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八百一十七节 技术人生 1

第八百一十七节 技术人生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张越赶到温室殿时,天子刚好打完了一圈五禽戏,正靠在软塌上,享受着两位御医的按摩。
  
  “臣毅躬问吾皇……”张越走上前去,俯首拜道:“吾皇万寿无疆!”
  
  “卿来了……”天子睁开眼睛,看到张越,脸上显露笑容,道:“坐吧!”
  
  “臣谢陛下!”张越起身,找了个靠近天子的位子,跪坐下来。
  
  天子的心情,看上去非常好,张越甚至听到,他一边享受着按摩,一边哼唱着他的成名作。
  
  “秋风起兮白云归,草木黄落兮雁南归……”
  
  张越听着,忍不住合起了拍子。
  
  这首《秋风辞》乃是这位陛下生平最得意的作品。
  
  哪怕是在诗赋名家层出不穷的汉季,这首诗赋,也足可称得上名作。
  
  一曲唱罢,天子笑了起来,道:“想不到卿连朕的这首拙作,也能记忆在心……”
  
  张越恭身答道:“陛下大作,臣篇篇皆倒背如流,常与太孙议论,以为国朝诗赋大家之中,当有陛下一席之地!”
  
  天子听着,开心极了,比被人拍了一万个马屁还要舒服。
  
  他毫不怀疑,张越是在忽悠他。
  
  因为,话可以乱说,乐理这东西,可不是随便什么人,临时抱佛脚就可以懂的。
  
  能和上拍子,最起码,也要懂基本的乐理,然后还得知道《秋风辞》的乐谱。
  
  而汉家乐谱,出了名的复杂晦涩。
  
  简单的举一个例子,后世华语乐坛有首传奇歌曲名为《沧海一声笑》,这首歌最大的特征,就是其乐谱乃是以古典音乐的音阶宫商角徽羽而谱。
  
  但,其实,这只是古代诸夏音律的简单运用。
  
  事实上,从春秋开始,诸夏乐律,除了宫商角徽羽五音外,还有阴阳十二律来协调音色与节奏。
  
  所以孟子说:师旷之聪,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
  
  故而,有些穿越里,猪脚拿着后世流行歌曲,在古代中国乱唱。
  
  十之八九会被人砍脑袋!
  
  为什么?
  
  五音不谐,阴阳十二律不合,标准的靡靡之音!
  
  而古人深信,靡靡之音,乃是亡国之兆……
  
  这也是为何天子欢喜的缘故了。
  
  汉家乐谱,宫商角徽羽五音,以阴阳十二律分之,复杂程度堪比后世的软件代码。
  
  不是懂行的人,根本就是一脸懵逼,完全看不懂,更不知其作用,遑论使用、运用了。
  
  不是真正喜欢、欣赏之人,根本不会去学,也没有这个时间来学。
  
  比起复杂的诗赋、乐理,还是拍马逢迎,简单粗暴,更加容易上分。
  
  至少在天子这数十年帝王生涯中,能在他面前,用乐理和拍,或者以诗赋颂之的近臣,来来去去也就那么几个。
  
  而且,如今,都已经死光了。
  
  天子哪里能想到,这个世界,有人能开挂?
  
  兰台、石渠阁内,无数的知识、档案,都沉淀在张越心中。
  
  不过,张越也是真喜欢《秋风辞》。
  
  没办法,司马相如的《子虚赋》和《上林赋》确实高端大气上档次。
  
  奈何,张越连看都觉得头晕眼花,完全get不到诗赋之美。
  
  还是这《秋风辞》简单通俗易懂,适合张越这种穿越者拿来练手。
  
  天子却是宛如找到知音,深感自己没有白宠这个侍中官。
  
  “卿来的正好……”天子笑着道:“方才,执金吾报告了长安诸多贵族、方士,练手欲害爱卿的事情……”
  
  “朕已命执金吾严肃查处,概不赦免!”
  
  张越听着,连忙起身拜谢:“陛下恩宠,臣无以为报,独鞠躬尽瘁,效忠陛下……”
  
  天子听着,笑了一声,然后就眯起眼睛,看着张越,问道:“卿今日因何入宫?”
  
  张越立刻拜道:“臣今日蒙皇后召唤,往东宫讲演《道德经》,归途之时,忽而念及陛下,故此前来请安……”
  
  天子一听,立刻感觉身心舒爽。
  
  虽然,他心中能猜到,事实可能并非如此。
  
  但最起码,张越还是讲了实话。
  
  不像有些人,明明做了,却要在他面前表演没有做。
  
  譬如,那刚刚辞别的丞相刘屈氂和光禄勋韩说。
  
  想起这两人,天子便气不打一处来!
  
  刘屈氂是中山靖王刘胜之子,乃是他的亲侄子,更是他一手提拔的丞相,理应对他这个皇叔兼君父,忠诚到底。
  
  韩说更是他的故友之弟,亲眼看着长大和扶持起来的亲信,本该对他忠心耿耿。
  
  但哪成想,在公孙卿的案子里,两个人都不干净。
  
  刘屈氂是行贿、送美女。
  
  韩说是往来亲密,过从频繁。
  
  本来这也没啥!
  
  水至清则无鱼嘛!
  
  天子也可以理解,毕竟,曾经公孙卿确实可以称得上权倾朝野,影响力甚大。
  
  为了坐稳位子,与之有些往来是在所难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