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八百一十六节 纠结的韩说

第八百一十六节 纠结的韩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送走张越后,卫皇后就召来淳于养,问道:“那不肖子如今如何了?”
  
  “回禀皇后陛下……”淳于养尴尬的道:“长平侯淋了雨,又因久跪,体力不支,昏厥在地,迄今未醒!”
  
  卫皇后听着,脸色恼怒,深感羞愧,骂道:“竖子!吾家脸面为汝丧尽矣!”
  
  就淋了点雨,跪了几个时辰就昏厥?
  
  老卫家的祖坟已经暴跳如雷。
  
  茂陵的卫青墓,怕是棺材都要压不住了!
  
  想当年,从兄大将军长平烈候何等英雄人物啊?
  
  河南一役,率军急行军三天三夜,抢走匈奴人反应过来之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奇袭梓岭,梁北河,一战而下高阙,全歼匈奴河套之敌,阵斩数千,俘虏缴获数百万牲畜。
  
  而在整个战役过程中,卫青每天只睡一个时辰,甚至连续数日不合眼,纵然身中敌矢,依然面不改色,与左右将官谈笑风生。
  
  哪怕是幼弟卫广,亦是当世豪杰。
  
  其率军平定西南夷时,不惧艰难险阻,带着大军,翻山越岭,直趋数千里,深入西南腹地,诛叛汉且兰王而归。
  
  哪成想,第二代就堕落至斯。
  
  这传出去,天下人还不笑死?
  
  踱了跺脚,卫皇后板着脸道:“带本宫去看看这不肖子……”
  
  “诺!”淳于养恭身领命,心中却不免吐槽自己的女主人,总是对亲戚话冷心热,即使再怎么痛恨,却总是无法狠下心肠。
  
  ………………………………
  
  此时的长安气氛,陡然紧张了起来。
  
  执金吾缇骑四出,直扑长安各闾里,一位位曾经靠着方术、炼丹术甚至是神仙传闻而受赏富贵起来的术士方士,瞬间倒了血霉。
  
  无论他们曾经多么威风,不管他们从前如何炫酷。
  
  在执金吾的缇骑面前,皆如蝼蚁。
  
  只是一个上午的时间,就有上百名方士、术士被捕。
  
  很多人甚至没有经过审讯,就被灌下毒酒,然后用个凉席一卷,丢去了乱葬岗。
  
  这样的场面,看的很多星相家与易学家,心惊肉跳,胆颤不已。
  
  好在,执金吾似乎只抓方士、术士。
  
  而对这些给百姓、贵族士大夫们推算运程,测定风水的人,视而不见。
  
  这让人在庆幸之余,也不免好奇起来。
  
  星相家和易学家,都是神通广大之人。
  
  很多人甚至兼职了家这样有前途的事业。
  
  故而,很快,他们就打探清楚了。
  
  然后,全长安城都知道了,候神使者公孙卿谋大逆被捕,让天子迁怒方士术士的事情。
  
  但……
  
  有些胆大包天的家伙,却忍不住在自己的私人笔记和之中,记下了些晦涩不明的段子与故事。
  
  很多年后,这些人的笔记,被人发现,然后改了改,就写到另外一本书里。
  
  又过了很多年,此人的著作,被人发现,成为了研究汉史的重要依据。
  
  特别是记录的那些有趣故事和小段子,让无数史学家着迷,疯癫。
  
  纷纷猜测,其中的主人公究竟是谁?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如今长安城内,还没有人有这个心情去写些大逆不道的胡言乱语。
  
  因为,人们赫然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事情执金吾抓光了全城的所有方士术士。
  
  无论他是声名显赫的大方士,还是靠着愚弄愚夫愚妇的小骗子。
  
  这种定点清除和定向清扫能力,令人心惊肉跳,又叹为观止。
  
  在恐惧中,人们发现,似乎要变天了。
  
  从前兴盛的方士术士,好像成为了危险职业。
  
  于是,重压下,一些本来有志于此的年轻人,纷纷转职。
  
  属于方仙道的时代,终于结束了。
  
  ……………………………………
  
  在这长安城的纷纷扰扰之中,张越来到了建章宫宫阙下。
  
  刚好,迎面碰上了正要出宫的丞相刘屈氂与光禄勋韩说。
  
  张越一楞,随即上前见礼,拱手拜道:“下官拜见丞相,拜见光禄勋……”
  
  刘屈氂和韩说却都是一脸傲娇,表情别扭。
  
  今天刘屈氂发现了一个真相貌似在天子心里,自己这个丞相的地位,远远不如这个年轻的侍中官。
  
  这让他很不服气。
  
  凭什么吗?
  
  会养生,很了不起吗?
  
  刘屈氂已经打算,将自己的一个儿子,送去一位在长安城中颇有名气的黄老名宿家中学习。
  
  只求其能学到这张子重的皮毛,他就心满意足。
  
  韩说别扭的原因,则是他知道了自己的那个傻儿子做的事情了。
  
  讲道理,韩说其实觉得,韩兴那个傻货,其实是做对了的。
  
  但心里面,却总是不舒服。
  
  特别是见着张越本人的时候,更加如此。
  
  “侍中欲面圣?”刘屈氂勉强挤出一丝笑意,对张越问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