷兵器时代的战争,张越没有经历过。
  
      只在一些电影里见过,但那些画面,也都是一闪而过,带有艺术加工的夸张和虚构。
  
      倒是游戏里,更逼真一些。
  
      无论是全战还是骑砍,都揭示过一些东西。
  
      不过,那基本都是西方欧陆的战斗方式,而不是东方中国的作战方法。
  
      东方战争,是怎么打的?
  
      宋襄公后,就再没有人会傻乎乎的约定作战地点、区域和时间了。
  
      战国的数百年战火,更是彻底毁灭了旧贵族们文质彬彬的君子战争。
  
      如今的战争,讲的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追求的是胜利,尽可能的杀死敌人,保全自己。
  
      张越看过霍去病的手书,也读过兰台的汉军出征报告简牍。
  
      心里面,多多少少,对当代战争有所了解。
  
      “立正!”
  
      “敬礼!”
  
      一身甲胄的胡建,带着常远等参谋,见着张越到来,立刻大声下令。
  
      瞬间,五十六名将官,齐刷刷的昂首挺胸,立正向前,同时举起右手,击打胸口。
  
      这是张越专门设计的军礼,用于军中。
  
      为的是避免繁文缛节,大家拜来拜去,也是为了树立权威,培养军官的条件反射。
  
      军队,特别是中低级的军官。
  
      最不需要的,就是有自己的想法。
  
      打仗不是搞艺术创作。
  
      可以天马行空,可以脑洞大开。
  
      打仗,需要的是执行命令、遵守纪律,千军万马,宛如一人,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若人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还要将军做什么?
  
      这一点,是行之于任何时代,都可以称得上真理的军队纪律。
  
      像三哥那样,自作主张,在港口玩导弹,然后把自己炸了的‘聪明人’在任何军队里,都是要剔除的毒瘤。
  
      而这些日子来,张越让胡建等人,在此训练的主要内容。
  
      就是军规军纪。
  
      属于保安曲的军规军纪。
  
      有后世的队列训练、坐姿、站姿、跑步等内容。
  
      更有内务整理,让这些军官每日早晚叠豆腐块。
  
      还有一些力量训练、体能训练。
  
      以增加他们的体脂、体能和意志力。
  
      连续十余日的训练,让这些从各处抽调或者考核选拔的军官,终于开始具备了一丝后世近代军人的气质。
  
      “稍息……”张越回了一个军礼,然后踏步向前,对胡建道:“军正,下发操典大纲!”
  
      “诺!”胡建立正以军礼答道。
  
      然后,便带着人,将早就抄录好的五十六分训练操典,分发了下去。
  
      保安曲这支部队,在张越看来是种子。
  
      不仅仅将承接一个名为骑射的骑兵新时代,也将在未来,结束骑兵的霸权。
  
      将世界引入一个新时代。
  
      用全新的杀戮方式,来主宰战争。
  
      故而,在一开始,张越对这些军官的训练方向,就是朝着近代的军队方向去的。
  
      铁一般的纪律、没有思想的服从,以及高素质的文化修养、数学知识储备。
  
      五十六份册子,很快就下发给了所有军官。
  
      每一个人都拿到了一套。
  
      “尔等,尽快背熟、记牢其中内容……”张越朗声道:“保安曲的兵员,将在未来半月募齐……”
  
      “半个月后,所有不能熟记其中内容,不能准确运用其中知识者……”
  
      “皆黩!”
  
      “诺!”众人听着,齐声答道。
  
      “善!”张越挥手道:“那解散吧!”
  
      “诺!”众将昂首道,然后便整齐转身,笔直列队,在各自屯长的率领下回营。
  
      …………………………
  
      保安曲现下的编制,分为四个作战屯。
  
      每屯辖两队十什,加上屯长,再加上屯长的副官,一共是十四人。
  
      以甲乙丙丁,各自为编。
  
      经过了这十几日的磨合,各屯上下,也都熟稔了起来。
  
      回到营房,王启年将发给自己的小册子,拿在手里,正要阅读。
  
      就听到了屯长的声音:“全体集合!”
  
      他立刻起身,重新整理好自己的甲胄,然后用着极为标准的步伐,走向营房的主帐。
  
      只是十个呼吸的时间,所有人就全部到齐了。
  
      每一个人都按照着各自官阶,准确、整齐排列。
  
      这是保安曲的规矩。
  
      上级聚将,十息之内必须妆容整齐、准时到达。
  
      衣冠不整者、不准时者和未能按照规定,站在规定地方的,统统触犯军法。
  
      最低的惩罚也是十鞭!
  
      严重者,将要开除军籍,退还原籍!
  
      这些日子来的训练,已经清清楚楚的告诉了每一个人。
  
      在这保安曲内,服从命令和遵守军纪,是何等重要!
  
      最初数日,保安曲内,甚至有屯长被当众责罚,更是好几个什长被退回原籍,然后换来替补的在外面,不知道有多少人翘首以盼,在排队,在等这营中有人犯错。
  
      起初,王启年也犯了错误,被人狠狠的架在了辕门上,抽了十鞭子。
  
      至今,背上依然火辣辣的疼。
  
      这疼,让他牢牢记住了自己的错误。
  
      从此不敢再犯。
  
      在军帐门口,一个年轻将官,拿着名册,走上前来,一一点名。
  
      “陈选……”
  
      “到……”
  
      “张路……”
  
      “到……”
  
      “王启年……”这将官叫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微微露出了笑容。
  
      “到!”王启年赶紧答应,然后昂着头,看着那人。
  
      因为,那是他的大舅子。
  
      汉轻车将军司马安的长子司马敬,现在的保安曲甲屯司马(屯长的副手)。
  
      十余日前,王启年被司马家硬架着到了新房。
  
      本以为,自己要娶的是什么无盐氏。
  
      但婚宴上,见到的却是一个婀娜美丽的少女。
  
      当时,王启年心里便什么想法都没有了。
  
      规规矩矩的,派人请来母亲,然后拜堂、结白首之盟,定同穴之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