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八百四十三节 茂陵

第八百四十三节 茂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延和二年,春正月二十五(庚申)。
  
      茂陵东北园区。
  
      一早,此地道路就已经被打扫的干干净净,甚至还有太常官员,派人在路面上洒了水。
  
      茂陵令与茂陵尉,更是带着上下官吏,早早的等候在了园区门口。
  
      而整个茂陵的百姓,也都闻风而动,将园区外的道路,挤得水泄不通。
  
      不过,到底是茂陵,民众与别处不一般。
  
      基本上,人人都是新衣高冠,就连锦绣绸缎,也不罕见。
  
      道路两侧,更是停满了马车。
  
      甚至还有着两辆新丰制造的价值千金的宝车,停在路边。
  
      其装饰着的黄金珠玉,尽显华贵、富态。
  
      让其他所有马车,立刻相形见绌,黯淡无光。
  
      袁广国坐在车内舒适、宽敞的床榻上,手里捧着一卷书简,静静的阅读着。
  
      “主公,张侍中与诸生,已出长安,正向茂陵而来……”一个家臣策马而至,到袁广国车前拜道。
  
      “知道了……”袁广国点点头,道:“吩咐下去,做好恭迎张子的准备,务必不可有半分纰漏!”
  
      “遵诺!”家臣恭身退下。
  
      袁广国则放下书简,看向站在自己身侧的爱子,脸上浮出笑容道:“吾儿,此番张侍中来茂陵,务必要请侍中来我袁林做客啊……”
  
      袁常闻言,却是摇头,道:“儿子不敢保证……”
  
      袁广国听着,脸色一变,但又不好发作。
  
      若是旁人,拿了他袁广国那么多好处,是不敢不听取和接受他的一些‘意见’的。
  
      即使三公九卿,也要讲基本法的,对吧?
  
      但是,那个人却不一样。
  
      袁家是为他的事情,出了很多很多钱。
  
      还为他捧场了无数投资。
  
      然而……
  
      没有一样是没有回报的!
  
      当初,承揽下的债券,现在已经成为了关中无数富豪与权贵争相抢购的硬通货。
  
      愿意溢价接手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因为,人们发现,新丰的财政,完全偿还得起这些借款。
  
      而出借的资金,又给他本人和家族,带来了无数正面名声。
  
      现在,已经没有人再说他袁广国为富不仁了。
  
      恰恰相反,他袁广国在舆论的眼里,形象非常光明。
  
      甚至有人以‘儒商’称之。
  
      这带来的好处,无穷无尽。
  
      首先,第一点就是,现在袁家的生意与商铺,再没有什么不开眼的人敢上门打秋风了。
  
      甚至还有地方官府,请袁家去当地做生意。
  
      然后,也是最关键的就是——今岁新年,天子例行遣使慰问关中三老、元老和名流时,破天荒的派了使者顺路到了他家进行了慰问,还赐给了礼物。
  
      虽然很少,只是一石酒、半石肉和布帛各三匹而已。
  
      但这显露出来的政治意味,却是让袁广国做梦都想笑出来。
  
      当初,他前后花费了价值数万万的黄金、绢布,将武功爵买到了第九级的执戎,天子也没派人来慰问。
  
      现在,只是随便拿了几千万出来,天子就派人来慰问了。
  
      这其中的落差,让袁广国感叹万千!
  
      更不提,当年买武功爵,那是将钱向外泼。
  
      如今的债券,却还在升值……
  
      而当初投资新丰的工坊,如今更是袁氏最重要的现金奶牛。
  
      所以,当新丰推出价值千金的马车时,袁广国想都不想,马上让人去订购——没办法,他心里面也慌啊。
  
      就怕这条金大腿不带他玩了。
  
      想到这里,袁广国就忍不住露出笑容,对袁常道:“我儿,坐下……”
  
      袁常看了看自己老爹,试探着坐了下来。
  
      看着这个儿子,袁广国也是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道:“吾儿啊,你可知晓,我袁家是如何富贵的?”
  
      “儿子隐约听说过……”袁常答道:“仿佛是当年大宛战争,父亲承揽了贰师将军的战利品销售……”
  
      “确实如此!”袁广国道:“当初,贰师将军初伐大宛失利,大军退回敦煌,随军商贾纷纷借故四散……”
  
      袁广国回忆起当初的情况,不由得就带上了几分自得与骄傲:“而独为父知,贰师将军必定再征宛,且必定得胜!”
  
      “故而不仅未离大军,反而加大投入!”
  
      “果不其然,贰师将军终破大宛,获其宝马、财宝而归!”
  
      “为父靠为大军将士,出售缴获所得,一夕赚得数万万!”
  
      “只是,之后贰师将军功成名就,自用其宗族为贾,贩其缴获,为父才退回茂陵,以经商为业!”
  
      袁常听着,有些明白,自己老爹要说什么了?
  
      只是……
  
      他看着老父亲,忍不住问道:“大人,吾家如今,早已不靠那军售为业了,吾家财富,也不靠那军售了啊!”
  
      “糊涂!”袁广国怒道:“钱多有什么用?”
  
      “那槐市周氏,自先帝迄今,富贵数代,家訾十万万,富比诸侯王,然而一朝惹怒天子,立时灰灰!”
  
      “这世间,有钱,一无是处!”
  
      “且不闻,关中有谚语曰:以末致富,用本守之,以武一切?”
  
      “有钱算什么?!”
  
      “能赚钱又有什么用?”
  
      袁广国语重心长的道:“若不能接近权力,靠拢权力,不过水中花而已……”
  
      “而天下最长久,最可靠的权力,便是军功!”
  
      “因大政有变更,朝臣有升贬,而军功永存!”
  
      汉家开国迄今,百五十年,加上前朝秦国两百余年。
  
      军功始终是最坚挺、最可靠与最强大的权力。
  
      祂是财富中的黄金,布帛里的锦缎,香料中的胡椒。
  
      只要不蠢,人人都会想靠近、接近,并为祂付出一切!
  
      “我儿……”袁广国看着自己的独子,低沉着道:“汝师将使乌恒,为父希望,汝能跟随左右,侍奉在前,奔走在后……”
  
      袁常目光怔怔,终于还是拗不过父亲,点头道:“小子愿意尝试,只是不敢言成功……”
  
      ……………………………………
  
      “茂陵将至!”张越掀开车帘,极目远眺。
  
      远方,浩瀚而庄严的茂陵景象,就已经映入眼帘。
  
      茂陵是汉家在关中的第二大城市与第一大人口聚集区。
  
      茂陵人口,甚至高于长安——仅仅是其常居人口,就多达三十万之众,这还未计算茂陵的少府工匠、刑徒与军人、官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