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八百五十七节 我有科学

第八百五十七节 我有科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内心虽然愠怒,但张越早已经学会了喜怒不形于色,随便找了个话题,岔开这个事情。
  
      然后就与路姓老人攀谈起来。
  
      对于长安来客,路姓老人很有好感。
  
      几乎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很快就将这塞下情形与张越说清楚了。
  
      原来,自霍去病引乌恒东归,命令乌恒九部,为汉镇守幕南后。
  
      有三部内迁至塞下,成为羁绊在长城关隘之间的部落。
  
      归于雁门的是过去所谓的服匿部。
  
      不过,如今,服匿部已经瓦解的干干净净。
  
      大小氏族,各自为政,散居在这句注山脉两侧的数百里草原。
  
      同时服从汉家官员的指导,按时纳税、服役。
  
      最初,服匿各氏族,几乎是来到了天堂。
  
      汉家虽然让他们交税、服役,但是,有着种种扶持政策,汉家甚至委派官员,来教导与指点内迁氏族耕作、放牧。
  
      因为可以半农耕、半游牧,诸氏族每年的产出,数倍于过去。
  
      那时候,家家户户都有着吃不完的奶酪,穿不完的皮毛。
  
      甚至,还有很多人,前往长安,为天子效命,成为了光荣的乌恒义从。
  
      但……
  
      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的情况开始出现了变化。
  
      一些抢先占得先机的氏族,开始把持权力。
  
      他们与雁门官员勾结,垄断了向长安输送乌恒义从的通道。
  
      乌恒中的豪强出现了。
  
      独孤氏族、郝连氏族等内迁氏族相继崛起,垄断了塞下的种种好处,霸占了最好的草场与牧场。
  
      然后,就开始了对同为乌恒的其他氏族的打压、盘剥。
  
      特别是三年前,雁门郡换了一个新的太守后。
  
      这些豪强就越发的肆无忌惮,越发的猖狂。
  
      如今,他们已经不满足于打压、盘剥和抢占牧场了。
  
      他们现在,成为其他氏族的梦魇。
  
      那个氏族有漂亮的小娘,一旦被他们得知,就会带人上门,强行买去,然后卖至内郡,充为各地豪强贵族的婢女。
  
      各氏族蓄养的牲畜,种植的作物,更是随时可能被这些人以极低的价格买走。
  
      而官府对此,充耳不闻。
  
      甚至,禁止各氏族之人,出入障塞。
  
      让张越真是听得啧啧称奇,同时,心里面更是警钟长鸣。
  
      “郝连氏族?独孤氏族?”张越想着:“郝连勃勃与独孤家族的祖先?”
  
      这就有意思了。
  
      特别是联想到,历史上郝连勃勃的胡夏与拓跋氏的北魏,都是在这一地区奠基、成长起来的。
  
      情况就更妙了!
  
      还有比现在的情况,更美妙的吗?
  
      出塞之前,祭旗的对象已经有了!
  
      “多谢老丈为我解惑……”张越拍拍手,一直矗立在他身边的郭戎立刻上前,恭身候命:“戎啊,且去为我取来特制的礼品数罐……”
  
      “诺!”郭戎领命而去,来到随行的牛车旁,打开遮盖着的稻草与秸秆,露出其中的木箱,然后从一个箱子里取来几个酒坛大小的陶瓷瓦罐,带来张越身边。
  
      张越接过来,在手里掂量了一下,然后让郭戎送到路姓老人手中:“区区薄礼,不成敬意,还望老丈不要嫌弃!”
  
      路姓老人本想推辞,但看到只是些不起眼的陶瓷瓦罐,便笑着收下来,对张越道:“贵人一路远来,不如到老奴邑落之中,暂歇片刻,老奴命人给贵人准备最丰盛的食物与自酿的奶酒……”
  
      “多谢老丈……”张越恭身道:“晚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于是,路姓老人便领着张越一行,浩浩荡荡,向着前方的村落而去。
  
      村落不大,也就是数十户人家。
  
      蓄养着大约数百头牛羊与数十匹马匹。
  
      见到路姓老人,带着数十名陌生外乡人进村。
  
      很多村民都是诧异不已,惊骇莫名。
  
      就连路姓老人的几个儿子,也都是一脸不解。
  
      进了村落,趁着要将牛羊赶进圈中的机会,他们立刻就拉着老父亲低声问道:“大人为何带这些外乡人进村,这下子,村庄一个月的食粮怕是要被他们一餐吃光……”
  
      “你们懂什么?”路姓老人压低了声音,呵斥道:“真以为我老糊涂了?”
  
      “也不看看这些贵人的气度与穿着、谈吐?”
  
      “他们能是一般人吗?特别是那位张公子,在我这样的老人面前,都是谦恭有礼,这是一般人家的公子哥?再看他的随从,人人带剑狭弓,虎口长有老茧……”
  
      “起码都是长安的列侯子弟,而且一定是实权的列侯子弟!”
  
      “非中国英杰,不能有此气度!”
  
      年轻人们被老父亲训得话都说不出来。
  
      仔细想想,似乎还真是这样。
  
      旁的不说,以前他们也遇到过一些贵族公子。
  
      但那些人,见到他们,就和遇见了可怕的脏东西一样,避之唯恐不及。
  
      若是没有注意避开,说不定就是一鞭子呼脸上。
  
      哪像那年轻公子这样,哪怕是面对自己这样卑微的夷狄内附之民,都是平等对待。
  
      在传说中,这只有中国最杰出的英才,才有这样的气度!
  
      只是……
  
      提着手里的瓦罐,一个年轻人不解的端详了片刻,自语道:“我倒要看看,这中国英雄所赠之礼物是何等了不起的东西?”
  
      于是,他轻轻揭开密封的盖子。
  
      顿时一股强烈而怪异的腥臭味道,飘散开来。
  
      年轻人捂住鼻子,强忍着内心的不适,向瓦罐之中看去。
  
      却见瓦罐内,盛放着许多不知名的白色、灰色与黑色物体。
  
      这些东西,看上去似乎世被人晒干后,腌制起来,然后装入这些瓦罐中的。
  
      他轻轻捻起一小块,放到鼻子边闻了闻,怪异的腥臭味,立刻环绕在鼻端,让他几欲作呕,出于好奇,他伸出舌头舔了舔,然后看向周围的人:“咸的?!咸的!!!!”
  
      路姓老人闻言立刻上前,接过瓦罐,仔细看了看,然后从里面拿出一块干瘪瘪的,似乎是不知名的生物的肉或者器官,他拿起来闻了闻,腥臭味让他难以忍受。
  
      但……
  
      他轻轻摩挲着干瘪瘪的块状物的边缘,粗糙的盐分立刻掉在手上。
  
      他将手指放进嘴里,尝了一口:“盐!!是盐!”
  
      父子人等都是不可思议!
  
      盐,草原上最宝贵的资源。
  
      几乎没有之一!
  
      不止是人需要吃盐,牲畜也要吃盐。
  
      没有盐,人就会缺力、生病,肌肉抽搐、眩晕,直至死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