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八百七十六节 镇压 2

第八百七十六节 镇压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延和元年春二月二十八日下午酉时一刻,雁门郡郡治善无城北门。
  
      张越抬起头,看着紧闭的城门,还有城头上不安的士兵们。
  
      嘴角溢出了一丝笑容。
  
      “这是要做困兽之斗?”
  
      “呵呵……”
  
      微微挥手,司马玄就策马上前,问道:“侍中公,请下令!”
  
      而在他们身后,旌旗招展,大军如林。
  
      护乌恒都尉的两千精骑与句注军的三千步骑,已经枕戈待命。
  
      “传我将令:命善无城立刻开城门!”张越平静的下令。
  
      “谨诺!”司马玄拱手领命。
  
      然后,便策马上前,带着十余骑,奔到城下,高声宣告:“吾乃乌恒将军领护乌恒都尉事司马玄,今奉侍中、建文君、钦命全权持节使者张公之命,晓瑜善无军民:天子节旄已至城外,速速开城门恭迎!”
  
      连喊三次后,城头就出现了骚乱。
  
      只听到一阵喧哗声响起,只是片刻,喧哗声便已经平息。
  
      接着,城门缓缓打开。
  
      几个军官,带着士兵走出城门。
  
      他们手上都捏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走到阵前,这些人单膝跪地,将手中人头放在身前拜道:“启禀天使,善无尉、城门司马等贼,竟敢抗拒天使,大逆不道,末将等已经将这等贼子捕杀!”
  
      站立在马车上,张越看着,露出笑容道:“善,诸公能拨乱反正,忠臣也!”
  
      然后,张越一挥手:“传令:句注军就地扎营,护乌恒都尉诸将士,立刻入城,清剿叛逆,杀贼!”
  
      “谨遵天使令!”司马玄兴奋的大吼起来。
  
      整个护乌恒都尉的将官们,也都高兴的手舞足蹈。
  
      于是,大军便从城门鱼贯而入。
  
      直扑太守府、郡尉府、县衙官邸、武库、粮仓等重要官邸。
  
      骑兵轰隆而至,须臾之间,就将善无城的所有重要官署、官邸控制。
  
      并将整个城市的道路、城门全部控制。
  
      然后,司马玄才派人来请张越入城:“侍中公,末将奉命,已然控制、掌握了善无全城,并将自太守韦延年以下,四百石以上大小官吏,全数缉捕,特来缴令!”
  
      “善!辛苦将军了……”张越微笑着道:“那就入城吧!”
  
      于是,持着节旄,张越在骑兵们的簇拥下,威风凛凛的从北门径直入城,直趋太守府。
  
      善无城很大,至少在这边塞,属于一等一的大城。
  
      整个城市周长十余里,墙高城坚。
  
      城中道路宽敞、市集林立,屋舍联排。
  
      而太守府就在善无城东,与武库遥相对望。
  
      张越抵达时,整个太守府,都已经被明晃晃的刀枪剑戟所占领。
  
      官邸门口的道路上甚至还有着血迹,显然这里经过了一次短暂但不激烈的战斗。
  
      “末将率兵至此,奉诏接管太守府时,太守府官吏十余人强行阻扰,为末将斩杀!”司马玄轻描淡写的报告着。
  
      张越听完,微笑着道:“看来,这位韦太守还真的得‘人心’呢!”
  
      通过之前的微服考察和观察,张越知道,这雁门郡现在已经差不多有后世东汉的门阀豪强之郡的雏形了。
  
      雁门郡治下十四县,人口差不多三十万左右,垦地在百万亩上下。
  
      但其中七成的土地,落到了地方豪强贵族手中。
  
      即便如此,地方豪强贵族,也依然不满足。
  
      这些年来,他们与韦延年、马原,可是一起做了许多‘好事情’。
  
      “韦太守人呢?”张越侧头问道。
  
      “回禀侍中公,罪官韦延年,已被末将命人看押了起来!”司马玄答道。
  
      “带他来见我!”张越说完这句话,就持着节旄,径直走到了太守官邸,进入了官衙正厅,大马金刀的坐到了太守的位置上。
  
      拿着眼睛,打量了一番这太守官邸。
  
      真的是奢侈啊!
  
      地板铺的都是从梓岭砍伐运来的梓木地板。
  
      这可是木王!
  
      尤其是梓岭的梓木,每一颗都是生长了数十甚至上百年的古木。
  
      价值连城!
  
      至于灯具、案几与其他器皿,无一不是制作精美之物。
  
      “啧啧啧……”张越心中感叹着:“一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我大汉太守,安能落于下风?”
  
      内心之中,更是杀意沸腾。
  
      一路行来,他在道路上见到过无数衣衫褴褛,甚至手足被镣铐禁锢的百姓、奴婢。
  
      雁门郡,整个的烂掉了,坏掉了!
  
      未几,司马玄就带着人,押着一个被五花大绑,嘴里塞了抹布,看上去狼狈不已的中年官员。
  
      一脚将他踹到张越身前,但他却怎么都不肯跪,反而神情亢奋,面色狰狞的直视着张越,嘴巴里不知道在嘟囔着些什么。
  
      反正,应该不是什么好话就对了。
  
      “跪下!”张越一拍惊堂木,呵斥道:“罪官跪下!”
  
      他自然不肯跪,但司马玄岂能让他如愿,一脚就踹到他的脚弯,将他强行按到地上。
  
      “将罪官嘴里的布拿出来!”张越挥挥手。
  
      司马玄犹豫片刻后,道:“禀使者,此凶顽也,末将恐其污言秽语,有伤使者雅兴……”
  
      “无妨……”张越笑着道:“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本使正要好好听听这将雁门百姓、塞下人民,祸害至斯的元凶的忏悔之语!”
  
      司马玄这才将那官员嘴里的抹布扯出来。
  
      “张子重!”才刚刚获得说话的机会,那被司马玄强按着的韦延年,就已经青筋暴露,如同一只疯狗一样的叫嚣起来:“汝休要得意!”
  
      事已至此,他是知道,自己死定了。
  
      也不打算抗辩或者求饶了。
  
      反而放下了一切芥蒂与心怀,内心之中,更是毫无惧色。
  
      “雁门郡,没有汝想象的那么简单!”韦延年狂笑起来:“汝以为汝赢了?哈哈哈哈!”
  
      “本使确实赢了!”张越看着他,也跟着笑起来:“不然为何汝为阶下囚?而吾却高居于此?”
  
      “我是输了!”韦延年:“但那又怎样?”
  
      “吾这一生,玩够了、花够了、享受够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