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八百六十九节 十面埋伏 1

第八百六十九节 十面埋伏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春风拂过山岗,唤醒了沉睡的山峡。手机端
  
      河谷之畔,蒹葭苍苍,沃水潺潺流过。
  
      远方,隐约可见一座城市的废墟,矗立在视线尽头。
  
      “那便是参合城了……”张越登高望远,凝视着远方的废墟问道。
  
      “天使说的是……”一个随行的乌恒氏族首领,满脸谄笑的介绍着:“那里是参合废墟,据说,百年前此地曾发生过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流血数十里……”
  
      “是棘蒲候柴公,率军在此大破匈奴,歼灭韩王信叛军主力……”张越笑着道:“史书称之为参合之战!”
  
      高帝七年,汉匈平城之战后,与后世很多人想象的不一样,汉匈并未因为城下之盟而休兵。
  
      恰恰相反,两个庞然大物,憋足了力气,在这北方展开了重兵集群,互相角力。
  
      先是,平城之战还未结束。
  
      汉太仆,汝阴侯夏侯婴奉命率领汉军车骑主力,继续北。
  
      在平城以南与匈奴骑兵交战,大破之,于是乘胜追击,收复了句注山以北的失地。
  
      然后匈奴人鼓动了韩王信叛军,在北方塞下,与汉打起了代理人战争。
  
      于是,汉军大举反击。
  
      高帝十年,棘蒲候柴武率军,在雁门郡参合城,将韩王信主力团团包围,并最终顶着匈奴骑兵的攻势,将韩王信主力围歼,参合叛军被彻底歼灭。
  
      这是史书说的‘柴将军屠参合’。
  
      匈奴人不甘心失败,于是鼓动了陈豨叛乱,并在陈豨叛变后派出大量骑兵,协同陈豨,作乱北方。
  
      高帝闻之,御驾亲征,于高帝十一年冬进军,先胜曲逆,后夺聊城,打的叛军丢盔弃甲。
  
      最终,在高帝十二年冬,汉将樊哙,杀叛将陈豨于灵丘。
  
      从此,彻底斩断了匈奴人在汉室境内的触手,消灭了所有与匈奴勾结的地方实力派。
  
      而参合之战,是那场汉匈战争的转折点。
  
      棘蒲候柴武,在长城脚下,当着匈奴人的面,歼灭了韩王信的叛军主力,同时重挫来援的匈奴骑兵。
  
      使得匈奴冒顿单于知道,顿兵南方,得不偿失。
  
      这才调转枪口,去找月氏人的麻烦。
  
      所以,很快的,匈奴人将注意力西移,并在陈豨叛军覆灭后,彻底死了入主原的野心,决意西征,经过漫长战争,将月氏人彻底击败,建立了那个史第一个统一草原的游牧帝国!
  
      而汉室,也才有了休养生息的时间。
  
      不然的话……
  
      长期面临匈奴骑兵的威胁,而且,是一个鼎盛期的匈奴帝国的攻击。
  
      哪来的什么休养生息的时间?
  
      凝视着远方的参合城废墟,张越内心感慨万千。
  
      “果然,这个世界,想要和平,决不能依靠妥协来求得!”
  
      “欲得和平,独有拳头与刀剑!”
  
      像这雁门塞下,谁能知道,仅仅在二十多年前,这里依然是烽火连天,刀光剑影的战乱之地?
  
      句注山下的每一寸土地,都浸染着汉匈两国士兵的鲜血!
  
      而在现在,这里却是鸟语花香,清风自来,一片田园牧歌的景色。
  
      事实证明,刀剑得来的和平,和亲、谈判与妥协得来的和平,要稳固、安全的多,也长久的多!
  
      “我要为这世界,带来永久的和平!”张越握着拳头,在心里发誓。
  
      至于怎么带来?
  
      当然是砍出来!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而在张越等人,登高望远,怀古论今之时。
  
      远方的参合废墟,数百名全副武装的私兵,已经集结了起来了。
  
      这些私兵,什么样的人都有。
  
      有汉人、有匈奴人,有月氏人,甚至羌人、丁零人、乌恒人。
  
      这些人聚集在此,将这废墟变成了一个西汉版的各民族团结大会。
  
      而且,气氛很活跃。
  
      许多人甚至还有闲情雅致,谈论着昨日在善无城享受的胡姬、歌女的模样与身段。
  
      “鸱骨!”一个铁塔般的壮汉,拿着一对青铜流星锤,用着厚重的胡腔喊道:“你怎么也来了?”
  
      “有黄金拿,我当然要来喽!”一个粗矮的男人,嘿然道:“倒是你,屠各,你居然敢进汉塞,不怕被人抓去剐了吗?”
  
      “你不也一样?并州刺史,悬赏五百金,要你的脑袋呢!”
  
      这两人赫然是在整个幕南,都凶名远播的两大马匪首领。
  
      铁塔一样的壮汉,名为屠各,本是匈奴人,匈奴从幕南撤退时,屠各的部族,没有跟大部队,很不幸的被乌恒骑兵堵住了。
  
      自然是一场血战,乱战,年幼的屠各与父母走散。
  
      从此,过了流浪的生活。
  
      他和丁零人一起偷过羊,也给乌恒人做过牧奴。
  
      期间,遭遇了种种事情,最终,被一个马匪收留,跟着他一起抢掠、劫道,专做无本买卖。
  
      在这过程,屠各越长越壮,终于长成了今天这般的样子。
  
      身高足有八尺,哪怕是在以高大闻名的汉地,也是很少见。
  
      体型更是壮硕如牛,力气也大的不可思议,他曾与犍牛角力,结果完胜。
  
      更让人畏惧的是,或许是因为年少时的遭遇,屠各性情暴躁,生性残虐。
  
      几乎所有落在他手里的商旅,无论男女,皆会被其虐杀!
  
      现在,他已经同时被雁门郡、代郡、渔阳郡和谷郡通缉。
  
      因为,他手里有着数十支汉家商旅的血债!
  
      哪怕是在幕南,乌恒六部,也是与他有深仇大恨!
  
      因为,这个可怕的屠夫,曾经将一个乌恒氏族下,全部杀死,割掉那些可怜人的脑袋,将之制成酒器。
  
      不仅如此,屠各还将死者的尸体剩余部分,用木柱钉起来,沿着道路,插了一整排!
  
      这在乌恒人的习俗里,意味着,这些死者的灵魂将永远被束缚,永远无法回归神圣的赤山!
  
      至于那个粗矮的男子,之屠各,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名为鸱骨,鸱者,凶鸟也,乃是一种在草原让人敬畏的大雕。
  
      其残暴程度,也如鸱鸟。
  
      相屠各,鸱骨最爱做的事情,是割下那些被他杀死的男女的生殖器,然后生吞。
  
      这是因为,他不能人道,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寻求刺激。
  
      在扭曲的心理作用下,这个马匪头子与他麾下的马匪们,在过去六年,犯下了无数血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