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九百二十一节 战前 1

第九百二十一节 战前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到得日暮时分,续相如就带着人,找到了张越,报告道:“侍中公,先期派出的斥候,已经完成任务,并返回了……”
  
      在他身后……
  
      十几个穿着汉军甲胄,但却浓发白肤,深鼻高目的骑士,长身向前,顿首而拜。
  
      正是被俘的呼揭人,若有熟悉呼揭的人在此,必定能认出他们——全是贵族!
  
      这也正常。
  
      一般的人,那里有什么资格当带路党?
  
      不是掌握权力、资源的人,即使自己想当,别人也不会要。
  
      就好比卫律,他逃去匈奴,立马就是丁零王,成为实权贵族。
  
      还有李陵,一点头投降,就是坚昆王,单于女婿。
  
      而其他人呢?
  
      譬如,那个被李陵迁怒杀死的汉军降将李绪。
  
      不过蝼蚁而已,李陵一刀杀之,匈奴单于还得说杀得好!
  
      而其他比李绪地位更低的降兵,怕是连当奴婢的资格都要争取!
  
      这才是这个世界的真相!
  
      当然了,也不是随便什么贵族,都有资格当带路党,获得投降机会的。
  
      就像这些呼揭人,若没有卫律存在,张越早一刀一个全砍了。
  
      正是因为有卫律存在,张越需要进行战略欺骗。
  
      所以,他们得到了一个向汉家展示自己忠诚的机会。
  
      故而,要当带路党,除了身居高位,握有资源和权力外,还得自身对别人有用。
  
      若只是米虫废物,哪个肯要?
  
      国家钱多,养着玩吗?
  
      那还不如养几条宠物狗呢,最起码宠物狗还会卖萌撒娇。
  
      显然,这些投降的呼揭贵族,都是有些用处的。
  
      而且都很合作、顺从。
  
      这不意外。
  
      游牧民族,战败后对战胜者的服从度是非常高的。
  
      甚至堪比霓虹人。
  
      尤其是贵族,特别自律,识趣。
  
      这些呼揭贵族也是这样,战败被俘后,很快就服从了汉军的皮鞭与刑具。
  
      反倒是底层的那些骑兵,有很多即使被俘,也依旧桀骜不驯,皮硬的很。
  
      “说说看,尔等都遇到了谁?”张越看着他们问道。
  
      续相如用着匈奴语,将张越的话对他们重复一遍,然后,这些人立刻就争先恐后的开始了报告。
  
      将他们的‘功勋’一股脑的都倒了出来。
  
      张越听着,不由得点头。
  
      他猜测的没错,卫律确实派出了大量斥候和使者,越过弓卢水,向南靠近。
  
      好在,遇到他提前准备和布置起来的这些带路党。
  
      又派出汉军士兵与诸水牧民,穿着呼揭的服装,骑着呼揭的战马,驱赶着牲畜,在盐泽以北活动。
  
      遇到靠近的匈奴斥候和使者,就让这些贵族上前搭话。
  
      内容当然是精心编造好的。
  
      是张越在抵达鶄泽后,就与邓爽等人,根据呼揭贵族们口供,结合现实,编写的段子。
  
      现在,就看卫律会不会上当了?
  
      不过,即使卫律不上当,张越也拿到了足够的情报了。
  
      因为,这些降将除了将张越要他们传达出去的消息传出去外,还打探到了许多有价值的情报。
  
      特别是他们供述的,卫律援军已经抵达的消息,马上就引起了张越的注意!
  
      将这些人安排下去休息,张越立刻就召集了护乌恒都尉与长水校尉的军候以上军官开会商议。
  
      “刚刚得到情报,匈奴的姑衍王虚衍鞮亲帅其姑衍万骑,已经抵达弓卢水上游与卫律部回师!”张越将一支新的棋子,放入了已经布置好的沙盘上:“这姑衍王乃是匈奴单于狐鹿姑的胞弟,仅次于其子左谷蠡王壶衍鞮、其另一个同产弟右谷蠡王虚闾权渠的宗种,是稽粥氏的绝对核心人物!”
  
      作为侍中,张越对匈奴国内,特别是王族的权力排序,可以说是如数家珍。
  
      匈奴王族,汉因老上稽粥单于之故,俗称稽粥氏。
  
      这是因为,老上单于在位时期,匈奴对汉室的压力最大,挑战最强。
  
      但在实际上,匈奴单于的姓氏乃是孪鞮氏。
  
      匈奴语读作撑犁孤涂。
  
      意即天地之子,日月所立,心胸广大的君主。
  
      而孪鞮氏既是匈奴王族,亦是匈奴帝国最强大的部族!
  
      其他四大氏族的骑兵加起来,也不过刚刚超过孪鞮氏直属的骑兵。
  
      更不提孪鞮氏本身还有着大量别部(分支)。
  
      故而,匈奴的权力,在实际上是由孪鞮氏控制的。
  
      不过,即使是在匈奴帝国最鼎盛的时期,孪鞮氏的力量,也从未统一的汇聚在某一个强人的掌握下。
  
      哪怕是冒顿、老上这样的雄主,也未曾彻底的慑服其部族的所有实权派。
  
      像是老上稽粥单于,就终其一生,拿他的弟弟右贤王没有丝毫办法。
  
      军臣单于,对他的堂弟,左谷蠡王尹稚斜同样没有办法,最后甚至在死后,连儿子都被尹稚斜驱逐。
  
      尹稚斜单于倒是比较集权,因为他的反对派,都被卫青霍去病干掉了……
  
      包括那些让他头疼的于单支持者。
  
      如今,匈奴帝国的权力结构体系,依然充斥着尔虞我诈、明刀暗箭的斗争。
  
      都不用讲别的事情,就拿苏武被扣押来说就可以证明了——苏武为什么被扣押?因为他的副使张胜联系上了两个且鞮侯单于的反对者,他们密谋反动政变,扣押且鞮侯单于与母阏氏,然后与汉议和。
  
      结果事情败露,所有谋反者统统被杀。
  
      苏武虽然不知情,但依然被牵连。
  
      要不是卫律极力推荐和说情,也是一刀的事情。
  
      这也是为什么汉家这些年来都一直以为苏武已死的缘故——谋杀单于,还能活命吗?
  
      到的今天这个时候,匈奴帝国的权力结构,其实也已经分明了。
  
      作为统治集团,孪鞮氏内部是一分为二的。
  
      单于狐鹿姑是一派,而日逐王先贤惮是另外一派。
  
      狐鹿姑虽然占据优势,但先贤惮的实力,同样不容小觑。
  
      至少五万骑兵,加上他控制的西域力量,拉出十万兵力还是可以做到的。
  
      所以,两者在天山一带,形成了对峙。
  
      而现在来的这位姑衍王虚衍鞮,在严格意义上来说,是匈奴国内的第四号人物,是壶衍鞮和虚闾权渠之后的第三顺位继承人。
  
      从张越掌握的情况来看,这位姑衍王甚至是比其兄长狐鹿姑单于还要激进的改革派。
  
      他和另一位王族成员,于靬王屠奢故当,并称为匈奴的知汉双杰。
  
      和沉迷音律、诗歌,喜爱吟诗作赋,到处cos汉家士大夫,甚至传说曾经扮作贾谊、司马相如和严助模样的屠奢故当不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