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八百三十四节 马仔 2

第八百三十四节 马仔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说话间,一行人便来到了金府的客厅门口。顶点小说x23us.com
  
      金日走到门侧,恭身做邀请状:“贤弟请入内!”
  
      张越忙道:“不敢,主人先请……”
  
      金日再道:“贤弟贵客,理当先入!”
  
      张越这才道:“兄长厚爱,吾实铭感五内!”
  
      于是,便与霍光联袂进入其中。
  
      此时,已是夜幕之时,厅中连枝灯闪耀,恍如白昼一般。
  
      两侧坐席之中,安坐数位羽冠长袍的年轻官员。
  
      这些人,见得张越入内,连忙纷纷起身,恭身拜道:“下官等见过侍中公!奉车都尉!”
  
      张越与霍光立刻回礼,拜道:“不才南陵张毅见过诸君……”
  
      跟在身后的金日,立刻笑着上前,为张越介绍起来。
  
      “此乃故御史大夫杜公讳周之子延年……”
  
      听着金日之语,一个年纪至多二十四五的儒雅贵族,微微恭身,对张越拱手拜道:“不才南阳杜延年,见过侍中公!”
  
      一上来就是王炸!
  
      令张越都忍不住侧目,仔细打量眼前之人。
  
      即使不是穿越者,张越都会为其家世而震惊。
  
      其父杜周可是汉家有名的酷吏!
  
      杜周生平最出名的事情,还是当初那句‘三尺安出哉!前主所是,着为律;后主所是,疏为令,当时为是,何古之法乎!’
  
      一句话就将汉家到底是法大,还是律大,说的通透入骨!
  
      当然了,若只是这样,张越也不至于如此。
  
      毕竟,老子英雄儿混账的例子,在汉室见多了。
  
      譬如杜周的那两个嫡子,就很好的印证了这一点他们现在州郡为官,但张越在兰台所见,地方上对这两个家伙怨气很大。
  
      倒不是贪,这年头,贪官比狗身上的虱子还多。
  
      关键是他们贪了不做事!
  
      这就影响很坏了!
  
      汉家很讲公平交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更是官场上的潜规则。
  
      拿钱不做事,是会被人画小圈圈诅咒的。
  
      然而,杜延年却不同。
  
      他很有能力,而且才学渊博。
  
      在历史上,堪称霍光门下第一恶犬,扳倒上官桀、桑弘羊,废刘贺,立宣帝,他都是冲锋在前,陷阵在后。
  
      史书上说‘赖其力良多’。
  
      只是……
  
      张越却对杜延年,没有太多好感。
  
      原因在于,此人是一个十足的唯利是图的小人。
  
      特别是反感他在盐铁会议上,上跳下蹿,为了攻仵政敌,连原则和节草都丢去喂狗的事情。
  
      不过……
  
      小孩子才会在乎人品,大人只看利弊。
  
      要做大事,就要容人之量。
  
      像杜延年这样的人,其实是每一个权臣都需要的利剑和快刀。
  
      所以,张越也只是微微皱眉,就立刻换上笑脸,还礼道:“久闻大名,今日相会,幸甚!”
  
      “不敢!”杜延年微微一拜,有些矜持的道:“侍中威名,仆仰慕许久,今日有幸,三生不忘!”
  
      金日笑呵呵的在旁看着张越和杜延年的交流。
  
      待两人认识之后,才引着张越,到另一人面前,介绍道:“此乃郑县田广明,如今官拜河南尉……”
  
      田广明立刻就躬身道:“下官拜见侍中公!”
  
      说着就屈膝在地,顿首而拜:“侍中明察秋毫,洞悉奸贼,为下官父老除害,父老久念侍中恩德,今日有幸与侍中会,请侍中受下官一拜!”
  
      对田广明来说,张越不仅仅是重臣、权贵。
  
      更是他的恩人!
  
      去岁,张蚩尤行缴关中,一路查奸惩罪,狠狠的清洗了一把关中地方。
  
      虽是杀得人头滚滚,让贵族权贵,暗恨至今。
  
      但,那些家乡在当地的年轻士大夫和官员,却都将张越视为恩人。
  
      田广明尤其如此!
  
      郑县权贵和豪强之害,他是亲眼见过的。
  
      有心铲除,却无能为力。
  
      对汉人来说,重乡党是本能,对乡党有恩就是对自己有恩,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张越见着,却是连忙扶起对方,道:“不敢当足下大礼,吾当日所为,只是奉命行事……”
  
      话虽然说得轻松,但手却拉着田广明不肯放开了。
  
      概因,此人乃是张越垂涎已久的人才。
  
      张越麾下,现在基本什么样的人都具备了。
  
      就缺一种人酷吏!
  
      当然不是王温舒那种,只记得杀杀杀的酷吏。
  
      而是类似义纵、咸宣这样,有原则的酷吏,知道杀戮是手段,而治理和发展才是目的的酷吏,真正的法家能臣。
  
      胡建,只是执法官,遵守法律,严明法纪,他或许在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