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八百七十二节 十面埋伏 4

第八百七十二节 十面埋伏 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就在马匪们乱哄哄的亢奋起来的时候,忽然有人惊呼:“那些人下山坡了!”
  
      鸱骨闻言,立刻上前观察。
  
      果然如此!
  
      视线中,原本一直待在山坡上和河湾边的人,正在陆陆续续的下来,甚至已经有些人出现在了南岸的桥梁上。
  
      几辆马车,正在通过桥梁。
  
      “好机会!”鸱骨兴奋起来。
  
      “这些人终于肯下山了!”屠各也凑过去,看着这个情况,高兴的说道。
  
      其他马匪,更是欢呼起来。
  
      若是不用强攻,自然是最好的。
  
      ………………………………
  
      坐在马车上,张越轻抚着腰间的嫖姚剑。
  
      此时,太阳已经升至了最高点,正是未时。
  
      而他传给司马玄的命令是——酉时之前,必须抵达参合口。
  
      在汉军中,军令如山!
  
      失期者死!
  
      这一条是铁律,从未有失期者不受惩罚的例子!
  
      所以,至迟在酉时,司马玄必定率军抵达参合口。
  
      考虑到他很可能会提前到达,所以,张越就毅然决然,率领随从,踏入这险地。
  
      为的就是以身为饵,钓出这整个雁门池塘里的鱼虾!
  
      不如此,他是很难彻底清洗雁门的。
  
      最多,只能将韦延年与马原绳之以法。
  
      那对他来说,是很不爽的。
  
      雁门的官场、豪强,都已经彻底烂掉了。
  
      就像当年的定襄郡一样,烂到了骨子里。
  
      唯有铁与血,才能洗干净!
  
      故而,他才卡着这个时间,亲入险地。
  
      “我倒要看看,句注军,是否还是汉家之兵?”张越握着剑柄,在心里想着。
  
      马车缓缓前行,左右跟随的随从与骑兵,则护卫在两侧。
  
      在车队后面,是跟随张越一起入塞的上百名塞下氏族首领、代表。
  
      不过,这些人只是酱油党而已。
  
      甚至说不定,其中还有些插刀教的教徒,就等着关键时刻在张越背后插一刀呢。
  
      毕竟,张越此来,伤害最大的,除了雁门的那些渣滓。
  
      就数这些旧日在塞下作威作福的氏族首领了。
  
      一道编户齐民之策,就要夺走他们的大部分既得利益。
  
      不满是肯定有的。
  
      怨怼与不服甚至仇恨,也是肯定存在的。
  
      但……
  
      他们不服、不满,与张越何干呢?
  
      若有人想要趁机作乱,张越并不介意,捏死他们。
  
      “侍中公,参合废墟快到了……”车外,独孤当屠的声音传来。
  
      张越闻言,掀开车帘,向前望去,却见在河湾的尽头,一座已经连城墙都已经崩塌了的废墟,出现在了视线中。
  
      残垣断埂,散落在方圆数里的地区。
  
      许多地方甚至长出了杂草与树木,曾经的塞下名城,如今已是无人之地。
  
      就在此时,忽然,隆隆马蹄,从废墟北侧响起。
  
      瞬间,尘土飞扬,足足有上百名骑兵,从中冲出。
  
      他们绕着河湾,迅速直插到了道路的北端,控制住了北向的桥梁。
  
      几乎是在同时,从东、南两侧,各自冲出一支骑兵。
  
      他们环绕着张越一行,从东、南两个方向,包抄过来。
  
      “敌袭!”独孤当屠立刻大喊。
  
      随行的数十名乌恒骑兵,马上抽出了长剑,顶到了车队前方,形成一堵骑兵墙。
  
      与此同时,郭戎带着剩下的人,立刻指挥所有马车,在骑兵身后构筑了一道半弧形的防御。
  
      然后,骑兵后撤,进入车阵之内。
  
      数十名弓手迅速上前,半蹲下来,取下了背上的长弓。
  
      这一切,几乎只在半分钟内就完成了。
  
      整个车队,马上就变成了一个简易的防御阵地。
  
      外层是马车、牛车构成的障碍,第二层则是数十名弓手,弓手背后是数十名列队的骑兵。
  
      而随行的其他氏族首领与代表们,则被安排到了第三层,背靠着长陵川河。
  
      来袭者面对这个情况,却是没有丝毫意外。
  
      显然,他们曾无数次面对过类似的防御。
  
      所以,他们的应对,也是很合理。
  
      包抄到桥梁的骑兵,在留下二十人把守桥梁后,余者都策马从北紧逼过来,在距离车队百步之外,他们停下来,远远的观望着。
  
      显然,他们是打算作为关键时刻的冲击力量。
  
      而从东方和南方冲过来的骑兵们,则在距离车队越两百步外,停止前进。
  
      张越看到,有许多人开始下马,然后,他们从马背上取下一块块木盾,接着,就从左右两翼缓缓靠近。
  
      张越走下马车,远远的看着那些人。
  
      “呵呵……”
  
      “居然是下马步射!”
  
      “有意思啊!”
  
      对于当代骑兵而言,在马上开弓,属于高难度动作。
  
      只有极少数人掌握了这一技巧。
  
      所以,骑兵下马步射,也是一种战术。
  
      只是,看着那些人业务的动作和他们拙劣的木盾,张越就摇了摇头。
  
      若是句注军的话,举着的盾牌起码也该是青铜盾。
  
      在数年前的余吾水会战中,汉军就表演过教科书般的骑兵步射。
  
      在匈奴骑兵,冲锋而来时,李广利麾下的三个校尉部,瞬间完成了下马重组,然后,上千名士兵,举起巨盾,两面盾牌叠加,瞬间就在战场上构筑了一道盾墙。
  
      紧接着,盾墙后,超过一千名的汉军骑兵,弯弓搭箭,对匈奴人进行了火力覆盖。
  
      那场面,真的是无与伦比。
  
      结果是,来袭的骑兵,在短短的两刻钟内,在战场上遗尸数百!
  
      待匈奴骑兵,冲锋势头减弱,马力消耗的差不多。
  
      两翼汉骑,立刻冲杀而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