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八百八十一节 合流

第八百八十一节 合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烛光摇曳,红浪翻卷。
  
      房中,隐约有着惊涛骇浪,拍打在岸堤上。
  
      又仿佛有着黄鹂高歌,乳燕低鸣。
  
      终于,一切归于寂静。
  
      杨孙氏抚弄着自己,已经散乱的发鬓,漫眼横波,依偎在张越怀中,一双纤纤玉手,在他胸口画着小圈,好似在把玩着一个心爱的宝物一般。
  
      “除妾身外,袁、王、李、赵诸家,也都派了人来……”杨孙氏轻声问着:“雁门这里,真的有那么多生意可以做吗?”
  
      “当然!”张越笑了起来,拿着手在这个小妇人的鼻子上轻轻一点:“吾在雁门,及至如今,已经查封了土地十八万亩,婢女奴仆八千余,黄金三万余金,布帛丝绸牲畜无算……”
  
      随着抄家的继续,查抄来的财物与土地,也越来越多。
  
      雁门的豪强,当然是不肯坐以待毙的。
  
      数日内,发生了大小叛乱百余起。
  
      甚至还有人想要蛊惑句注军作乱!
  
      可惜,在张越补足了军饷,并提高了待遇后,句注军的士兵们哪里还肯听过去在他们头顶上作威作福的军官忽悠?
  
      当场就被镇压,脑袋送来了善无。
  
      至于其他所谓的叛乱?
  
      直接就被军队镇压,家族夷灭。
  
      杨孙氏自然是想不到这背后的刀光剑影与鲜血淋漓。
  
      她听着,眼中猛然就放射出了无穷光芒。
  
      作为商人,她马上就闻到了这背后蕴含的无穷财富。
  
      张越却只是看着她,笑道:“雁门的那些事情,夫人不要去碰!”
  
      “我有更好的买卖!”
  
      “嗯?”杨孙氏不解的看着自己的男人。
  
      “记得我叫你带来的那些东西与人手吗?”张越问道。
  
      “嗯!”杨孙氏用力的点点头。
  
      张越低下头去,凑到她晶莹剔透的耳珠畔,低语了起来。
  
      听得这个小妇人,俏脸晕红,兴奋不已,眼中更是闪现出了无穷的光辉。
  
      她仿佛看到了,数不清的财富,正在滚滚而来。
  
      ………………………………
  
      在经过了一路的艰难跋涉与折磨后,并州刺史周严,终于到了善无城下。
  
      然而,却没有任何人来迎接他。
  
      这让周严深感耻辱。
  
      “跋扈!太跋扈了!”周严恨恨不平的骂道,他觉得,自己再怎么说也是这并州刺史,如今亲自到得雁门,不说大小官吏出迎三十里。
  
      起码也该有人来接待。
  
      结果却是连个小吏都没有。
  
      仿佛被世界遗忘与无视。
  
      这让他恨不得提起剑来杀进善无城。
  
      而其随行官员,也都是不可思议。
  
      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一州刺史,巡视到郡县,郡县地方不派人迎接?
  
      这辈子他们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但他们很快就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始。
  
      当他们入城后,打算去善无县县衙住宿时发现,整个县衙都已经被军人封锁,禁止一切没有许可的人进出。
  
      到太守府,发现太守府已经被征用为使者行辕。
  
      至于郡尉府,则成为了乌恒将军行辕。
  
      而整个善无城中的所有豪宅门口,几乎都被人贴上了封条。
  
      封条上,标识着各种印记。
  
      直到此时,大家才发现,传说是真的。
  
      善无城里的豪强官员贵族,都完蛋了。
  
      “那个侍中官怎么敢这么做?”周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和他一般如此的,还有十几位,从邻近雁门的郡县赶来的名士们。
  
      善无城中,官员绝迹,豪强消失。
  
      曾经熟悉的朋友、故旧,几乎都在大牢蹲着。
  
      更让人心惊胆战的还是那些被贴在太守府、郡尉府和县衙门外墙壁上的木牌、木牍。
  
      这些木牌、木牍上,记录的都是已经审结的案件。
  
      每一桩,都让他们再难镇定。
  
      “居然连杀一个家养的奴婢,都要问罪!?”
  
      “不过是借点钱给人,也就是利息高一点,官府也要管?”
  
      “杀个胡人都要问罪?”
  
      名士们只觉得自己陷入风中凌乱,三观混乱之中。
  
      很多事情,虽然法律有规定不能做。
  
      但这年头,谁信律法谁傻瓜。
  
      边塞各郡,谁家没有做过类似的事情呢?
  
      在匈奴远遁后,没有了军功支持,再不能通过战争牟利,他们不去盘剥泥腿子,吃什么?
  
      士大夫的儒雅与子弟们的治学不要钱啊?!
  
      所以,在长城塞下,各郡其实都差不多。
  
      只是吃相和作态,没有雁门这么难看。
  
      多多少少要讲些脸面,也不敢这么肆无忌惮。
  
      过去,他们就常常羡慕雁门的朋友,日子过的真是潇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