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八百九十六节 秣兵历马 1

第八百九十六节 秣兵历马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使者此来,代表丁零王,想要说些什么?”呼奢屠各,轻笑着问道,眼神迷离。
  
      兰幸夷闻言,微微低头,说道:“丁零王命我来问呼奢大人……”
  
      他抬起头来,笔直的看向呼奢屠各,眼神尖锐:“大人,想不想要一统乌恒九部,成为乌恒王?”
  
      呼奢屠各的心脏立刻砰砰砰的跳动起来。
  
      乌恒王?!
  
      谁不想呢!
  
      乌恒九部,横跨了整个幕南领地。
  
      从水虎繁盛的具泽到冰雪纷飞的赤山,自瀚海而至塞下,乌恒人的穹庐密布在这上万里的茫茫大地。
  
      九部邑落合在一起,已足有几近二十万,人口百万之上!
  
      只要统合在一起,马上就可以成长为匈奴帝国那样的怪物。
  
      说不定,还有机会,灭亡匈奴,与汉人平分天下。
  
      做一个乌恒单于!
  
      呼奢屠各单于!
  
      只是想着这个称呼,呼奢屠各就已经心脉贲张,难以自抑。
  
      但……
  
      呼奢屠各更清楚,呼奢部没有这个能量。
  
      别说汉朝人了,就是鲜虞部也不是呼奢部可以啃的动的。
  
      鲜虞人的骑兵,可给他留下过深刻印象。
  
      兰幸夷看着呼奢屠各的神色,就知道对方已经意动了,于是便上前道:“只要大人愿意,丁零王愿助大人一臂之力!”
  
      “如今,丁零王控弦一万,勒兵于弓卢水,若是大人点头,丁零王便可以率铁骑,长驱直入,为大人夷灭鲜虞、南池与诸水各部,助大人入主南池……”
  
      呼奢屠各听着,终于控制不住自己,喘着粗气,狠狠的盯着对方,低沉着声音问道:“那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呢?”
  
      “呵呵……”兰幸夷笑了:“大人只需要提供便利,不阻拦丁零王大军前进的道路就可以了……”
  
      “还有就是,大人必须向丁零王提供给养和修整之地……”
  
      呼奢屠各闻言,神色变幻数次,却终于难抵这样的诱惑,抿着嘴唇说道:“丁零王的请求,本大人答应了!”
  
      “只是……”
  
      他忽然轻笑起来:“不知道丁零王此来,如此兴师动众,究竟所为何事?”
  
      “杀一个人!”兰幸夷低下头,一字一顿:“汉朝使者张子重!”
  
      呼奢屠各听了,却是不相信,冷笑几声,摇头道:“使者莫要骗我!”
  
      “岂敢欺瞒?”兰幸夷鞠躬说道:“不瞒大人,这个命令是伟大的狐鹿姑单于亲自所下的……”
  
      “只要大人能帮大匈奴杀了此人,乌恒王的位置,大匈奴一定可以为大人拿下!”
  
      呼奢屠各嘴角微微抽搐,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咽了回去,转过身去,道:“请使者转告丁零王,呼奢部不会干涉丁零王的行动!”
  
      “多谢大人!”兰幸夷兴高采烈的鞠躬道谢。
  
      ……………………
  
      弓卢水之畔,干涸的河道,似乎在一夜之间就重新奔流起河水来。
  
      起初,只是涓涓细流。
  
      但在两天之内,就化为奔腾的大河。
  
      随着河水一起到来的,还有数不清的生命。
  
      短短时间,原本荒芜、了无生机的戈壁与荒漠,就变成了一个绿色的海洋。
  
      甚至,还有蝴蝶,从遥远之外的草原飞来,在这些绿洲之中翩翩起舞。
  
      于是,匈奴人的战马,立刻就活泼起来。
  
      同时活泼起来的,还有当地的蠕蠕人。
  
      于是,呼揭骑兵找到了他们的娱乐活动。
  
      沿着弓卢水,他们肆意的捕杀和驱赶着蠕蠕部落,蹂躏着这些还在使用石器与骨器的民族。
  
      原本的生命之河,迅速变为鲜血之河。
  
      数百上千的蠕蠕牧民,被杀死在重新奔流的弓卢水两岸与草原上。
  
      他们的尸骸,在黄沙之中,随处可见。
  
      卫律依在一颗闻到水气味道,重新开始长出树叶的沙柳身上。
  
      望着远方正在‘游戏’的呼揭人。
  
      这些疯狂的骑兵,生活在匈奴的金山脚下,世代与自西而来的塞人激战。
  
      金山的气候,寒冷而残酷。
  
      当地物产稀缺,土地贫瘠。
  
      但,每时每刻,都可能有西方来的塞人蛮子,穿越山峦,入侵匈奴的牧场。
  
      所以,呼揭人在当地,常常陷入苦战。
  
      艰苦的环境,养成了呼揭人粗犷的性格。
  
      更让这些呼揭人,变得无比残暴、野蛮。
  
      在今天的匈奴,他们是唯一一个依然在坚持使用流星锤与青铜铤为主要武器的部族。
  
      同时也是少数几个,依旧还在使用人骨器皿的匈奴部族之一。
  
      他们最钟爱的传统,就是将杀死的敌人的头骨,制成酒器,陈列在自家的穹庐内。
  
      谁家穹庐里的头骨酒器越多,谁就越受尊敬。
  
      “这些蛮子,也不消停一下……”卫律摇了摇头,有些叹息。
  
      呼揭人作战,悍不畏死,无惧一切。
  
      余吾水之战时,呼揭骑兵,曾猛攻一个汉家主力兵团,在付出了三成战死后,依然坚持不退,最终突入那个汉家阵列之中,与汉人步卒厮杀在一起。
  
      因而迫使汉家主力,不得不调动一部分预备骑兵,前去支援。
  
      这成功的使得,单于的主力骑兵,得以有序前进,并夺回了被汉军控制的几个要地。
  
      为余吾水会战,匈奴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也是因此,呼揭骑兵,一战成名。
  
      已故的且鞮侯单于,甚至曾说过:“天神令我统治所有引弓之民,而呼揭勇士,就是我手中的流星锤!”
  
      因此,呼揭人得到了一个单于之锤的美名。
  
      只是,凡事有利就有弊。
  
      呼揭人勇猛、野蛮,悍不畏死。
  
      但没有组织,更没有纪律。
  
      冲起来,根本就不管不顾。
  
      哪怕死光,也没有人会后退一步!
  
      这样的部队,是一把双刃剑。
  
      打顺了,当然会令敌人丧胆。
  
      但一旦处于劣势,这样的骑兵,除了给严整的汉军阵列送人头,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就像余吾水畔的那一战,五千冲锋的呼揭骑兵,活着回来的连两千都不到!
  
      而他们的战果,只是数百名汉军步卒而已。
  
      交换比惨烈无比!
  
      出生汉地,接受过完整的军事教育的卫律,对这样的属下,一直感到很头疼。
  
      就像现在。
  
      虽然他三令五申,不许呼揭人出去找乐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