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七百五十八节 官商 3

第七百五十八节 官商 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然,该拿捏,还是要拿捏的。『『ge.
  
      即使是在后世,资本也只是权力的奴才。
  
      何况现在?
  
      商人们必须知道,并且认清楚他们在这个国家的定位和角色。
  
      “两位君子,陛下如何会有误解呢?”张越不动声色的说着,眼睛看着田明:“可不要自误!”
  
      田明立刻就被吓得赶忙趴在地上,脱帽谢罪:“小子死罪,小子死罪!”
  
      汉家官场生存法则第一条:天子不可能有错,假如错了,那错的必定是这个世界!
  
      别看刘家天子可以动不动就说:朕德薄、无以致远方之类的话。
  
      但是,大臣贵族,要是信了,那就洗干净脖子等死吧。
  
      当初董仲舒膨胀的时候,以为自己掌握了真理,便想在道德上和伦理上给君权织一个笼子。
  
      然后……
  
      他的首席弟子,吕步舒便奉旨泄密。
  
      将董仲舒的奏疏,给贬了个一无是处。
  
      一句人臣无将,将则诛,让董仲舒从此再不敢乱说话。
  
      儒门领袖,尚且如此。
  
      区区一个商贾岂能随便说出‘陛下误解’这种话?
  
      那不是在暗示当今天子脑子不清楚,不够圣明吗?
  
      永远正确,永远圣明的天子,岂会误会一个小小商贾?
  
      笑话!
  
      所以,田明真的是被吓坏了。
  
      当年颜异,身为九卿,什么都没有说,便被扣了个‘腹诽’的帽子给杀了。
  
      他的这个‘口误’,真要被捅上去,就是张安世也救不得他。
  
      看着瑟瑟发抖的田明,张越叹了口气。
  
      他想起了一些后世的记忆。
  
      虽然时隔两千多年,某些方面,还真的是特别相似。
  
      甚至没怎么改变过。
  
      不过……
  
      这跟张越有什么关系?
  
      上前扶起田明,张越笑呵呵的安抚着:“君子不必惶恐……”
  
      “陛下乃是圣明天子,不会随意降罪的……”
  
      嗯,只要刘家一天,还需要汉太宗孝文皇帝那块招牌来遮羞,那么太宗的除诽谤诏的效力便会一直存在。
  
      大臣、贵族、士大夫,或许需要小心谨慎,要提防祸从口出。
  
      但普通百姓,随便议论和传八卦,一般情况下也不会有人管。
  
      也就是田家是商人,而商人没人权,所以要担心害怕。
  
      但其实,这些担心害怕都是多余的。
  
      皇帝要宰一个商贾,需要借口和理由吗?
  
      根本就不需要!
  
      只是,田明终究年轻,比张越这么一番敲打,顿时就变得和绵羊一样温顺乖巧起来。
  
      他战战兢兢的道:“侍中说的是,陛下神武天成,泽被苍生,四海之中,连鸟兽也是承恩日久……”
  
      张越轻轻笑着,拉着田明与杨叙的手,意味深长的道:“天子圣恩,两位君子要牢记啊!”
  
      “诺!”两人皆是恭身低头。
  
      张越看着他们听话,这才道:“陛下昨日遣使来问本官:闻有富商大贾曰田氏、杨氏、袁氏,坐拥千顷、万顷良田,蓄奴婢千人,僮仆八百,富贾海内,奢侈放纵,卿可有闻邪?”
  
      这话一出口,田明和杨叙立刻就恭身顿首。
  
      便是袁常,也是紧张不安。
  
      张越看着他们,笑道:“不必紧张,本官回复天子说:确有所闻,不过,以臣观之,田、杨、袁虽富,然其富而有义,持中庸之行,输家訾以纾国事,长孙殿下以为‘义商’也……”
  
      听着这话,三人都是长出一口气。
  
      田明对着张越,深深一拜:“侍中大恩,没齿难忘!”
  
      杨叙也顿首道:“侍中恩义,小子铭感五内,愿为牛马走!”
  
      袁常更是拜道:“老师大恩,弟子永世不忘!”
  
      没办法,刘氏天子已经用无数次的血与火,向天下人证明了他确实可以不受限制的为所欲为。
  
      而商贾们对此,更是记忆犹深。
  
      盐铁官营、平准均输、废止私钱、告缗……
  
      每一刀都砍死过数不清的富商巨贾。
  
      能活到现在的,都是认清了现实,知道分寸的人。
  
      张越看着三人,悠悠的道:“本官亲自在陛下面前,担保诸君之家皆为义商……”
  
      “希望,君等回去,转告各自长辈,勿要令吾失信于陛下之前……”
  
      这话里隐藏的杀机,三人自然都听的清楚。
  
      袁常第一个就拜道:“老师放心,家父早有嘱托:袁氏愿倾尽所有,为老师与长孙殿下及天下人的福祉而有所作为!”
  
      田明紧随其后,拜道:“侍中公谆谆教诲,小子必定回禀家父……”
  
      杨叙也说:“侍中放心,小子知道厉害!”
  
      张越听着,都是些聪明人啊!这样最好了,也不枉他的一番苦心。
  
      而有了田、袁、杨的依附和顺从,未来很多事情,就好办了。
  
      特别是那些国家、官府不方便做的事情。
  
      就都有了去做的人。
  
      这很好!
  
      …………………………
  
      夜幕徐徐降临之时,田明回到了长安家中。
  
      虽然说,田家的户籍是落在茂陵。
  
      但五铢钱大神的威力,是远超想象的。
  
      所以,田家光明正大的在戚里外围,建起豪宅来。
  
      全长安城都知道。
  
      但就是没有人来管。
  
      刚一进门,田明就看到自己的父亲,坐在客厅中,在等着他。
  
      “儿子恭问父亲大人安!”田明连忙上前恭恭敬敬的行礼。
  
      他的父亲田文远是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的男子。
  
      他穿着一身简单的青衣,留着汉家中年男子最爱的髯须,头上戴着爵弁,手里捧着一卷简牍,看上去就和长安城里的士大夫们没有什么差别。
  
      “子孟回来了?”田文远轻声道:“此去新丰,有何见闻?”
  
      “儿子不知道该如何评说……”田明想了想,叹了口气,将自己在新丰的见闻,原原本本的说了。
  
      田文远听完,轻轻起身,嘴里轻叹:“果然不愧是张蚩尤啊!”
  
      “真是玩弄人心的高手!”
  
      田明听着,深深的低头,他自然知道,自己其实是完全被那位侍中玩弄于鼓掌之中。
  
      从见到对方开始,自己的所有一切,就被其操纵在手心。
  
      最后,差点连内裤都被他拔掉了。
  
      这让田明内心有着深深的羞愤感。
  
      他虽然是商人子弟,但也是读过书的。
  
      大复仇思想熏陶下的汉家年轻人,自尊心和荣耻感都特别爆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