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七百四十三节 暴怒的太常

第七百四十三节 暴怒的太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翌日冬十二月甲申(初五),是一个好日子。
  
  因为,汉家崇五。
  
  逢五为吉。
  
  经过百年宣传和沉淀,这一概念已然深入人心。
  
  就和后世的六八大顺一般,成为了民俗。
  
  不过,作为太常卿,商丘成却是有些烦闷。
  
  即便,门外冬日之阳,高升于天,他也没有心情去院子里晒太阳了。
  
  “这些博士是想要造反吗?”此刻,汉家的太常卿,颇有些委屈,看着案几上堆起来的文书,心情如同将要喷涌的火山,阴晴不定。
  
  “古文诸,是觉得他们的博士官授的太多了?想要陛下罢黜几个不成?”抓起案几上的文书,商丘成直接就砸到了被他叫过来的太常丞曹青脑袋上。
  
  “曹令君,汝掌诸博士,为何不能辅佐本官,督导诸生?”商丘成瞪着眼睛,怒气冲冲。
  
  曹青听着,只能是低着头,默默挨训。
  
  不然,他还能怎么办呢?
  
  汉家的博士官,素来就是‘秩卑而职尊’。
  
  清贵非常,而且,与宫廷关系紧密。
  
  太常卿衙门,只是挂着一个‘掌博士’的名头罢了。
  
  实则,根本管不得这些活泼、自由的士大夫们。
  
  没办法,博士官的设置,在最初就两个标准。
  
  博古通今、辩于然否。
  
  只需要理论姿势高,嘴巴子犀利就可以了。
  
  其他什么的,反而是次要条件。
  
  所以,自秦至汉初,都是‘备员弗用’。
  
  简单的来说,就是给一些缓则招安用的。
  
  好叫他们不要在外面胡说八道,造谣生事。
  
  也就是太宗之后,贾谊贾长沙横空出世,以其不世之姿,渊博之学,生生的改变了博士们的命运,从此博士地位,渐渐拔高。
  
  成为了天子的私人顾问,刘氏的智囊团。
  
  也是从太宗开始,博士官的任免,就不归太常管了。
  
  尤其是当今天子即位后,这四十余年,历任太常卿,哪个决定过博士人选?
  
  每一个博士官的拜与罢,皆是圣心独运,乾坤毒菜的结果。
  
  所以呢……
  
  汉家博士们的活泼与调皮,自然是可想而知。
  
  特别是,他们没有直面君权的时候。
  
  那真的是什么话都敢说,什么话都说得出口!
  
  休说是调戏九卿了,逮着大将军,一顿口水喷脸上,又不是没人干过。
  
  贰师将军李广利,不就是被有些人喷的有些烦了,干脆搬去了居延?
  
  但曹青依然不敢辩解,只是静静的等着,直到商丘成训完,他才舔着脸上前拱手拜道:“明公恕罪,依下官之见,诸博士只是直抒己见而已……”
  
  “历来,皆有故事,明公不喜,不回便是……”
  
  这也是老刘家的言论自由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但我可以不听!
  
  博士们清贵无比,每一个都是各自领域的大能。
  
  门徒上千,弟子无数,脑残粉遍及大江南北,五湖四海。
  
  该尊重,还是要尊重的。
  
  不能叫博士都没有说话和提建议的地方
  
  那不是堵塞言路,不纳贤臣名士之谏吗?
  
  秦始皇都不敢做这种事情!
  
  上一个据说干过这样的事情的那几个人,现在都还挂在史书上,被孔子钉在春秋中,供天下鞭笞,让万世唾弃。
  
  所以,汉家对于公开上书言政、议政,特别是博士官这样的知识分子参政议政是很支持的。
  
  至少天子本人就多次表态,鼓励和奖赏博士们议政参政。
  
  为帝国的建设,添砖加瓦。
  
  但商丘成听着,却是一屁股火!
  
  他瞪着曹青,哼哼两声,脸色发白的骂道:“若彼辈真有胆量,直抒己见,胸怀天下苍生,为何不将这些文书,上呈天子?”
  
  “不过是藏头露尾,欺软怕硬而已!”
  
  商丘成一拍案几,道:“吾不管汝用何办法,总之,给吾解决了此事,让那些博士,来太常卿官邸,将这些文书带回去!”
  
  曹青瞬间脸都黑了。
  
  “明公……”他拱手求饶:“下官……无能为力啊……”
  
  嗯……
  
  大佬你都搞不定,我这个小虾米,怎么搞得定那些‘活泼’的有些过分博士啊?
  
  商丘成这摆明了让他去做这个得罪人和背锅的事情。
  
  他甚至都能想到,未来要是因此事出了问题。
  
  商丘成肯定不会替他抗雷。
  
  说不定还会踩上一脚!
  
  当了二十几年官,在这太常衙门混了十几年,曹青哪里不知道太常卿们的作风?
  
  有功劳我的,背锅你来!
  
  这也是汉家太常卿们的本能反应,没办法,太常卿这个位置的死亡率,比当今天子的丞相的死亡率还过分。
  
  丞相下台,只要不事涉谋反、大不敬。
  
  撑死了也就是鞠躬谢罪,除国罚金。
  
  但太常卿不一样。
  
  这是一个动辄死全家的职位!
  
  各种各样的死全家。
  
  人在家里坐,锅从天上来,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就像不久前,万年县县衙纵火一案,就差点又烧掉一个太常卿。
  
  “哼!”商丘成烦躁的跺了跺脚,很是不满曹青的表态,铁青着脸道:“曹令吏身为本官左膀右臂,掌诸博士,却临阵脱逃,若是在军中,本官以军法斩之,令吏也是罪有应得!”
  
  曹青听着,死活不开窍,不肯‘承担责任’,反而纳头就拜:“明公在上,下官老朽,委实无能,还望明公再择贤能……”
  
  “哼!”商丘成咬着牙齿,看着这个属官,恨不得将他怼进土里,但……
  
  曹青也不是什么战五渣啊!
  
  他是平阳侯一系的人,虽然是旁支,但也是皇亲国戚啊。
  
  只好道:“既然如此,那曹令吏交出印绶,去太宰任事吧!”
  
  九卿有司各署,都有着专门的养老机构,用来安置那些刺头、不听话的佐贰官。
  
  太常卿的太宰就是其中之一。
  
  别看太宰署,在太常排序很高。
  
  但职权、油水和权力,全部倒数第一。
  
  每年能用得到太宰官的,也就那么几次。
  
  本来,曹青是怎么都不可能在五十多岁,这样的‘年富力强’的壮年就去太宰养老的。
  
  但没办法……
  
  商丘成发话,他不去也不行了!
  
  不然便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可能会发落去惠庙担任庙祝,负责惠庙衣冠出巡与祭祀之事了。
  
  那可就彻底没脸没皮,永世不得翻身了。
  
  所以,曹青虽然不愿,但也只好再拜:“下官谨受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