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九百二十三节 迷雾 1

第九百二十三节 迷雾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世界岂有完美无缺的战略部署?”张越俯视着沙盘,轻声笑着。
  
      “崖原广大,卫律所部又要分兵弓卢水,故而,无论是崖原还是弓卢水,他们都只能重点防御!”
  
      拿起被放置在弓卢水的棋子,张越轻轻一摆:“欲重点防御,则必然会将兵力集中于彼所认定的战略要地!”
  
      “崖原之地,何处为匈奴最为重视之所?何处又是关乎崖原防御胜败的关键呢?”张越看向众人,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众人听着,几乎所有人都开始跃跃欲试,想要阐述自己的见解。
  
      因为,对这一地区的研究与了解,过去数日,几乎就是他们日常的主要工作内容。
  
      张越更将自己记下来的兰台与石渠阁里,漠北决战时,霍去病及其部将、军正们的战报,都默写下来,交给军中军候以上的中高级军官了解。
  
      还让这些人私下,展开兵棋推演,重演当年霍去病的决断与选择。
  
      故而,整个崖原、弓卢水流域的主要地理地貌以及地势,众人不说熟练于心,但也绝对不陌生。
  
      “侍中公,依末将之见,崖原地理单以防御而言,首先就是要控扼河曲地带!”长水校尉的左司马贺昌说道。
  
      “不然!”护乌恒都尉的前司马秦武起身道:“控扼河曲,太过被动,依末将之见,必须控制位于崖原中部的山丘,若屯兵于彼,那么崖原无论何处有警,骑兵都可以迅速响应、支援,更可以借助此地的掩护,防止从南而来之敌,长驱直入,兵临弓卢水!”
  
      “更可以拥有随时向南进攻的能力”
  
      就连续相如也参与到讨论中,对秦武的意见表示认同:“秦司马所言甚是,自古作战,必取中心,以临四方之敌,尤其是骑兵作战!”
  
      “君候所言缪矣!”司马玄摇头道:“中心山丘,四战之地,兵家所不取也!况且,匈奴人并无坚守能力,因其骑兵风格,末将以为,匈奴必然会前置部分骑兵,作为警戒,然后将崖原主力后置,以获得机动能力和响应能力”
  
      张越在旁听着,忍不住点头。
  
      司马玄的猜测,算是很接近他本人内心想法的。
  
      不过
  
      还是有一点,司马玄没有考虑进去。
  
      所以他忍不住提醒:“司马将军,匈奴骑兵并无马蹄铁,其骑兵运动速度,是远远慢于我军的!”
  
      有马蹄铁与没有马蹄铁的骑兵,完全是两个兵种。
  
      特别是在运动作战中,装备了马蹄铁的骑兵,无论是前进速度还是越野能力,都远远强于没有装备马蹄铁的骑兵。
  
      司马玄一听,微微愣神,旋即反应了过来。
  
      续相如和其他人在这一刹那,也明悟了过来。
  
      然后,所有人都看向沙盘的崖原地区。
  
      视线被同时集中在三个地方。
  
      就是他们刚刚各自讨论的重点。
  
      河曲、中心丘林以及沿着崖原边缘,向南延伸的草场。
  
      因为,假如匈奴人想要全面防御,将崖原守得铁桶一样,他们就必须在这三个地方布置大量军队。
  
      显然,匈奴人的兵力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于是
  
      张越看着众人,微微笑着:“事实上,重点防御,也意味着什么都防御不了!”
  
      “假若匈奴人,真的在崖原,分散兵力,进行各自防御”
  
      张越从容的拿起象征着汉军的棋子向前:“那他们就真的是太愚蠢了!”
  
      因为那意味着,实际上汉军将要面对的敌人,很可能只会匈奴主力的一部分。
  
      换而言之,他们将会被分割包围,然后一一蚕食。
  
      就像张越现在演示的这样。
  
      汉军以轻骑兵向前穿插,阻断一地敌人的退路,然后包围歼灭。
  
      这样,匈奴人若不救被包围的友军,就等于被汉军白白吃掉一部分兵力。
  
      若是救援,那就等于犯下兵家大忌添油。
  
      用后世电竞的术语,叫葫芦娃救爷爷!
  
      “卫律是不会这么蠢的!”张越沉声说道。
  
      卫律可是赵信之后,匈奴最厉害的战略家。
  
      他受过汉室最好的军事、文化教育,有着足够多的知识储备。
  
      从余吾水会战,到天山会战,都证明了他的战略眼光。
  
      “况且,卫律恐怕至今不知呼揭已被我军歼灭的情报”张越盯着沙盘,沉声低语:“其军队很可能还未进入作战状态,考虑到这一点,卫律很可能只会做一些最基本的防备与最基本的准备!”
  
      “再考虑到卫律乃是在长安成长的”
  
      “他不可能不会采用汉军过去防御匈奴骑兵的战术”
  
      “最好、代价最小,同时也是最适合的警戒之法”张越轻轻吐出一个词:“狼烟!”
  
      “只需要在崖原的各个关键地区的制高点,用土石堆磊几座烽燧塔,派少量人把守,一旦有警,立刻点燃狼烟”
  
      “那么即使远在数百里之外,卫律也可以知晓有警!”
  
      换而言之,卫律完全可以将主力留在弓卢水河岸两侧。
  
      同时在河上建立浮桥,这样他就只需要将少量斥候派向崖原。
  
      便可以拥有主动权。
  
      众将听着,都是浑身冷汗直冒。
  
      若卫律兵团,始终聚集在一起,就像刺猬一样。
  
      汉军便很难击败它。
  
      “侍中公!”司马玄红着眼睛问道:“若卫律如此布置和准备,我军该如何应对?”
  
      无论如何,汉军的可动用的极限兵力,也就三千余。
  
      哪怕再算上五千以上的乌恒义从,在人数上也与匈奴人有着差距。
  
      更何况,他们还有着地利,以逸待劳。
  
      张越看着沙盘,呵呵一笑:“很简单,让卫律兵团动起来!”
  
      “等他来到崖原时”
  
      “我军便派出一支偏师,从鶄泽出发”张越拿着剑,从鶄泽为原点,在沙盘上划出一条长长的弧线,这条弧线在崖原的边缘绕了一个半圆,然后直趋弓卢水与崖原的结合部。
  
      “可是”续相如疑惑的看向张越:“侍中公,我军最多四千可战之兵,哪来的机动兵力?”
  
      毋庸置疑,要执行这样的大迂,独有汉军精锐。
  
      但现在,汉军兵力太少。
  
      一旦抽调兵力去执行这样的迂战略,则正面的力量就会大大减弱。
  
      说不定,可能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续相如可不敢把希望赌在乌恒义从们能够‘独当一面’上。
  
      “吾自知也!”张越微笑着道:“诸公可能还不知道,在数日前,本使得知匈奴南侵之时,就已经派出了家臣李池,持我信物,返塞下!”
  
      “李池此行的目的地就是飞狐口!”
  
      “飞狐将军,此刻应该已经接到本使的命令了!”
  
      “最迟十日后,飞狐军就会加入战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