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八百八十八节 公审

第八百八十八节 公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带着亡子的神主牌,赵万年挤在人群中,奋力的向前。
  
      虽然年已五十余,但赵万年现在却仿佛到了三十岁的壮年,浑身充满了力量。
  
      “不要挤!不要挤!”拿着长戟的士兵们,将人群奋力分开:“今日是公审犯官、罪人之会,父老不要拥挤,以免发生意外!”
  
      即使如此,却依旧难阻民众的热情。
  
      特别是那些像赵万年这样,有着血仇的人们,此刻已经是不顾生死了。
  
      他们只想挤到前排去,睁大自己的眼睛,看清楚自己的仇人的下场。
  
      为了这一天,他们等待了无数个日日夜夜,在无数个日落日升之时,咬牙切齿,痛不欲生。
  
      如今,大仇将要得报,谁还能冷静?
  
      没有办法,维持秩序的士兵们,只好求援。
  
      很快一队玄甲兵,就开始入场。
  
      一个骑在马上的大将,大声呵斥:“吾乃长水校尉军候秦破奴,奉天使之命,弹压会场,敢有作乱者,一律逐出!”
  
      随着他的呵斥,人群才开始冷静下来。
  
      没有人希望,自己错过那些仇人被审判的时刻。
  
      在军队的指挥下,赵万年高举着自己手里的亡子的神主牌,被安排着到了前排。
  
      这时,已是正午时分。
  
      当空的太阳,将其光辉,遍洒大地。
  
      十几辆囚车,载着囚犯,来到会场,然后被士兵们押着,送上已经被搭建起来的高台上。
  
      人群中立刻就爆发了响彻天地的痛骂声。
  
      “奸贼!你也有今天!”赵万年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纵马撞死自己儿子的凶手那个马郡尉的公子。
  
      曾经在这善无城中,横冲直撞,无法无天的人物。
  
      而此时,这个过去善无城中的霸王,现在却狼狈不堪,脸色憔悴,戴着镣铐与枷锁,如同死狗一般被人架在了高台上的一个刑架上。
  
      这让赵万年心中,立刻就生出了无数快感。
  
      他紧紧抓着儿子的神主牌,嘴里喃喃自语:“吾儿,吾儿,你若在天有灵,就睁大眼睛,好好看着这贼子的下场吧!”
  
      他必须死!
  
      而且,必须腰斩!
  
      只有亲眼看到仇人,被官府一刀腰斩,他才能告慰自己的亡子。
  
      这时,一个举着节旄,头戴貂蝉冠的年轻人,在军人的簇拥下,走到了高台上已经设好的案几前。
  
      “天使!”
  
      “天使!”
  
      无数群众疯狂呼喊着:“请天使为吾等做主,为我等复仇!”
  
      呼喊声歇斯底里,几近疯狂,响彻天地,声闻数十里。
  
      张越听着,微微向民众鞠躬,拱手再拜,然后就坐到了案前,眼睛看向前方堆磊的文牍、竹简。
  
      每一卷竹简之中,都是血泪斑斑,每一份文牍之上,都记录着无穷罪恶。
  
      空间强化的记忆,让他记得每一桩案件的详情,能清楚每一个罪犯的累累罪行。
  
      这甚至让他在昨夜做了噩梦,梦见了无数冤魂,梦见了无数无辜死者死前的惨状!
  
      拿起惊木,张越用力的一拍:“肃静!”
  
      全场立刻安静无比,连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的清楚。
  
      这就是张越现在在雁门官民之中的声望与地位的最佳体现。
  
      对于雁门人民来说,他这个持节使者,如今已经是正义与公正的化身。
  
      尤其是当他宣布公审后,民心士气,立刻拉满。
  
      在民间的地位,也瞬间高涨。
  
      几乎能与雁门郡历史上的那几位名臣将相,相提并论了。
  
      “吾奉诏持节,行幸边塞,抚慰吏民,蒙圣天子不弃,授以全权之命,获决断之权,及至雁门,目睹生民凋敝,贪官污吏、强宗豪右,害民不爽!”
  
      “孔子曰:苛政猛于虎,不外如是!”
  
      张越沉声而言,声音沉稳而有张力,传到民众耳中,让他们都从心底生出了孺慕之情。
  
      这就是演讲技能拉满的缘故了。
  
      一个优秀的演讲者,可以通过语气、语速和语调,引导听众,不由自主的进入他想要的轨道。
  
      微微顿了顿,张越接着道:“然而,本使要正告雁门父老,从前种种,皆为不法官吏勾结豪绅劣士,扭曲汉律,阻断视听而致,朝廷、社稷与圣天子及诸位当朝明公,无人会容忍此种行径!”
  
      “今日本使,将奉诏行权,正本清源,乃召集父老、将士,于此公审人犯!”
  
      “带人犯马幽!”张越下令。
  
      “诺!”立刻便有将官领命而去,将一个浑身狼狈,满脸惊恐的囚犯,拖到了张越面前。
  
      “跪下!”张越一拍惊堂木。
  
      那犯人马上就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虽然身负枷锁,却依然拼命磕头、求饶:“罪人马幽,见过天使,还请天使饶恕”
  
      “呵呵”张越冷笑一声:“是否饶恕于汝,那是汝旧日所荼毒、杀害的冤魂的事情”
  
      “本使只负责审判,并将汝送去与那些冤魂相见!”
  
      “来人!”张越扭头对身旁站着的邓爽下令:“宣读罪人马幽罪状!”
  
      “诺!”邓爽恭身一拜,便趋步而前,拿起一份竹简,就开始大声宣读起来:“罪人马幽,故雁门郡尉马原子,年二十八,河东人,身长七尺一寸,脸上一痣”
  
      “自马原任为雁门郡尉以来,罪人马幽,依仗乃父之权,行于雁门之中,无恶不作”
  
      “太始三年,沃阳人张先之妻,入善无城购物,马幽见其美貌,当街强抢,张氏拼死不从,竟为其所杀,其后闻之张先,欲往长安上告,竟指使沃阳令颜封等人,陷害张先,致使张先死于监牢之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