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八百九十八节 南池

第八百九十八节 南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塞外的天空,一片碧蓝。
  
      草原悠悠,牛羊成群,风光无限秀丽。
  
      张越不由得想起了后世那首著名的《鸿雁》,轻声的低吟起来。
  
      此时,他已经抵近了目前幕南草原最重要的一个区域。
  
      也是这一两百年来,草原上最重要的牧场——南池牧场。
  
      在战国时期,南池是东胡人的王庭所在。
  
      一度称霸幕南的东胡部族,在此建立了他们的统治。
  
      匈奴崛起后,南池又成为了匈奴右贤王的王庭所在。
  
      匈奴对汉室的十次入侵里,有七次是在南池做出决定的。
  
      在二十七年前的漠北决战后,幕南无王庭,匈奴远遁,南池便成为了护乌恒校尉的驻谒所在。
  
      而且,张越还知道,此地还会继续兴盛两千年之久。
  
      在后世,它名曰黄旗海。
  
      是著名的旅游景点之一。
  
      直到,它因为干旱而渐渐干涸,变为一个季节性湖泊。
  
      终于,视线中出现一个巨大湖泊。
  
      祂是如此的巨大。
  
      以至于一眼看不到边。
  
      湖面,碧波荡漾,许多飞鸟,在湖上掠过。
  
      张越远眺着南池,惊喜不已,问着在驱车的田水:“我命尔等带来的鲫鱼、鲤鱼可都还活着?”
  
      “主公,都活着呢!”田水笑着答道:“而且活蹦乱跳!”
  
      “善!”张越欣喜不已,对田水道:“等到了南池,就将那些鲫鱼、鲤鱼放入南池中……”
  
      “诺!”田水虽不太清楚自家主公的用意,但还是点头。
  
      这时,数百名骑兵,从南池方向而来。
  
      他们来到张越率领的队伍前,全体下马,纷纷跪到地上,屈膝匍匐:“塞外野人南池垣,率南池部上下,恭迎天使莅临!”
  
      马上,就有着人,牵来了两匹被鲜花装扮的神俊牧马来到了张越车驾前,恭身拜道:“此乃我部所养的骏马,敬献天使,还望天使笑纳!”
  
      这是题中应有之义。
  
      不过……
  
      张越却有些不是很开心,他让人收下贡物,然后沉声道:“南池部去年便应该朝贡天子了……”
  
      “是何缘故,久拖至斯?”
  
      朝贡制度,是中国独有的制度。
  
      传承数千年,延绵不绝。
  
      就连匈奴人,也来抄袭、复制,将之用在了对西域的统治上。
  
      西域各国,每年都有朝贡单于庭的义务。
  
      即使是乌孙,也要遵循。
  
      而像莎车、龟兹、焉奢与车师这样的匈奴控制很深的国家,每年甚至都要将三成的财富,送去单于庭,以换取单于的仁慈。
  
      不然,便是大军入境,直接强取了!
  
      对中国而言,朝贡与否与朝贡的次数是否频繁,是衡量属国与附庸忠诚的标准。
  
      按照这个标准,南池部居然连三年一次的制度性朝贡都不能达标,显然是很不忠诚了!
  
      若换上当今天子年轻时的性格,南池部恐怕会被从地球上抹去。
  
      听着天使的责问,南池部上下,都是诚惶诚恐。
  
      特别是那几位被带到了张越面前的贵族,感觉腿肚子都在抽筋了。
  
      乌恒九部,除内迁三部外,就数南池对汉最忠诚。
  
      往年惯例朝贡长安,次次不落。
  
      甚至有些年份,牲畜繁育的多的时候,还会额外加贡。
  
      但,最近十余年,随着其他部族,都渐渐停止朝贡长安后。
  
      南池人心理也开始不平衡。
  
      特别是部族的年轻人,非常不爽。
  
      他们不愿意将自己辛辛苦苦,蓄养的牛羊,无偿的送去长安,给一个他们连面都没有见过的所谓天子。
  
      他们也不像老一辈的南池人,知道自己的一切都是汉天子的赏赐与恩德。
  
      反而以为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从他们生下来那天开始,他们就在这南池了。
  
      加上其他停止朝贡的部族,也没有受到什么打击和惩罚。
  
      所以,去年的时候,南池部的几个贵族,就绕过了老族长,找了个借口,没有朝贡。
  
      一直以来,他们还窃喜不已。
  
      哪知,会有天使亲自责问的事情?
  
      特别是,这位天使在雁门的作为,如今都已经传到了南池部中。
  
      想着传说中的那些事情,南池部上下,人人忌惮。
  
      正要告罪的时候,就听到天使说道:“汉家天子,从来有债必偿,南池部今年必须补足延误的朝贡牲畜、皮毛份额,更须额外加倍!”
  
      在张越看来,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因为,若无汉家保护和许可,整个幕南的乌恒九部,恐怕现在都还在乌丸山下的白山黑水之间挣扎。
  
      他们的人口,永远无法突破五万。
  
      他们的寿命,会被卡在四十岁的天堑。
  
      至于吃饱肚子这种事情……
  
      更是永远不要奢望。
  
      更别提,能在这水草丰盛,温暖潮湿的幕南,自由自在的放牧了。
  
      为了安全、和平与自由,汉家军人,付出了血与肉的代价。
  
      从居延到武威,流血数千里。
  
      凭什么乌恒人一毛钱都不付出,就可以安享这一切?
  
      那岂非是对英灵的亵渎?
  
      当然,张越也不是不讲道理的。
  
      握着腰间的嫖姚剑,他走出马车,看向那几个南池部的贵族:“当然,天子与汉家,永远不会亏待忠臣!”
  
      他拍拍手,李池就带着人,将十余辆牛车,驱赶到前面。
  
      掀开车帘,里面装载的全部都是用麻绳与草绳捆绑在一起的瓦罐。
  
      张越拿起一个瓦罐,打开来,放到地上,对他们道:“这些就将是天子对尔等忠诚的赏赐!”
  
      “以后,只要南池部忠顺,定时朝贡,服从天子之命……”
  
      “这些可以减少胎儿畸形,减少难产概率的神物,便都可以作为回赐!”
  
      “本使还会请求天子,准许南池忠臣,以皮毛,换取盐铁、布帛!”
  
      这就是张越从米帝学来的神功,汉化后的版本叫‘手持刀剑,口衔诗书’!。
  
      南池贵族们看着那些瓦罐,再听着张越的承诺。
  
      终于彻底没有了怨言,纷纷跪下来,顿首拜道:“南池野人,谨遵天使训诫,必定忠心耿耿,为天子臣属!”
  
      张越听着,满意的点点头。
  
      市场已经敞开!
  
      幕南大草原,在后世,哪怕是在沙漠化严重的时候,也曾养育了数千万人口和数千万的牛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