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八百二十节 异变 1

第八百二十节 异变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已是正月下旬。
  
      但塞外依旧寒风凛冽,大雪封山。
  
      远远的望去,似乎整个世界,都是冰雪之都。
  
      但……
  
      在人极罕见的荒漠上,却突兀的出现了一座遍布着残垣断埂的城市废墟。
  
      甚至,哪怕是在这冰天雪地的世界,也依然能看到,有夯土的城墙残骸,显露在视野中。
  
      凝视着这个遗迹,一个身穿着狼皮袄的贵族男子,忽然蹲下身子,跪到冰雪之中,泪流满面的磕头顿首。
  
      在他身后,数十名骑士,纷纷屈膝跪下来。
  
      “屠奢,还请节哀……”一个看上去不过二十余岁,但脸颊却被风沙吹的枯黄的年轻人,凑到自己的主人面前,低声劝道:“此地,如今已是乌恒人的地盘,切不可让乌恒人发觉,屠奢来了此地!”
  
      贵族男子摘下自己戴着的狼皮毡帽,默不作声的抽出自己腰间携带的那柄从汉朝走私来的钢制小刀。
  
      瞬间寒光四射,耀花了眼睛。
  
      握着手里的小刀,贵族男子昂起头来,将小刀对准自己的脸颊,从眼帘下开始,用力划开。
  
      鲜血立刻流出,顺着脸颊,流到脖子上雪白的狐裘上。
  
      但他却仿佛感觉不到疼痛。
  
      看着他的动作,几乎所有随从,都恭敬的膜拜在地,深深俯首。
  
      因为,这是匈奴人最神圣的仪式。
  
      即使是奴隶,在举行这个仪式时,也不可打扰!
  
      更何况,如今举行这个仪式的人,乃是他们的主子。
  
      贵族男子,握着小刀,从眼帘下一直割到下巴处,忍着剧痛,不顾不断流淌而出的鲜血与被寒风吹得生疼的伤口,转过身去,面朝众人,高高举起自己手里的小刀,大声问道:“孪鞮氏的勇士和奴才们,你们忘记龙城的耻辱了吗?”
  
      “今天,在这里,在这冒顿大单于、老上大单于、军臣单于曾永眠的神圣龙城!”
  
      “在这曾被天神与地灵祝福,被日与月照耀,安眠着大匈奴数十代祖先的灵魂之地!”
  
      “在这个被人焚毁、挖掘和鞭笞的先祖之地!”
  
      “你们告诉我!”
  
      “伟大的引弓之民,高贵的孪鞮氏,神圣的单于奴才们,你们忘记了龙城的耻辱吗?”
  
      “没有!没有!”数十人齐声呐喊,撕心裂肺之声,声闻数十里。
  
      对于匈奴人来说,特别是年轻一代的王庭武士们而言。
  
      龙城之辱,深入人心!
  
      三十年前,在此地,汉朝的大魔王,那个冠军侯骠骑将军,那不能提名字的男人,驱赶着乌恒的奴才们,将神圣的龙城推倒,将匈奴人数百年来祭祀先祖与天神的祭坛摧毁。
  
      然后,他们从龙城神圣的地下,将伟大的冒顿大单于、老上大单于以及军臣单于的棺椁挖出来。
  
      挫骨扬灰,鞭尸喂狗。
  
      这是奇耻大辱!
  
      “很好!”贵族男子将手中沾染着自己鲜血的小刀,丢在地上,张开双臂,道:“我,伟大的冒顿大单于子孙,天神与地灵祝福之人,日与月永恒照耀的屠奢,大匈奴的右贤王涉离,在此立誓,必复龙城之耻,收复河西之地,重回阴山脚下!”
  
      “你们可愿跟随我,践此大业?”
  
      “奴才们誓死追随!”数十人齐声宣誓,纷纷拿起自己腰间的小刀,学着贵族男子的样子,隔开自己的脸颊,任由鲜血流出,疯癫至极。
  
      “很好!”贵族男子环视着这数十名骑士。
  
      这些人,每一个人都是他精挑细选的勇士,匈奴国内优秀的年轻人。
  
      同时也是与他一般,对乌恒人,充满着敌意的人。
  
      匈奴,是一个韧性极强的民族。
  
      在游牧民族中,匈奴这个部族,属于异类。
  
      有史以来,还从未出现过像匈奴这样,丢了漠南故土,丢了阴山、河西故地,还能生龙活虎,不失活力的游牧民族。
  
      至少,在今天,匈奴依然是这个世界的两极之一。
  
      南方的汉朝之下,最强盛的帝国。
  
      无论是西域的乌孙,还是漠南的乌恒。
  
      都不是匈奴人的对手!
  
      尤其是,在汉朝的那两个大魔王先后离世,匈奴人元气恢复,先后在匈河战役、天山会战与余吾水会战中,取得了胜利,打退了汉朝的战略进攻图谋,稳住了战线后。
  
      走出亡国灭种危机的匈奴人,渐渐的重拾了旧日的骄傲。
  
      梦想着重现昔日冒顿大单于和老上大单于荣光的年轻人,一抓一大把。
  
      但,在这个时候,单于庭却趋于保守。
  
      甚至,丁零王卫律还主张‘攘外必先安内’。
  
      企图与汉、乌恒媾和,转身去对付和平定在西域与单于庭唱反调的日逐王先贤惮。
  
      甚至,还打算送还扣押的汉使!
  
      更贿赂乌恒各部的头人,送去牛羊马匹和女子,企图收买乌恒。
  
      这一切,都与涉离以及他所认同和主张的理念背道而驰。
  
      令他无法接受和认同!
  
      奈何,单于庭的事情,他根本就插不上手。
  
      兄单于狐鹿姑,丁零王卫律、右校王李陵,都坚持休养生息,坐观时变。
  
      甚至,还有人相信,只要僵持现有局面,等汉朝的老皇帝一死,那个文雅的太子即位,汉匈局面就要迎来剧变。
  
      说不定,届时只需要派出使者,说些好话,假意顺从,就能从汉朝人手里不费吹灰之力,不战而得河西故地、漠南旧土,乃至于阴山之地!
  
      这确实是一个美梦!
  
      但涉离清楚,这只是美梦而已!
  
      永不可能成真!
  
      旁的不说,就算汉朝的太子真的失了智,汉朝的将军和贵族,也不会答应!
  
      所以,卫律也只是想的美!
  
      涉离更是完全不相信!
  
      再说了,真让卫律他们搞成了,涉离岂不是成了摆设了?
  
      他只是匈奴的右贤王。
  
      若在过去,匈奴右贤王,确实位高权重。
  
      领有几乎大半个漠南,控制着河朔、河套之地,乃是单于庭之中,举足轻重的大人物。
  
      然而……
  
      在现在,匈奴帝国早就丢光了所有漠南牧场。
  
      连河西走廊这种过去属于左贤王的直领地,也丢掉了。
  
      现如今,匈奴国内,势力第一的就是单于。
  
      其次是领有西域的日逐王。
  
      然后是四大氏族。
  
      然后才轮得到左贤王。
  
      至于右贤王?
  
      不好意思,只是名义上排第三,实则每年的碲林大会,连个位置都需要拼命的挤才能挤得进去。
  
      连投降的汉朝降将,丁零王卫律和右校王李陵,权力都比他大!
  
      所以,涉离知道,自己要翻身,就必须夺回漠南。
  
      至少让匈奴,在漠南获得牧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