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八百五十三节 犯错误了

第八百五十三节 犯错误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曲终人散,张府内外,一片狼藉。
  
      喝的摇摇晃晃,张越却依旧还有着冷静。
  
      不似旁人,一旦喝醉就什么都忘记了。
  
      甚至连自己是谁都能忘掉。
  
      只是酒精的力量,还是让他迷醉,有些晃晃悠悠,身子也感觉瘫软无力,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
  
      “主公……”几个侍女上前,搀扶着他,想着后院走去。
  
      到的门口,却遇到了一身素服的杨孙氏。
  
      看着醉醺醺的张蚩尤,杨孙氏大起胆子来,走上前对那几个婢女道:“我来服侍侍中吧……”
  
      婢女们互相看了看,然后便有人明智的让出了位置。
  
      “好沉!”杨孙氏搀扶上这个年轻侍中的身子,心里面立刻就惊呼出声。
  
      别看张越看上去,好像是一个文弱书生。
  
      然而,只有那些与他亲自交手的人才会知道,这具身体中蕴藏着多大的能量与力气?
  
      在事实上来说,他只是看着文弱。
  
      实际上,他一点也不文弱。
  
      四肢都有着强劲结实发达的肌肉,腰腹更是没有半块赘肉,俱是强劲有力的肌肉。
  
      皮肤看似白皙细腻,实则坚硬如铁,甚至能手碎刀戟而不伤。
  
      所以,他的体重其实丝毫不逊色那些汉家大将!
  
      杨孙氏不明就里,差点就没有扶住。
  
      此时,亲自接触,她才醒觉。
  
      张蚩尤三个字,真的不是外人胡侃。
  
      那些传说,也很可能是真的。
  
      因为,哪怕是醉酒状态下,这个侍中官的肌肤也依旧坚硬,杨孙氏只觉得自己扶着的是一个滚烫的铁人。
  
      好似遇到了一座正在积蓄力量火山。
  
      其中喷薄的力量,让她心如鹿撞,芳心摇曳。
  
      扶着这个主宰自身命运,更可能主宰了无数人命运的年轻侍中。
  
      杨孙氏忽然羞愧起来:“我都已是残花败柳,岂敢望这等大丈夫?还是莫要做那念想了……”
  
      然后,内心之中,却又有一个声音,在强自争辩着:“当初卓文君夜奔司马相如,至今天下依然传颂着《凤求凰》,孙宛娘啊孙宛娘,你也未必比别人差……何必自贱?”
  
      带着这种复杂的心理,杨孙氏搀扶着张越,在张府下人的引领下,来到了后院的卧室。
  
      本想着,将这个侍中官丢到塌上,便任由其家里下人伺候好了。
  
      只是,在念头刚起的刹那,杨孙氏就看到了身边那几个侍女如狼似虎般的眼神。
  
      显然,她们已经摩拳擦掌,已经跃跃欲试。
  
      可是……
  
      在这些婢女的身姿与脸庞上打量了一圈后,杨孙氏内心深出了一个荒缪的让她自己都感到恐怖的念头:“就这等蒲柳之姿,也敢觊觎张蚩尤?”
  
      内心更是非常不甘。
  
      就好像小时候,有个喜欢的玩具,要被邻居家的阿姊抢走了一般。
  
      于是,杨孙氏什么都没有说,扶着张蚩尤,对婢女们吩咐道:“去烧些热水来,我要服侍侍中沐浴……”
  
      侍女们互相看了看,心里面都有些苦涩,但还是俯身道:“谨诺……”
  
      ……………………………………
  
      张越感觉自己现在的状态有些怪。
  
      他好似进入了一个类似第三人称的视角。
  
      他能感知外界,也能听到声音,甚至知道身在何方。
  
      只是……
  
      酒精作用下,他却没有半点控制自身的能力。
  
      只能任由自己被人摆布。
  
      这种感觉很不爽。
  
      哪怕,泡在了滚烫的浴桶中,感受到身躯,被一只柔夷轻轻擦拭,一股如兰似麝般好闻的香味,偶尔随着发丝,沁入鼻端。
  
      从来都是他摆布别人。
  
      何曾有人能摆布他?
  
      这种不受控制的情况,让他很不满,更让他知道,从此以后都不能再喝醉了。
  
      所以,当他被人搀扶着,穿上睡衣,送到床榻边,要为他盖上被褥时,张越轻轻用力,将身边的那个女人拥入被窝,压在她那丰腴多姿的身躯上,嗅着那种如兰似麝一样的香味。
  
      他知道,这种香料是从胭脂山上采下的花粉,经过工艺发酵而来的。
  
      在市面上价值不菲,素来只有贵族才用得起。
  
      耳畔,传来了一声熟悉的低呼。
  
      浅浅的哀求声,如泣如诉,让他心神摇动。
  
      只是听不清这妇人在讲什么,张越也不想去听,抬手在她那圆润光滑的翘臀上就是一掌:“别说话,陪我睡觉!”
  
      可能是被打怕了,也可能是畏惧,也或许是认命了,身下的女人,很快就停止了挣扎与骚动。
  
      一双柔夷,更是环抱上了张越的脖子。
  
      张越倒是有心,想要搞些事情。
  
      奈何,酒精的效力依然在。
  
      纵使身躯如火,也只能趴着。
  
      “谁说的酒后可以乱x来着?”张越内心吐槽:“乱一个试试看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