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八百六十四节 强势 1

第八百六十四节 强势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夕阳西下,映照在雄伟壮丽的句注山上。
  
      一群大雁,从北而来,追寻着南方故乡的气息,越过山陵的顶端,继续向南。
  
      山脚下,独孤安坐立不安的在自己的卧室之中,来回踱步,神色紧张不已。
  
      “当屠怎么还没回来?”他问着自己,也问着左右。
  
      然而,无人能给答案。
  
      “他应该回来了!”独孤安自言自语着。
  
      是的,都出去了差不多一个时辰了。
  
      纵然是遇到了郝连氏族的马队,也应该回来了。
  
      除非……
  
      就在此时,一个在脑后留着一条发辫,额前髡头的男子,走了进来禀报道:“大人!当屠派人回来求援了……”
  
      “嗯?”独孤安眉头立刻紧皱:“上百骑,都请不回一个长安来的‘神医’?独孤当屠,是吃什么长大的!?”
  
      髡头男子听着,道:“禀报大人,据信使说,那长安来客,带了数十随从,全员携带了强弓,以车为距,当屠不敢硬冲……”
  
      “这还差不多……”独孤安脸色冷冽。
  
      骑兵硬冲防御森严的持弓步兵方阵,是肯定要付出巨大牺牲的。
  
      只是,数十随从,全员强弓?
  
      独孤安马上就反应了过来仅仅是数十随从这一点,就已经超出了普通人的行列。
  
      全员强弓,就只能证明一个事情对方的来头,大的超出想象!
  
      能随随便便带上数十名善使强弓的随从的长安来客,哪里还能是等闲之辈?
  
      必定是在长安都能有数的大人物!
  
      “快派人去让独孤当屠回来!”独孤安几乎是在想到这一点后,就要立刻下令,但这句话却只是在心里喊了一次,就却被他生生的咽回喉咙。
  
      因为他想到了另外一点独孤当屠岂能不知对方的来头?
  
      恐怕是已经开罪了对方,所以才会派人回来求援。
  
      既然如此……
  
      一不做,二不休……
  
      “传我将令,吹号点兵!”独孤安脸色冷寂的下令。
  
      事到如今,他也只有杀人灭口,然后栽赃给郝连氏族这一条路可走了。
  
      因为,他很清楚,南方汉人贵族的性格。
  
      那是出了名的睚眦必报!
  
      宽容?
  
      不存在的!
  
      尤其是他的身份,只是一个塞下内附夷狄的首领。
  
      在汉人眼里,就和家养的鸡鸭、豚犬一般。
  
      狗咬了主人,主人只会做一件事情,杀了吃肉,扒皮抽筋!
  
      呜……呜……
  
      号角声响起在独孤氏族的营寨中,方圆十余里,所有正在放牧或者休息的氏族男丁听到号角声后,立刻就抬起头来。
  
      “大人点兵了!”无数人乱糟糟的嚷嚷起来。
  
      然后,数十上百的骑兵,从四面八方,向着主寨汇聚。
  
      对任何游牧民族而言,全民皆兵是必然的选择。
  
      哪怕是内迁的乌恒氏族,也依旧保留了这个传统。
  
      很快氏族的男人们,就都汇聚在了一起,足足有六七百之多。
  
      只是战斗素养和装备,就有些参差不齐,甚至可以说不堪入目了。
  
      很多人甚至,还拿着老旧的青铜铤,骑着劣马,背着一柄小弓。
  
      仅有不过一百五十余骑,拿起铁器,用着长弓。
  
      不过,这却是独孤氏族的全部家底了。
  
      在这塞下,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力量了!
  
