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八百二十三节 尴尬的韩说

第八百二十三节 尴尬的韩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翌日,清晨,晨光渐露。
  
      光禄勋韩说,走在建章宫的阁楼间。
  
      身后,无数人窃窃私语,对他指指点点。
  
      “听说光禄勋与张蚩尤乃是莫逆之交啊……”
  
      “可不是嘛?”
  
      “要不然张蚩尤何以每次都能抓住关键,一击毙敌?那江充等人输的不冤啊!”
  
      韩说听在耳中,咬牙切齿,却又发作不得。
  
      没办法,这些天来,整个长安都传遍了。
  
      人人都说,他韩说早与那张子重有勾结,甚至还有人言之凿凿,他与张子重属于刎颈之交,曾盟誓天地……
  
      搞得现在,很多过去的老朋友,都对他退避三舍。
  
      很多同僚,更是看他的眼神都有些异样。
  
      现在,九卿有司,很多人都已经不带他韩说玩了。
  
      韩说本想解释,但奈何无人肯信!
  
      前些天,卫伉被天子派人,押解出京,流放楼兰。
  
      临行前,卫伉与家人辞别,哭着说:吾有今日,皆拜光禄勋所赐,若有复归之日,必复此仇!
  
      这事情传的长安人尽皆知。
  
      就在昨天,卫伉的儿子卫延年,驱车来到他家门口,公开烧毁婚书,还将一把剑丢在韩府门口,扬长而去。
  
      一下子就引动全长安的八卦党,兴奋难耐,无数目光聚集而来。
  
      搞得韩说尴尬不已,浑身难受。
  
      要不是他脸皮厚,恐怕都要被这些流言蜚语给逼死了。
  
      本来,若只是如此,他还不会落到现在这个田地。
  
      毕竟,别人没有证据,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但……
  
      他的那几个傻儿子,却在满长安到处炫耀‘吾父与张侍中,一见如故,相交莫逆,引为知己’。
  
      搞得他是黄泥巴掉裤裆里,洗都没办法洗。
  
      “光禄勋……光禄勋……”身后,忽然传来声音。
  
      韩说回过头去,就见京兆尹于己衍,气喘吁吁的追上来,拜道:“下官见过光禄勋……”
  
      “京兆尹有事?”韩说皱眉问道。
  
      “下官确实有事……”于己衍笑着凑上前来,问道:“今日朝会,下官听说,乃是要议侍中任立政遇刺之事……下官闻说,张侍中有意亲自前往乌恒,调查此事……不知道是否如此?”
  
      韩说听着,忍不住道:“京兆尹该去问张侍中啊……”
  
      “可是……”于己衍急了,道:“下官不敢去叨扰侍中公啊……光禄勋乃侍中莫逆之交,想必是知道的……”
  
      “还请光禄勋指点一二……”
  
      韩说听着,几乎就要暴走。
  
      你不敢打扰张子重,敢来打扰我?
  
      难道我就这么好说话?
  
      啊呸!
  
      我和那张子重有个屁的关系!
  
      但,他不敢发作。
  
      因为,谁都知道,那张子重和天子的关系。
  
      他只要敢在大庭广众之下,主动自曝自己与张子重是仇敌。
  
      韩说敢打赌,他这个光禄勋,怕是连今天都做不完,就得被天子赶回家种田。
  
      没办法,韩说只好忍着恶心,道:“本官以为,张侍中大抵是真的想要争取此次机会……”
  
      于己衍闻言,如获至宝,立刻拜道:“多谢光禄勋指点……”
  
      如今,于己衍已经彻底的认清了自己的身份,那就是——侍中张子重门下走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