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七百三十七节 民兵

第七百三十七节 民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进入十二月后,整个关中,连续下了好几场大雪。
  
      气温更是直线跌落,便是白天,也是冷的厉害。
  
      新丰的渠道建设,已经停止了。
  
      不过,在停工前,全县贯通了十四条大小渠道,另外还有七条已经接近竣工,五条已经动工的渠道。
  
      总里程,超过了三百余里。
  
      预计到明年冬天,全县将实现渠道村村通!
  
      在西元前,这简直是一个奇迹。
  
      临渭乡的白马里,也接入了一条渠道。
  
      这条渠道,引来十余里外的渭河之水,灌入白马里,然后从村西流向邻村的土地。
  
      哪怕如今是冬季,大雪绵绵。
  
      石头和夯土筑成的渠道里,也依然有着潺潺冰河水在静静流淌。
  
      一些鱼儿,误入渠道。
  
      很快就被巡视察看宿麦的农夫发现,然后抓了起来,用一根草绳串起来。
  
      “正好给俺家大郎加餐!”这农夫欣喜的看着手上的那七八条小鱼,脸上乐得合不拢嘴。
  
      “徐十二……”
  
      正打算回家,猛然身后传来一声呼喝,农夫忍不住回头。
  
      便看到一个瘸着一条腿,穿着华服的中年男子,在朝他招手。
  
      “王家长兄……”农夫见了此人,连忙堆起笑容,迎上前去:“不知道大兄有何吩咐?”
  
      言语之间,颇有些讨好的意思。
  
      没有办法,别看这个人瘸了腿,但他却依然是白马里有数的富裕人家。
  
      除了另外一户做生意的赵家外,最有钱有势的就是他了。
  
      王家有三兄弟,此人是老大,早年在边塞被匈奴人射中膝盖,落下残疾,不得不退役回家荣养。
  
      而他另外两个弟弟,则留在军中服役。
  
      如今据说都已经当了官,管着不少人。
  
      瘸了条腿的男人,没有要身边跟着的奴仆搀扶,而是托着伤腿,迎上前来,对农夫道:“十二啊,俺家今天杀了牛和羊,俺念着十二家今年遭了灾,歉收了粟米,所以就给你带了些牛肉和羊肉来……”
  
      说着他便挥挥手,身后的仆役立刻从一辆被推着鹿车上,取来两包用草绳和麻绳包起来的肉,交到农夫手上。
  
      “拿回去给家里的大郎和四郎补补身子吧!”
  
      “这如何使得?”叫徐十二的农夫赶忙推却:“俺还欠大兄几千钱呢!”
  
      “怎好意思再拿大兄家的东西?”
  
      “若被族老知道,还不得教训俺不识礼数?”
  
      “哎!”瘸腿男人亲自将肉硬塞到徐十二手里,慷慨的道:“些许个铜钱,算的了什么?”
  
      “十二啊,你和俺都是打小长大的,岂能不知俺?”
  
      “你家大郎,今年二十了吧……”
  
      “这马上,县衙就要点兵,校阅,依俺看,肯定是可以入选的!”
  
      “俺的二郎,也到了年纪呢!”
  
      “到时候,到了保安曲,说不定还要靠你家大郎帮衬……”
  
      徐十二听着,终于收下了肉,道:“承蒙大兄看得起,俺回去后,定教训大郎,叫他若是有幸得选,一定记住大兄家对俺家的关照!”
  
      瘸腿男人一听,笑的合不拢嘴了,嘴上连忙道:“这哪里使得?这哪里使得!往后,若是十二家大郎,与俺大郎同为袍泽,互相帮衬、关照便是……”
  
      说着,又让人多拿了一包肉来,塞给徐十二:“这里还有些牛肝和羊肚,十二拿回去给家里的妻子也补补……”
  
      “多谢大兄!”徐十二赶忙拜谢。
  
      瘸腿男子,却是笑呵呵的道:“俺还要去给十四家和老李家去送些肉,就不陪十二了……”
  
      “大兄慢走!”徐十二连忙拜别。
  
      看着徐十二渐渐走远,瘸腿男子,勉力抬起脚,一瘸一拐的继续上路。
  
      但他身边的奴仆们,却都是有些看不懂了。
  
      今天一早,主人就叫醒了家里人,将前几日刚刚买回家的牛羊宰杀了。
  
      然后,就将肉都分别包起来,带着大家上路。
  
      本以为是要将肉送去给乡里的亲戚和乡官邑的官人。
  
      哪知,却是给村里的农户。
  
      还如此的客气!
  
      简直是看不懂了。
  
      “主公……”一个奴婢大着胆子,上前问道:“您何必与这些穷酸客气?还将这样好的肉送给他们?”
  
      “你懂什么?”瘸腿男人冷笑一声:“俺大郎,学了十年武艺,如今正是要大有作为的时候,岂能小气、吝啬?”
  
      “俺旧年在军中,听一个投军的学问人说过,这带兵打仗,最是讲究施恩于下了!”
  
      “几百年前,有个叫吴子的人,甚至能给士卒吸浓!”
  
      “为了大郎,未来出息,俺送点肉,又算什么?”
  
      摸着腿上的伤患处,他想起了当年受伤的时候。
  
      为了救他性命,营里的队率,背起他走了几十里路,回到居延城里,然后如同照顾兄弟一般为他治伤。
  
      而现在,那位当初的队率,已经是大汉的将军了!
  
      即使如此,前些年老上官回京的时候,也未忘了他。
  
      特地带人来临渭乡看他,还给他留了许多礼物。
  
      仁义啊!
  
      想着老上官,瘸腿男人知道,自家要发达,也须得如此不可!
  
      想要别人给你卖命,你不拿出点仁义,别人怎么可能服气?
  
      那北地、陇右的将门,为什么厉害?
  
      就是因为其乡党子弟肯给他们卖命,打仗的时候,拼死冲杀,奋勇向前!
  
      ………………………………
  
      徐十二提着三包还带着温热的肉,兴冲冲的回到家里。
  
      对着正在厨房忙碌的妻子喊道:“女弟,你看俺带了什么回来了?”
  
      妻子兴冲冲的跑来,见到他提着的肉包,眼睛一亮,问道:“十二,你哪来的肉?”
  
      “亭里的王家大兄送的……”徐十二笑着道:“快拿起煮了,给大郎和四郎补补!”
  
      “王瘸子?”妻子皱起眉毛:“他会这般好心?”
  
      “还不是看俺家大郎威武,想要结个善缘?”徐十二笑呵呵的道:“快些去煮吧,大郎快要回来喽!”
  
      话音刚落,远方的道路上,就传来了雄壮的歌声。
  
      “披铁甲兮,垮长刀,与子征战兮,路漫长……”
  
      夫妻俩立刻顾不得说话了,赶忙出门。
  
      就见远方的道路上,一支三百余人的队伍,列着队列,整齐的前进。
  
      当他们来到白马里的路口时,便停了下来。
  
      数十个白马里的儿郎们,向着领队的官吏道别一声,然后欢呼着走回家。
  
      这是结束了上午的军事训练后,解散的民兵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