      但,看着这些氏族的骑兵,独孤安内心的不安,反而更加浓重。
  
      仿佛整个世界都被陷入了一层阴霾,充斥着未知与诡异。
  
      深深的吸一口气,独孤安举起手来,就要发表一次演讲,渲染汉乌矛盾,煽动仇恨。
  
      但……他尚未来得及开口。
  
      营垒外围,就出现了骚乱。
  
      几个骑兵,慌不择路的冲进了营垒的关卡里。
  
      “怎么回事?”独孤安冷着脸问道。
  
      左右互相看了看,然后就有人前去打探,片刻那人便回来报告说:“大人,是当屠带去的人回来……”
  
      “怎么只有几个人?”独孤安立刻问道:“独孤当屠呢?”
  
      内心之中,却已经泛起了危险的信号。
  
      “当屠……”那人支支吾吾了好了一会,才答道:“不知……”
  
      “不知?”独孤安冷着脸逼问:“到底怎么回事?”
  
      “大人,那几个都疯了!”
  
      “他们满嘴胡言乱语,说什么遇到了魔鬼,甚至是神明……独孤当屠的一百骑,已然被那魔鬼斩碎了……”
  
      独孤安闻言,浑身剧震:“你再说一遍?”
  
      “他们说,独孤当屠的一百骑,被一个魔鬼或者神明斩碎了……”
  
      “魔鬼?神明?”独孤安仰起头来,满脸不可置信。
  
      而左右更是惊惧万分。
  
      神鬼之事,越是愚昧,越是崇信。
  
      内迁的独孤氏族,虽然身处塞下,开始汉化。
  
      但依然保留了许多过去的习俗与传统,对于神鬼虔信非常。
  
      “将那几个人带来见我!”独孤安看到这个情况后,几乎是咆哮着吼了起来。
  
      “遵命!”
  
      很快,便有人将几个满脸惊惧,惶恐不安的人,带到了独孤安面前。
  
      “阿奴!”独孤安看着他们,然后走到一个他熟悉的人面前,看着他的眼睛,问道:“你们到底遇到了什么?当屠人呢?”
  
      对方看着独孤安,哆哆嗦嗦的跪下来,哭着说道:“大人,魔鬼要来了,快跑吧……”
  
      “魔鬼长什么样?”独孤安深吸了一口气,蹲下身子,揪住对方的衣襟,无比严肃的问道。
  
      “他……”叫阿奴的人,满眼恐惧的回忆了起来。
  
      “祂穿着铁甲……奇怪的铁甲……”瞳孔中闪现了当时的记忆。
  
      身着奇异铁甲的男人,举着长刀,孤身出来。
  
      当时,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那人是来找死吗?”
  
      虽然从未见过这样将自己全身笼罩在铁甲里的人,但是,穿着重甲的重步兵,却是有人见过的。
  
      常识告诉人们,重步兵在骑兵面前,只是靶子罢了。
  
      再好的防御,也只能是一只无法反击的麋鹿。
  
      只需要消耗几次,对方就得等死。
  
      所以,当时,很多人纷纷请战,希望能够斩杀对方,缴获他所穿的铁甲。
  
      可惜……
  
      所有人都错了。
  
      因为祂不是人!
  
      “祂有一柄长刀……很长很长……”阿奴低下头来,瞳孔中闪现出了当时的见闻。
  
      穿着重甲的魔神,速度甚至比策马疾驰的骑兵还要快!
  
      祂高高跃起,祂举起长刀,寒光如雪,连空气都在尖啸。
  
      猛然间,阿奴抬起头,惊恐的看向前方,仿佛那魔神要从回忆中跳出来,那长刀就要劈砍到自己身体上。
  
      “啊……”
  
      “别杀我……”
  
      “别杀我……”
  
      “求您了……”
  
      无边的恐惧,彻底占据了阿奴的心神,竟让他彻底疯癫起来!
  
      没办法,他是当时担任第一波攻势的三人之一。
  
      也是唯一活下来的一个。
  
      他在近距离,亲眼目睹了同伴,是如何被那个可怖的铁甲人,以一种极端残忍和极端无情的方式处决的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