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九百一十三节 寇可来,我亦可往! 2

第九百一十三节 寇可来,我亦可往!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续相如等人的簇拥下,张越很快就见到了他想要见的‘乱臣贼子’们。
  
      “天使……”
  
      十几个呼奢部的贵族们,一见到持节而来的张越,马上就顿首磕头:“罪奴等拜见天使,恭问圣天子安!”
  
      张越看着他们,冷哼了一声:“尔等居然还能记得自己乃是汉臣妾……这可真不容易啊!”
  
      众人闻言,只能是将头贴在地面上,根本不敢回答。
  
      张越是持着节旄,昂起头来,道:“本使持节而来,除安抚幕南诸部,宣慰士民外,主要就是为了前任钦使任立政遇刺一案……”
  
      “尔等都说说看,汉家将这鶄泽牧场,恩赐与尔等,命尔等镇守于此,为汉屏障,何故能有刺客通过尔等的牧场,进入南池?”
  
      “天使容禀……”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呼奢贵族,立刻磕头拜道:“此皆呼奢屠各所为,与我等无关……”
  
      “呵!”张越冷笑一声,根本不信这种鬼话。
  
      雪崩的时候,那里有无辜的雪花?
  
      这就像后世,有些人总喜欢说,霓虹的人民是无辜的一样,说的好像,罪与恶都是那几个战犯做的的一般。
  
      而事实是——二战时,除了少数有良知的霓虹人。
  
      绝大部分人,都是战争的帮凶和罪行的实施者。
  
      现在,也是一般。
  
      呼奢底层的牧民里,或许有无辜的。
  
      但其高层……
  
      那里有什么真的忠臣?
  
      恐怕,这些人都和那个现在被他们推出来背锅的呼奢屠各一般,都做着汉匈争霸,顺势崛起的美梦。
  
      “在本使面前,还敢抵赖?”张越狞笑着;“真以为中国无人乎?”
  
      也不与这些家伙啰嗦,张越径直道:“尔等最好如实招来……”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此中国制度也!况且,本使乃是持节使者,天子节旄之所在,如朕亲临是也!”
  
      “尔等若是继续抵赖,欺君之罪,可是要诛族的!”张越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看向这些人:“当然,若是尔等能幡然醒悟,戴罪立功,指正元凶,本使还是可以向天子为尔等求情的……”
  
      在天子节旄之前,在汉军的赫赫神威之前,加上张越的暗示。
  
      这些人互相看了看,立刻就知道了,他们应该怎么做了。
  
      于是,纷纷趴在地上,痛哭流涕,纷纷表示愿意‘戴罪立功’。
  
      然后,就将任立政遇刺之事的前后始末,一股脑的将他们知道的全部都说了出来。
  
      张越听着,笑容渐渐冷冽。
  
      “很好!”听完这些人的招供,张越摩挲着手掌。
  
      按照这些人的供述,有从幕北来的人,通过了牧场,然后在伪装成鲜虞部的牧民,从龙城进入的南池。
  
      换而言之,任立政遇刺一案,除了这呼奢部外,起码还有鲜虞部与诸水部的配合。
  
      这也就能解释的通,为何任立政身处安全的幕南榷市,却能被刺客摸清楚行踪,并果断行刺了。
  
      有内鬼在串通消息,而且不止一个人在私底下协助。
  
      现在张越有两个选择。
  
      第一个,是学曹阿瞒。
  
      召集各部头人,当着他们的面,将这些人的供词烧掉。
  
      以示,以后绝不追究。
  
      这样的话,幕南各部贵族头人,肯定是感激涕零,尤其是涉及的那两个部族。
  
      说不定会见将张越视为再生父母,亲爹一般的人物。
  
      汉家统治,在幕南也可以稳固十年,甚至二十年。
  
      但是……
  
      张越毫不犹豫的否决这个可能。
  
      不止是因为古人的教训,更多的是出于现实的考量。
  
      欲要安定幕南,最终消化此地。
  
      就决不能姑息养奸!
  
      况且……
  
      这大军一动,黄金万两!
  
      张越带着长水校尉,远道而来,靡费无数。
  
      总不能是来学**做好事的吧?
  
      “续将军,请将军立刻派出使者,前往鲜虞部和诸水部,传其贵人来此对质!”张越扭头吩咐:“再派人去,召集乌恒六部头人来此!”
  
      张越抬起头来,望着前方,已经是一片狼藉的鶄泽大地:“让各部头人都好好看看……”
  
      “匈奴人作下的罪与孽!”
  
      呼揭人过去数日在这鶄泽地区的暴行,就是最好的爱国主义教育。
  
      只要各部头人和贵族,来这里看一看,他们就会知道,一旦失去了汉朝爸爸的庇护。
  
      他们会是怎样的下场?
  
      而恐惧,是最好的统治工具。
  
      “诺!”续相如点头领命,随即就布置了下去。
  
      张越将视线,重新看向了呼奢部的贵族们。
  
      “至于尔等……”他嘴角轻笑着:“附逆可是大罪……”
  
      “天使饶恕……”这些人马上就吓得两股战战,拼命磕头:“罪奴等本是忠臣啊,都是被呼奢屠各那个小人蒙蔽,行差踏错,才冒犯天威,如今罪奴都知罪了,还望天使宽恕!”
  
      “宽恕?”张越笑了。
  
      “孟子曰:强恕而行,求仁莫近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