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八百一十一节 权衡

第八百一十一节 权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雨,终于停了下来。【www.aiyoushen.com】
  
      张越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出已经更名为太孙宫的桂宫。
  
      过去两日,他一直埋首在此,做着桂宫的接受任务。
  
      桂宫是汉室宫阙群里,最新的一个宫阙。
  
      太初四年才建成,最初是作为天子盛放宝物之所,故而又称四宝宫。
  
      长久以来,此宫就是汉家天子收藏各类珍宝的宫室。
  
      西域的美玉奇石,交趾、日南的珊瑚、象牙、犀角,在这里只能算等闲。
  
      休屠人的祭天金人,大宛王的黄金权杖,匈奴单于曾经佩戴过的黄金王冠,还有匈奴冒顿大单于、老上大单于曾使用过的鸣镝,夜郎人供奉了数百年的黄金面具,南越赵氏曾经使用过的玉玺、宝剑。
  
      所以,交接起来也是很麻烦的。
  
      各种琐碎,烦不胜烦,偏偏还只能一件件核实、交接。
  
      不过,总算是基本搞定了。
  
      剩下的事情,可以交给少府的官吏,自行处置。
  
      真要有人黑东西,也与张越无关了。
  
      打了个哈欠,张越就要乘车回家,洗个澡,然后搂着淳于文好好睡上一觉。
  
      哪知,前脚才出桂宫,迎面就遇到了持着皇后节旄而来的大长秋淳于养。
  
      “张侍中,请留步……”淳于养行色匆匆,来到张越面前后,就道了个万福,说道:“皇后请侍中往长寿宫一行……”
  
      张越一听,问道:“敢问大长秋,皇后请臣,可有要事?”
  
      “皇后近来研读《道德经》,有所艰涩不解之处,闻侍中精修黄老之学,善无为之法,故请侍中移步,以讲经义……”淳于养一本正经的说着。
  
      张越听着,眉毛微微一皱。
  
      东宫皇后要找人解读《道德经》?
  
      长安城里的黄老余孽,怕不是能打出狗脑子来。
  
      这种好事,怎么可能落到自己这个小年轻头上?
  
      要知道,黄老之学,不仅仅需要下苦功研读,更需要丰富的人生经历与厚实的社会认知。
  
      年轻人,胡子都没长齐,也基本不可能领会到黄老思想的真谛。
  
      旁的不说,单单就是无为而为的道理,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品味的出的。
  
      年轻人讲黄老思想,就和腐儒明明连天下地理都不懂,偏要自吹自擂什么‘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
  
      真以为诸葛孔明,可以批发出售了。
  
      张越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这从他明明很喜欢黄老思想,却鲜少谈及就能看出来。
  
      再联系到,他耳闻的一些事情。
  
      张越就呵呵笑道:“还请大长秋转告皇后:臣蒙皇后爱幸,感激涕零,本当奉懿旨而行,奈何臣为太孙之事,忙于桂宫,已数日未曾沐浴,微臣惶恐,不敢以粗鄙之躯而污东宫圣庭,还请皇后再择贤能!”
  
      “《易》博士田公讳何,善通黄老之说,天下尊崇……”
  
      “《礼》博士徐公讳襄,国家宿老,天下敬仰……”
  
      “此二老,皆臣素所仰慕之先生,愿荐皇后,以兹垂询!”
  
      淳于养听着,久久无语。
  
      毫无疑问,这个张子重是看穿了皇后的真正意图,才如此婉拒。
  
      只是……
  
      淳于养知道,皇后是一个不会轻易罢休的人。
  
      更非是那种宽宏大量之人!
  
      事实上,能为皇后,哪个是善茬?
  
      卫皇后若是白莲花,数十年前,就已经死于陈皇后手下。
  
      若没有手段和能耐,当年的王夫人、李夫人,乃至于如今的钩弋夫人,早已经踩在她身上,成功上位了。
  
      而事实是,无论与天子有金窝藏娇之誓的陈皇后,还是曾经‘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的李夫人,乃至于如今春风得意的钩弋夫人。
  
      统统是卫皇后的手下败将。
  
      能得意一生,无法得意一生!
  
      且,汉家皇后,总有一天会变成汉家太后。
  
      将拥有远超想象的权力!
  
      因淳于文之故,淳于养不愿见到张越与东宫关系破裂。
  
      淳于养叹了口气,道:“侍中公,皇后不会在意些许俗礼的……”
  
      “侍中还是快些与奴婢一同,前往东宫觐见吧……”
  
      此语一语双关,张越听着,如何不明白这其中隐含的警告?
  
      卫皇后张越肯定是不想得罪的。
  
      作为穿越者,张越太明白一个真理了——绝对不要轻易开罪女人,特别是有权力的女人!
  
      因为,女人狠起来,一般的男人,真的难望其项背!
  
      前有吕后,后有武则天。
  
      只是……
  
      张越也不是卫皇后养的哈士奇。
  
      手一招就屁颠屁颠的跑过去?
  
      面子还要不要了?以后还怎么装逼?
  
      作为前公务员,张越很清楚,有些时候,就要拿架子。
  
      拿架子的目的不是为了卡人,而是为了让别人知道——我也是有脾气的。
  
      叫我帮忙,总该要付出点东西。
  
      通常,这代价都是人情!
  
      人情是个好东西啊!
  
      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在诸夏文化中,欠人钱、欠人命都不要欠人情!
  
      概因,金钱还得起,命也可以偿付。
  
      但人情却很难还清!
  
      尤其是政治上的人情,一旦欠下,就和借了高利贷差不多。
  
      利滚利,九出十三归都只是常规操作。
  
      真正的高手,能将人情用到极致!
  
      譬如先帝时的大臣袁盎,就靠着当年在太宗时,给窦太后的那几个人情,在孝景时代混的风生水起。
  
      连皇室立储,国策变更,也能插上一手。
  
      要不是运气不好,遇到了梁孝王这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恐怕这位袁先生拜为丞相,也不是不可能。
  
      故而,张越假作思虑,憋了好一会,才对淳于养道:“既然是皇后盛情,臣不敢推辞……”
  
      “只是,请大长秋回禀皇后,臣须回家沐浴,朝服而往……”
  
      淳于养看着张越的神色,良久叹道:“既然如此,那奴婢就在长信宫宫阙恭候侍中大驾!”
  
      没办法,眼前这位,可不是一般的臣子。
  
      哪怕是皇后,也没法对其呼来喝去。
  
      再说了,其实,这个年轻侍中还是她淳于氏未来的依靠与靠山。
  
      为了一个卫伉的事情,与之交恶,是傻子都不会做的。
  
      相反,淳于养已经在思考,如何在皇后面前,给张越讲好话了。
  
      ………………………………
  
      辞别淳于养,张越驱车回家,吩咐下人,给自己烧水洗浴,准备崭新的朝服。
  
      同时,将淳于文叫到身边,问道:“文儿久在宫中,可曾听说,皇后对于卫氏的观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