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八百二十五节 香饽饽

第八百二十五节 香饽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刘屈氂忽然感觉,这朝堂上的气氛有些死寂。
  
  他回头,看了看同僚们,所有人都是低头看着玉芴,仿佛在神游天外。
  
  他又抬头,小心的瞥了一眼天子。
  
  发现,天子的神色,也很古怪。
  
  “吾说错话了?”刘屈氂百思不得其解:“好像没有啊!”
  
  不能兴兵动武,当然只能遣使震慑了!
  
  除非那些乌恒的酋长,蠢得和当年的且兰王一样——元鼎中,汉家楼船南下,平定南越吕嘉之乱时,有汉使奉命调西南夷列国兵马南下。
  
  时且兰国也在征调范围,在开始,且兰王也服从了诏命,点齐兵马,打算随汉使南下去捅南越的菊花。
  
  但是……
  
  忽然有一天,且兰王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情——哥要是带兵出征了,留在国内的孤儿寡母,岂不是要被人欺负?
  
  于是,他一合计,觉得与其将来被人欺负,不如现在就反了汉朝!
  
  于是,造反杀汉使,隔绝滇道。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平定南越的汉军,在班师时顺手分了一支精锐过去。
  
  从此,且兰成为了一个历史名词。
  
  汉家百年,也就见过这么一个逗逼。
  
  乌恒人再蠢,也不可能蠢到这个地步!
  
  就听着天子问道:“丞相属意何人出使?”
  
  刘屈氂一听,只觉毛骨悚然。
  
  不仅仅是天子的语气,让他感觉很怪,就是这个问题本身也是天坑!
  
  因为,在汉室,举荐别人出使夷狄,就和明摆着要坑某个家伙一样,属于政治斗争之中的王牌。
  
  特别是对于士大夫们来说,让他们出使夷狄,其实就是流放!
  
  只要有可能,不会有人愿意做这种事情。
  
  甚至,哪怕被逼无奈,也可能有人挂印而去。
  
  就像太宗时,贾谊的好基友宋忠就在出使匈奴的途中,骑马跑了。
  
  故而,汉家使者,一直是天子亲自从勋贵、宦官之中选择,再张榜招募愿意出使的随从。
  
  有汉以来,自愿出使的人,不过是陆贾、刘敬、张骞、终军等聊聊数人。
  
  刘屈氂眼珠子一转,立刻就拜道:“启奏陛下,天使自当陛下择之,臣虽愚钝,不敢逾越!”
  
  天子听着,面色一缓,然后就扭头看了一眼张越。
  
  “看来,刘屈氂并未在宫中有眼线……”
  
  这让他稍稍安心了一些,对刘屈氂也就没有了隐含的敌意,微微摆手道:“丞相不必惶恐……”
  
  “昨夜,朕闻奏报,侍中张子重就主动请缨,愿为使者,出使乌恒,震慑夷狄,查清任立政遇刺真相……”
  
  “卿等以为张子重之请,如何?”天子扫了一眼群臣,轻笑了一声,坐回御座。
  
  “陛下,臣以为,张侍中真乃是高风亮节,汉家栋梁!”太仆上官桀立刻就出列拜道:“陛下可准其请?”
  
  京兆伊于己衍也拜道:“微臣附议……”
  
  天子闻言,有些不高兴。
  
  昨夜的那个梦,他可是记得很清楚的。
  
  神君之后,就是张子重!
  
  他现在,恨不得把张子重留在长安,连西羌也别去了。
  
  只是……
  
  他也不敢做的太明显,免得令张子重学起神君,白日飞升,羽化登仙,却不带他一起飞升。
  
  所以,他脸上没有明显的流露什么态度。
  
  只是沉吟片刻后,道:“张卿年少,朕恐其出使后,夷狄轻之……”
  
  话一出口,天子就后悔了。
  
  因为,他发现,整个朝堂上,一下子就亮起了无数双眼睛。
  
  “陛下,臣愿为张侍中副使,拾遗补缺,辅佐侍中,震慑乌恒各部!”轻车将军司马玄第一个跳出来。
  
  然后,一堆的列侯将军封君,也都纷纷出列,恭身拜道:“陛下,臣亦愿为副使,随张侍中出使,必定辅佐侍中,完成天命!”
  
  天子甚至还看到,九卿之中,也有人似乎蠢蠢欲动。
  
  譬如上官桀、公孙遗……
  
  只是,大约为身份所限,不敢妄自降了逼格。
  
  “什么情况?”天子不解的疑惑起来。
  
  丞相刘屈氂和光禄勋韩说、奉车都尉霍光等重臣也被这架势吓了一大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