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八百七十九节 各方反应

第八百七十九节 各方反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并州刺史周严,今年四十五岁。
  
      正是汉家官员上进的年纪。
  
      周严自也不例外,这些年来,他一直在谋求调往长安,出任御史台甚至是尚书台的某个关键职位。
  
      这样,或许在六十岁前,还能有机会,一望九卿之位。
  
      可惜,这个梦,在最近忽然醒了。
  
      “韦延年与马原这两个混账!”周严气的将自己最喜爱的漆器都砸了:“他们怎么敢做这样的事情?”
  
      勾结马匪,刺杀一位持节使者?
  
      周严感觉自己要疯掉了。
  
      他知道,只要此事传到长安,他休说升迁了。
  
      恐怕就连并州刺史的职位都要丢掉。
  
      更要命的,却还是之后传来的种种消息。
  
      雁门郡太守官邸和郡尉官邸,四百石以上官员,统统被停职。
  
      善无城豪强近乎被一网打尽!
  
      传回来的各种消息都在说,善无城已经被军管。
  
      护乌恒都尉的骑兵,全面接管了善无城的一切事情。
  
      同时,句注军也被使者持节调动,在各主要道路、桥梁设卡,检查过往行人的竹符。
  
      雁门十四县的主要官吏,统统可能已经被抓。
  
      若这一切传言,都是真的!
  
      那么……
  
      这就意味着,他这个并州刺史,马上就要大祸临头了!
  
      刺史的职责是什么?
  
      周严记得清清楚楚,甚至那天子亲自训示的刺史六条职责,就挂在他的官邸正厅上。
  
      而现在,雁门郡以清晰无比的事实,告诉天下人,他这个刺史,连一条都没有做到!
  
      这是渎职,更是赤裸裸的背叛!
  
      一旦天子得知,恐怕立刻有缇骑上门,拿他去问罪。
  
      “怎么办?”周严坐立不安的思考着:“我必须立刻阻止那位持节使者这样胡闹下去!”
  
      “我必须去雁门!”
  
      但……
  
      “就算去了,又能怎样呢?”周严忽然垂下头来,沮丧的瘫坐在地上。
  
      那位可是持节使者,天子诏书里说的明明白白的‘全权使者’。
  
      有便宜行事,相机决断之权。
  
      与他相比,自己这个所谓的刺史,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吓唬一下地方豪强,或许可以。
  
      但在一位正牌持节使者,还是以侍中持节的使者面前。
  
      不过是蝼蚁而已。
  
      一剑斩了,长安都不会过问。
  
      “怎么办?”
  
      “怎么办!”周严焦急万分。
  
      他知道,现在时间就是生命,一旦对方在雁门郡真的挥舞起屠刀,杀光一郡官员、豪强。
  
      那么,他这个刺史没有罪,也是有罪。
  
      更不提,他自己也不干净。
  
      虽然没有受贿,但却替雁门郡官吏,掩饰了很多事情。
  
      而就在周严焦虑万分之时,他忽然接到一封书信。
  
      而且,是联名书信。
  
      看着信上内容,再看着那一个个联署其中的人名。
  
      周严终于恢复了血色,他当机立断,叫来家臣,吩咐道:“起我仪仗,车驾,吾欲巡视雁门!”
  
      “国家律法,天下公正,绝不容强权玷污!”此刻,周严表现的就如同一个强项令,刚正严明,满脸正义:“纵使血溅三尺,吾也要力谏侍中不可因怒行事!”
  
      短短一句话,就已经为此行定下基调。
  
      杀人可以!
  
      韦延年、马原,其罪当诛。
  
      那些与他们过从甚密的人,也是活该。
  
      但……
  
      若有人要强行尽诛一郡豪强、官员,那他就要表演一出‘力谏’‘劝阻’‘固争之而不得’的戏码了。
  
      这样即使事败,他也没有损失。
  
      说不定,会成为官员楷模,变为当代良心。
  
      于是,当天,并州刺史周严,便驱车携员,前往雁门。
  
      出晋阳城时,有上百贵族相送。
  
      为表决心,周严在出城时,甚至吟诵起了《易水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听得所有在场贵族、官员,都是喝彩:“周刺史,真臣也!”
  
      晋阳的这些贵族官员,其实和雁门的事情,几乎没有关系。
  
      他们来此给周严造势,纯粹是因为害怕、担忧——天知道那位持节使者会不会杀人杀上瘾了,最后来晋阳也玩一波呢?
  
      谁屁股下面没有点脏东西啊?
  
      可没有人希望这世道,再出现一个王温舒、义纵、咸宣这种喜欢拿着豪强贵族官员的脑袋当自己的垫脚石的权贵。
  
      那太可怕了。
  
      只有少数消息灵通,有着长安情报的权贵,在此时忧心忡忡。
  
      “那可是张蚩尤啊!”
  
      “但愿周严不是去招灾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