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八百零八节 天子教孙

第八百零八节 天子教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从台阶而上,穿过石柱林立的高台。
  
      高庙神殿,就已在眼前。
  
      跟在天子身后,张越和刘进,低着头,步入其中。
  
      三人刚刚跨过大门,宿卫在门口忠诚的汉家卫士,就已经关上大门。
  
      嘎吱!
  
      整个神殿,瞬间与外界隔离。
  
      只有一盏盏的油灯,在滋滋的燃烧着。
  
      天子阔步而前,带着刘进和张越,走到大殿正中,然后抬起头来,凝视着悬于神殿正首,端坐于一个个神座上的先帝衣冠。
  
      刘进和张越,不敢怠慢,立刻跪下来,对着这汉家历代先帝衣冠叩首。
  
      天子却是轻声道:“进儿,上前来!”
  
      “诺!”刘进叩首再拜,然后匍匐着爬到天子面前。
  
      首次面对着,自己的列祖列宗,刘进心理压力大如泰山。
  
      即使张越,也是凝神屏息,大气都不敢出。
  
      而天子此时,则领着刘进,走到了那供奉着历代先帝衣冠的神位之前。
  
      “此乃太祖高皇帝衣冠……”天子沉声说道:“皇孙刘进!抬起头来,仔细看着!”
  
      刘进闻言,抬头凝视着那悬挂在上首的御座上,被固定的衣冠。
  
      天子十二琉垂下,充耳玉珠在侧。
  
      但问题是……
  
      这件衣冠的材质,却简陋非常。
  
      因为距离的近,刘进看的分明。
  
      那只是最简单的丝质布料,缝制而成的天子冠冕。
  
      就连琉珠、充耳、玉石,也只是些寻常货色。
  
      某些地方,甚至还能看到补丁!
  
      “太祖高皇帝起兵之时,已是四十八岁,前半生为农夫、亭长,四十七岁时家訾不足一万钱,只能寄居兄嫂家中,困顿之时,伯嫂以勺刮锅而逐客,高帝深恨之,此羹颉候信之所以封也!”
  
      “七年后,五十四岁,太祖高皇帝已提兵平灭项羽,并有天下,乃于泗水之阳,既皇帝位,开我汉家宗庙社稷之基业!”
  
      “此高帝衣冠,乃泗水即位之时,吕后亲缝之……高帝爱之,不肯轻易更换,乃服至驾崩,遂为天下奉,为高帝衣冠,供之于长陵,迄今不改!”
  
      天子说着就对那高帝衣冠,长身叩首,拜道:“臣彻携孙臣进、留文成侯良后、侍中张子重恭问陛下,愿陛下神灵在天,垂于汉室,懋及子孙,永永无穷!”
  
      刘进连忙叩首:“臣进恭问太祖神灵,祈陛下神灵永光,懋及子孙,佑我社稷!”
  
      张越也拜道:“臣毅叩首膜拜太祖皇帝,陛下起于布衣之中,奋剑而取天下。不由唐虞之禅,阶汤武之王。龙行虎变、率从风云、征乱伐暴、廓清帝宇,八载之间,海内克定,遂何天之衢,登建皇极!上古已来,书籍所载,未尝有也!非雄俊之才,宽明之略,历数所授!臣闻易云: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于人,书云:天工人其代之!陛下起义,奋发天下,如是而已!愿陛下神灵,永照汉土,佑我臣工,再建新功,保我君父,既寿且昌!”
  
      天子听着,不由得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张越。
  
      实在是张越的这些话,在他听来,简直是对自己祖宗的完美定义和准确诠释!
  
      “真是忠臣啊!”天子心里赞道。
  
      若非场合不对,天子真想拉着张越好好谈一谈。
  
      心里想着,就领着刘进,来到了另一座衣冠供奉之所。
  
      他缓缓起身,对刘进也抬了抬手,道:“进儿上前来,仔细看看……”
  
      天子毫无尊重之意的仰头,直视着那件垂在自己眼前,看上去华丽锦绣,气度非凡的天子衣冠。
  
      其衣用蜀锦,镶以金丝,十二服章纹之,其硫用珍宝,充耳以宝玉雕琢。
  
      端的是威严不凡,可以想象,这件衣冠主人生前是何等的尊贵!
  
      然而……
  
      “此惠庙衣冠也!”天子缓缓介绍着:“进儿且看,惠庙衣冠,何等模样……”
  
      “孝惠在位之时,不可谓不仁厚,吕后欲诛隐王(刘如意),孝惠知之,于是亲持隐王,与之出入同车,呵护备至,令吕后几乎无下手之机……”
  
      “也不可谓不宽宏,其在位垂拱而治,诸事皆听群臣之意,休养生息,抚育万民……”
  
      “然则……七年而终,死而绝嗣,衣冠孤苦,神灵冷寂……”
  
      抬着头,天子道:“刘进,汝可知否,何以如此?”
  
      刘进听着一楞,但随即福至心灵,想起了张越曾与他讨论过此事之时的结论,脱口拜道:“回禀皇祖父,孙臣愚以为,汉家本有制度,以霸王道杂之!”
  
      “惠庙优柔,纯用王道,无霸道之佐,故有此失!”
  
      天子闻言,龙颜大悦,开怀笑道:“太孙!朕之麒麟也!”
  
      然后,他严肃的道:“进儿当时刻以惠庙为戒!”
  
      惠帝刘盈,每一个汉家帝王的最终梦魇。
  
      其为天子,而失其权,生不护手足,死不能保子嗣。
  
      由是孤苦寂寞,永堕深渊!
  
      连每年忌日的衣冠出巡,都格外清冷。
  
      抬着衣冠巡幸的人,尽是宫中的孤老宦官,一个愿意为其效劳的士大夫也没有!
  
      所以,即使这位帝王生前,仁孝宽厚,历史评价也是极为低下。
  
      天子从前不喜太子刘据,也是因此。
  
      刘据和刘盈,在性格上和心性上,太相似了!
  
      刘进只是顿首领命,拜道:“孙臣谨记大人教诲!”
  
      天子点点头,对张越道:“张卿为朕督之,若未来太孙不孝,既以今日之话而戒之!”
  
      张越赶忙拜道:“臣恭领圣命!”
  
      到得现在,张越算是看出来了。
  
      为何这刘氏建储,不让外人掺和。
  
      感情,老刘家在建储谒庙的时候,是在玩爱家主义、忆苦思甜教育啊。
  
      这也就解释了,为何刘氏帝王,总是那么的清新脱俗,别于其他封建王朝。
  
      这种方式,确实是一种有效的家庭教育。
  
      至少能给继承人灌输一些基本的理念,并让他知道,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能做。
  
      说话间,天子却是领着刘进,来到了高帝衣冠之侧陪祀之所。
  
      一件简简单单的,用着苎麻、素、罗等原料,编织而成的天子服章。
  
      这恐怕是天下有史以来最简单的、朴素的君王衣冠了。
  
      只是,莫名的,却有着无穷威势,显露着浩浩荡荡的王者威严。
  
      让人见而仰慕,心生孺慕,于是战战兢兢,只能叩首再拜,匍匐在其脚下,恭恭敬敬的献上敬意与膜拜。
  
      即使穿越者,也不能例外!
  
      张越的视线,凝视着这件朴素、简单、无华的天子衣冠,无比崇敬的献上自己的膝盖,真诚的叩首膜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