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八百八十九节 塞下的变迁

第八百八十九节 塞下的变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武周塞下,风光依旧。『→網.520』,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如今,已是三月中旬,春光明媚,牧草繁盛。
  
  塞下的草原,更是到处都是牛羊。
  
  只是,居住在这塞下的牧民的生活,却有些不同了。
  
  虽然目前,除了独孤氏族外,其他氏族,大体还是以氏族形式存在,并未分家。
  
  但,风声已经传开了。
  
  今年之内,包括武周塞内的雁门郡塞下的所有氏族,必须编户齐民,改氏族为户,各自独立。
  
  这是死命令!
  
  任何不服从的氏族,都会被逐出长城,赶去幕南生活。
  
  最初,很多牧民,都是无比茫然,甚至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但在现在,别的地方不说。
  
  武周塞下的牧民们,每一个人都在期盼着早日分家,独立生活。
  
  甚至,就连很多氏族的高层,也都是这么觉得的。
  
  郝连屠胡,就是其中之一。
  
  和往常一般,郝连屠胡赶着牛羊,回到了氏族的寨墙内。
  
  妻子马上就迎了出来,对他问道:“氏族的大人回来了吗?”
  
  “没有……”郝连屠胡摇摇头:“哥哥在善无城中,日夜侍奉天使,恐怕一时半会,可能回不来……”
  
  妻子听着,失望不已,絮絮叨叨的道:“啊呀,这大人为何就不早些回来呢?”
  
  “路氏昨天都分好家了,每家都分到了二十多头羊和好几匹马呢!”
  
  “氏族高层的那几家,更是每家都多分了几十头牛羊!”
  
  “长安来的商人,立刻就去了路氏,和他们定了契约,一斤浆洗、梳理好的羊毛,能卖五十钱!羊绒更贵,一斤就能卖一百钱!”
  
  “路氏的人,听说都已经有人拿到钱了!”
  
  郝连屠胡听着妻子的絮叨,也是低下头来,忍不住郁闷的抓了一把头皮,良久,他才道:“哥哥在善无城侍奉天使,终究是重要些的……分家的事情,等哥哥回来再说吧……”
  
  妻子听到‘天使’两个字,立刻就止住了絮叨。
  
  如今,在这塞下氏族之中,天使已经是和神明挂钩的人物了。
  
  不止是因为种种传说。
  
  更因为亲眼所见的各种神迹。
  
  就以独孤氏族来说,过去半个月里,氏族居然生下了三十多个新生儿。
  
  这简直是奇迹!
  
  去年,氏族在这个时候,只有十八个孩子顺利生产下来。
  
  而在这十八个孩子里,有好几个生下来就是残疾,只能忍痛溺死。
  
  至于孕妇……
  
  去年三月,氏族里有十几个孕妇,死于难产、大出血以及其他待产引发的病症。
  
  但在今年,郝连氏族死于难产的孕妇只有五人。
  
  其他人都顺利生产,生出来的孩子,健康、强壮,没有任何问题。
  
  不独郝连氏族如此。
  
  独孤氏族、路氏、鲜虞氏族,好像都是这样。
  
  今年,孕妇、婴儿的存活率与健康程度,都远超了去年。
  
  像郝连氏族,更是奇迹般的保住了大部分的孕妇与新生儿。
  
  这无疑是神迹!
  
  对于塞下各氏族,尤其是妇女们来说,这比任何宗教宣传与信仰,更令她们虔信。
  
  如今,很多妇女甚至在穹庐里,捏了一个泥人,早晚膜拜、祷告,祈祷伟大的天使,保佑自己平安。
  
  育龄妇女中,这种现象尤其突出。
  
  郝连屠胡的妻子,也不能例外。
  
  她刚刚才在自己塑的泥像之前,祈祷过,所以对于天使的敬畏,自然是非常严重的。
  
  “今天的羊毛都剪了没有?”郝连屠胡却是想起了正事,问道。
  
  “剪了!”妻子闻言,却是有些无精打采,郁闷的道:“三百多只羊,剪了差不多五十斤羊毛下来……”
  
  “俺带着三儿她们,在河边生火,用买来的明矾与碱土洗过了,就差烘干与梳毛,就能卖掉了……”
  
  听到这里,郝连屠胡的内心,就和刀割一样的疼。
  
  五十斤粗羊毛,浆洗过后,梳毛、烘干,至少能得到二三十斤的羊毛,卖给汉人,就是好几千钱。
  
  足够去汉人那里,买回好几匹漂亮的布帛,甚至还能买些盐、茶。
  
  更紧要的是,可以买到天使带来的神药。
  
  那种能保母子平安,减少母子夭折的宝贵神物,如今,已经在这塞下,成为了最宝贵的宝物。
  
  当初天使所赐的神药,哪怕是吃完了,剩下的瓦罐,也会被人用水反复熬煮。
  
  甚至还有塞外部族,闻风而来,用高价收购这些废弃瓦罐。
  
  然而没有人愿意卖。
  
  很多氏族都将这些废弃瓦罐,当成了神物,供奉在氏族的图腾神像之前。
  
  想到这里,郝连屠胡就对自己的妻子说道:“我听说,有长安来的商人,在各氏族之中,向人传授锤纺之术,你有空的话,就去学学吧……”
  
  “买羊毛,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啊!学会纺纱织布,我家才有希望!”
  
  妻子听着,横了他一眼,道:“就你懂,俺不懂?告诉你,俺昨天就已经去学过了,今天就准备在家,学习一下,汉人教授的锤纺之术!”
  
  说着就掀开了穹庐的帐门,带着郝连屠胡走了进去。
  
  一进穹庐,郝连屠胡就发现,穹庐内已经有好几个女子,在其中了。
  
  都是他的儿媳。
  
  这些妇人手里都拿着一个个特制的表面由无数尖锐的木钉组成的平板木梳,席地而坐,正在梳理刚刚被烘干的羊毛。
  
  穹庐内,溢满了羊毛淡淡的膻腥味。
  
  郝连屠胡知道,这是汉人教授出来的梳毛技术。
  
  简单的很,就是用这种拿羊毛从汉人哪里换来的特制木梳,将经过浆洗,祛除了杂质的羊毛,梳成一条条蓬松、柔软的羊毛长辫。
  
  这样的羊毛,汉人就会用五十钱一斤的价格收购。
  
  不过,这不算什么!
  
  郝连屠胡知道,独孤氏族那些分家了的妇女,现在正在被汉人的工匠指导,如何将这些羊毛,纺成细纱,然后用一种名为织布机的东西,织成漂亮、柔软、雪白与迷人的羊毛布。
  
  而那样的一匹羊毛布,用毛二十两,却可以用三百钱的价格出售。
  
  将羊毛的价值,提升了数倍!
  
  而且,郝连屠胡见过独孤氏族织出来的那种羊毛布。
  
  柔软、暖和、漂亮,没有异味,哪怕不卖,留着自用也是极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