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七百五十八节 新丰城的扩建问题

第七百五十八节 新丰城的扩建问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网→』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昨夜又下了半夜雪。
  
      早上起来,县衙的院子里,已是落满了积雪。
  
      张越轻轻起身,将怀中那温润的少女躯体,轻轻放到枕头上,为她盖上被子。
  
      才走下床榻,开始穿衣。
  
      不料,却惊醒了淳于文。
  
      “夫君……妾身来服侍夫君穿衣……”淳于文立刻就爬起来,披上睡衣,便开始为张越穿衣。
  
      不得不说,宫廷女官在服侍人这方面,几乎无可挑剔。
  
      便连张越也无法拒绝这样的享受。
  
      “这堕落的封建生活啊……”张越一边感慨,一边闭着眼睛享受着佳人的服务。
  
      淳于文则是始终用着倾慕的眼神,绵绵柔情的看着张越,轻轻的为自己的丈夫穿戴衣服。
  
      “妾身家中,已经来信了……”淳于文轻柔的为张越系上绶带,轻声禀报着:“这两日应该便会有人来,将夫君所需要的东西送来……”
  
      “嗯!”张越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然后睁开眼睛,看着跪俯在自己跟前的少女,望着她那张白皙红润的小脸,看着她眼中浓郁的倾慕神色,轻声笑道:“此事文儿可自行处置……”
  
      淳于文听着,微微低头,道:“妾身知道了……”
  
      心里面却是欢喜不已。
  
      在宫廷数年,耳闻目濡,使她早已经明白,这个世界上,似她这般的女子,若要能有一个好的结果。
  
      便不能依靠容貌。
  
      以色侍人,饮鸩止渴,终究不能长久。
  
      只有能帮到自己的男人,才能有一个好的结局。
  
      而医术是她唯一的骄傲和特长。
  
      ……………………
  
      出了门,张越叫醒在县衙值班的胡建,然后带着衙役,走到大街上,开始巡视起来。
  
      此时,天色还早。
  
      工坊园也未开工,整个新丰城似乎还在睡梦中,未曾醒来。
  
      但,街道上已经有人了。
  
      县衙雇佣的扫雪工人,推着鹿车,将道路上的积雪铲进鹿车里。
  
      还有挑着豆腐脑,沿街叫卖的声音,在远方传来。
  
      县衙门前不远的街口,一个男人推着鹿车,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
  
      一个穿着粗麻衣的妇人,背上背着一个孩子,怀中抱着一个,手里提着一个小小的蜂窝煤炉,亦步亦趋的跟在男人身后。
  
      可能是到了目的地吧,男人卸下肩上的鹿车绳索,笑呵呵的回头,看着身后的妇人,微微伸手替她除去鬓角的雪花。
  
      妇人欢喜得咧嘴轻笑着,名为幸福的感觉,立刻溢满世界。
  
      张越看着,也是嘴角微微溢出一丝笑容。
  
      这样的人间温情,是他最爱看的。
  
      可惜,他这辈子大约也感受不到了。
  
      一个不注意男人已经将鹿车里装载着的东西,都卸了下来。
  
      却是一个泥土做的大炉子,看上去非常沉重,可能有百八十斤。
  
      他费了许多力气,才将之卸下来。
  
      然后,他将一块木板,平放到鹿车上,一团已经醒好的面团,被他重重的砸在木板上。
  
      妇人则开始叫卖了起来:“卖侍中饼喽!热腾腾的侍中饼,只要五钱一个!”
  
      张越听着,笑了起来,他已经知道他们在叫卖的是什么了?
  
      却是张越曾经献给当今天子食用的锅盔之类的烤饼。
  
      这种在后世,在湖北非常有名的小吃,穿越时空,出现在西元前的新丰街头,成为了与豆腐脑一般的当红早餐食品。
  
      新丰城中的士民工商,都是很爱这种食物。
  
      只是……
  
      侍中饼?听上去怪怪的。
  
      但张越还是回头对胡建道:“胡县尉,去买几个饼来,吾与诸君共飨之!”
  
      胡建听着,立刻笑着点头,带人上前。
  
      那对夫妇显然认得胡建,一见胡建就热情非常,最后连钱都不肯要,胡建无奈,只好丢下几十个五铢钱,就带着人跑了。
  
      将买来的饼,递到张越手里。
  
      张越拿出一个,在手心摸了摸,确实是锅盔。
  
      刚烤出来的锅盔,烫的很,而且,这夫妇做的锅盔,分量十足,一个差不多有三两(约60克左右),咬开来里面居然有些肉馅,虽然是猪肉馅,味道只是一般(当代的猪肉,最好的是放养的,只是那种太贵,而圈养猪肉便宜,但因为没有阉割过,所以味道很腥,是平民食品),但夹着的韭菜很是爽口。
  
      张越连着吃了好几口,微微点头道:“不错!”
  
      便将手里的其他‘锅盔’,分给左右。
  
      大家一边吃,一边走。
  
      “胡县尉认得那夫妇?”张越问道。
  
      “然!”胡建答道:“四个月前,下官审过他们的案子……”
  
      “也是一对可怜人……”胡建平直的叙述着:“那丈夫是南城的王大郎,妇人是其妻子……”
  
      “彼时,南城的商贾王氏状告这夫妇欠其子钱本金五千钱,利息三万钱,请下官罚其夫妇子嗣,充为其奴婢……”
  
      “那县尉是怎么判的?”对于民事诉讼,张越一直是不管的。
  
      当然,会定期调阅县尉衙门的卷宗,进行审议。
  
      不过,像这样的小案子,只要没有后续的再诉,一般情况下,连进档案的资格都没有。
  
      所以,张越不知道也正常。
  
      “依律,欠债还钱,无可指摘……”胡建轻声道:“下官当然是判其夫妻还钱了……”
  
      “不过……只是五千本金……”
  
      “概因当时借贷,乃是为了葬父!”
  
      “春秋治狱,原心定罪嘛……”胡建说着就轻笑起来。
  
      张越听着,扭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胡建。
  
      “想不到,法家的人腹黑起来,也是这么可爱……”张越在心中轻笑着。
  
      带着胡建等人,在县城中转悠了一圈。
  
      新丰城只是一个小县城,长不过四五里,宽不过两三里。
  
      其中,又被工坊园、官衙、太上皇行宫、神庙和军营、县学等建筑群占掉了一半以上的面积。
  
      留给平民的居住区,便小的可怜。
  
      特别是工坊园兴盛后,新丰人口渐多。
  
      原本的城市格局,已经太过拥挤。
  
      张越在城里看了一圈,然后登上城楼,看向远方的平野。
  
      “新丰城必须扩大了!”张越说道:“趁着如今还在冬季,拆点南部的城墙,将城区向南方的山野延伸……”
  
      “胡县尉觉得怎么样?”张越扭头问道。
  
      “时间上恐怕来不及了吧……”胡建迟疑着道:“再有不过二十日,便是春正月,不宜动土兴工了……”
  
      张越听着,陷入沉默。
  
      春天,对于诸夏文明来说,是一个特殊的季节。
  
      此季,万物萌生,此季鸟兽孕崽,此季春耕播种。
  
      所以,春天是生的季节。
  
      一般来说,只要没有外敌主动挑衅,汉军都会在春季停止对外扩张的活动。
  
      民间的猎户,也会在春季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不再捕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