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八百四十六节 别离 1

第八百四十六节 别离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亲~本站域名:"166小说"的简写谐音166xs.com,很好记哦!www.166xs.com好看的小说强烈推荐:    纯文字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春雷炸响,大雨倾盆而下,顷刻间就将整个世界卷入雨雾之中。
  
      西元前的乡村,更是瞬间安宁下来。
  
      除了轰隆的春雷与滴吧滴吧的雨水声外,整个世界再没有其他声音了。
  
      坐在自家庄园的凉亭下,张越望着庄园外川流不息的长水河,笑了起来:“好雨知时节啊!这场春雨来的及时,今岁父老春耕无忧也!”
  
      “全赖二郎福泽……”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坐在张越对面,笑吟吟的说着:“错非二郎在长安贵幸,长水父老安有今日?”
  
      张越听着,笑而不语。
  
      但心里如何不知道,这是太常卿在照顾他这个侍中的乡党。
  
      取消了过去所有摊派给长水乡的苛捐杂税,让长水乡人民一夜之间,减负n倍。
  
      这也是,多数汉室重臣享有的隐形福利了。
  
      某地只要出一个两千石以上的大员,当地的苛捐杂税,一秒全消。
  
      这还是张越现在官阶还不高的缘故。
  
      若是将来做到三公九卿了,整个南陵都会没有苛捐杂税。
  
      这就是汉代为何会出现‘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个成语的社会背景。
  
      因为,现实真的发生过无数次类似故事了。
  
      培养出一个九卿级的重臣,那么只要其一日不倒,乡党就一日不用为苛捐杂税和摊派担忧。
  
      也没有什么傻瓜,敢摊派一个有九卿级别的大臣为乡党的农民。
  
      万一,这个泥腿子不要命了,上吊或者投河,然后其遗孀哭哭啼啼去长安告状。
  
      谁担得起这个责任?
  
      谁又可以承担一个九卿的怒火?
  
      汉家百年,连主父偃这种‘吾日暮,故倒行逆施’的残暴之人,都不能不顾忌乡党,要拿钱出来接济和打发,何况其他人?
  
      老人看着张越的神色,笑呵呵的道:“二郎难得回乡,不如在长水乡多居几日,也好叫父老子弟,都来拜谒,感念恩德……”
  
      张越听着,摇摇头,笑道:“老大人言重了!”
  
      “吾生于此,长于此,父老恩德,永世难偿!”
  
      “无论小子走去何方,去到何地,小子魂魄永念长水!”
  
      “只是……”张越起身拜道:“小子此番回乡,乃是奉圣命来调长水校尉,国事紧急,就不与父老子弟叙旧了,待功成回乡,再来拜谒老大人及父老,届时必与父老痛饮三日,不醉不归!”
  
      老人听着,也早知是这么个情况,就笑着道:“二郎既然国事在身,老朽不敢强留……”
  
      “不过,老朽闻诗云: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二郎既有君命要务,何不带上几位长水子弟?”
  
      张越闻言,道:“小子久在长安,不知父老英雄,敢请老大人推荐!”
  
      老人闻言,暗自点头,但他知道分寸,更明白,眼前这个年轻权贵能在自己面前以弟子礼执之。
  
      不过是因为自己乃是这长水乡三老,而且,还曾教过这权贵几日,算是他的半个蒙师。
  
      这两重身份加在一起,才能让自己在其面前,得到如此待遇。
  
      但……
  
      这脸面,都是互相给的。
  
      若自己糊涂了,不识好歹,不知分寸,推荐一批酒囊饭袋与关系户过去。
  
      恐怕,不止一个人都不会被取用,或者即使取用了,也只是随便安排个闲职。
  
      更将从此,失去在其面前的荣遇。
  
      甚至说不定,从此都不可能再见到对方了。
  
      这种捡了五铢钱丢黄金的事情,他可不会做。
  
      再说了……
  
      老人清楚,长水乡所有阶级的未来与子弟们的前途,其实都与眼前这个长水乡百年才走出的权贵息息相关。
  
      只有对方越来越好,大家,包括自己的家族与子孙才会越来越好。
  
      故而老者只犹豫了一秒钟,就摒弃了自家的那几个年轻人,对张越道:“老朽虽然老眼昏花,行将朽木,不过,乡中豪杰,却也有所耳闻!”
  
      “东亭的郭四郎,年二十四,鞍马娴熟,已是取得光禄勋的骑士之衔!”
  
      张越听着点点头,骑士?!这看着似乎像是西方中世纪的贵族头衔。
  
      但其实,这是汉室的发明。
  
      汉家文人读书,可以举孝廉、贤良,农民种田种的好,可以举力田。
  
      而武人子弟与军功贵族子弟、边塞豪强子弟,则可以举骑士、材官。
  
      这同样是一条入仕途径,更是一条康庄大道!
  
      翻开汉书、史记,你可以找到无数名臣大将,都是骑士、材官出身。
  
      譬如李广、李蔡、赵充国、赵破奴、公孙贺、公孙敖等等……
  
      一般来说,边塞多骑士,内郡多材官。
  
      在政治地位上,骑士、材官不比孝廉、贤良、方正、力田低。
  
      甚至在某种意义上,还要高一些。
  
      汉律之中,就有着:三老、北地骑士,比山东复的记录。
  
      山东复是什么?
  
      当年跟着高帝刘邦,打天下的山东老兄弟。
  
      就是汉家的老红军、老八路。
  
      而骑士、材官,只要得取,就可以获得比照从龙元勋的政治地位。
  
      这可是比孝廉还要优越的政治待遇。
  
      依照刘邦制度,山东老兄弟们拥有列市贾肆不租,出入官邸节第,行驰道中等等特权。
  
      长水乡居然能出一个有骑士功名的人才,真的很不错!
  
      以张越所知,骑士、材官的名额每年都是有限的。
  
      像是去年关中的骑士、材官,才不过一百人的名额!
  
      长水乡居然有人抢下其中之一!
  
      此人,肯定是有真才实学的!
  
      这就好像后世,通过高考,考进北大清华的,必然没有弱渣!
  
      每一个人都是挤下了无数竞争对手,走过了那条独木桥的天之骄子!
  
      就听着老人道:“此外,放马亭的黄大郎,善望风之术,可辩方向!”
  
      “长水亭的王家昆仲,则素有勇名,可为二郎帷幄之侍……”
  
      “…………”老人一连推荐了好几个人。
  
      张越听着,点头道:“既然是大人所举,必皆英杰,小子这便派人前去迎娉!”
  
      老人闻言,非常开心,但嘴上却是道:“二郎乃是长水乡飞出的凤凰,霍骠骑一般的人物,长水父老,皆以为二郎效命而自豪,这几个小子能得二郎抬举,必定欢喜不已!”
  
      张越跟着笑了起来。
  
      陪着老人,说了一会话,张越才告辞,叫来下人,服侍这老人入张府客房歇息。
  
      张越自己则走到了庄园的主宅之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