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九百四十四节 双赢

第九百四十四节 双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从日暮战至晚上,星辰闪耀,月牙半掩之时,战斗就已经逐渐停止。
  
      数不清的匈奴骑兵,放下了武器,跪在了地上请降。
  
      当穿着米兰甲,手持陌刀的张越,走过之时,俘虏们战战兢兢,瑟瑟发抖,纷纷将头贴在地上,连看都不敢看!
  
      日暮的战斗,无数人都亲眼目睹过,这位汉朝的铁甲将军的勇武与无双之姿。
  
      更见证了其恐怖的杀戮方式!
  
      尤其是那卷起的长刀,比匈奴人传说中的一切鬼神兵器,还要犀利三分,厉害三分。
  
      几乎就是挡者披靡,无人可以在这长刀之下,生存一息!
  
      而这对于信奉萨满教,相信万物皆有灵,一切皆可为神的匈奴人来说,几乎不亚于信奉佛教的人,亲耳听到释迦摩尼讲法;就类似于信奉基友教的人,亲眼见到摩西分海。
  
      所以,战至后面,匈奴骑兵几乎是只要看到张越的甲具与长刀的影子,就自动丢下了武器,跪到了地上,亲吻起了地面。
  
      几乎就和当年,他们的父祖,在霍去病的战旗面前一模一样——霍去病大军就经常接受整部整部的匈奴部族的投降。
  
      甚至,还组织这些降军,反过来去打匈奴!
  
      这也是游牧民族的特性与民族性格。
  
      只要够强大,分分钟就可以在这个草原上,从无到有,创建一个大部族,甚至是一个大帝国!
  
      从前的鬼方、东胡如此,现在的匈奴如此,未来的乌恒、鲜卑、柔然、突厥、契丹、蒙古都是这样崛起的。
  
      强者主宰一切,是草原上永恒的旋律。
  
      “侍中公……”郭戎提着铁胄,在数十名乌恒贵族的簇拥下,走到张越面前,禀报道:“匈奴统帅,丁零王卫律跑了!”
  
      “据说,在我军刚刚突袭之时,便已被其亲兵裹胁向北逃窜了!”
  
      “敢问侍中,是否派人去追击?”郭戎目光灼灼的看着张越。
  
      “不必了!”张越看向远方,被星光与黑暗笼罩的原野:“丧家之犬,不值得冒险!”
  
      “先统计好战果,将俘虏都收容起来!”
  
      他回身看向南方的盐泽方向,心中想着:“也不知道盐泽战事如何了?”
  
      无论怎样,他都得尽快将此处战事结尾。
  
      然后将缴获的卫律部的大纛与军旗、鸣镝与其他物品,带去盐泽。
  
      告诉盐泽的匈奴骑兵——你们已经没有援军了!
  
      这才是最根本的要务!
  
      “诺!”郭戎领命而去。
  
      而那些在他身后的乌恒贵族们,则立刻一拥而上,跪到张越面前,叩首而拜,纷纷邀功:“回禀天使,小人等幸不辱命,坚守至王师来援,特来向天使复命!”
  
      张越听着,笑着上前,扶起他们,勉励:“辛苦诸位,本使一定会向天子为幕南群雄请功!”
  
      心里面却是有些吐槽不已。
  
      事实上,乌恒人在这一战的表现,堪称是糟糕至今!
  
      六千之众,依托防御(虽然很简单),列阵于相对有利之地。
  
      却连一天都没有撑下来(准确的说是不过三个时辰),差点就被匈奴人吊起来锤了个稀巴烂!
  
      错非是汉军是张越在统帅和指挥。
  
      借着回溯之功,使得他可以在脑海中建立战场三维地图。
  
      更凭借米兰甲与陌刀与超人的武力,作为开凿的箭头,不断的迅速粉碎匈奴人的狙击,并率军正确的找到了匈奴人的指挥中枢和软肋,成功的在短时间内就解决这两个关键问题。
  
      从而彻底瓦解和摧毁了匈奴人的指挥、调度与组织、整备系统。
  
      不然的话,这一战,匈奴人的胜算恐怕要更多一些!
  
      但……
  
      没有办法,青铜小弟虽然菜,但至少立场坚定,是属于可以团结的对象!
  
      再说,其实,私底下,张越甚至觉得,乌恒人打仗菜,才是对的。
  
      若他们表现的非常悍勇,张越现在就得头疼该如何削弱和打压他们了。
  
      现在其实还好啦。
  
      带不动的青铜,才更可爱!
  
      难道不是吗?
  
      ………………………………
  
      崖原。
  
      卫律终于停下了不断奔驰的马匹。
  
      他回首南望。
  
      远方的原野,一片漆黑,只有风在呜咽的呼啸着。
  
      想着来时,军容鼎盛,六千铁骑,并排而行,那时可谓气势汹汹,不可一世。
  
      如今,却只剩下了这身边百余残兵败将。
  
      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的流泪,哭着道:“如此大败,本王有何颜面,复见单于?”
  
      说着,便要拔刀自刎。
  
      好在,一直在他身旁的王望立刻上前,夺下他的武器,劝道:“大王这便失了斗志吗?”
  
      其他匈奴贵族,也都纷纷围上来,劝道:“大王,今日之战,非战之罪也,全是那汉朝人奸猾如狐,预设伏兵于侧,大王不察,中了他们的诡计而已!”
  
      “当年,尹稚斜大单于与自次王,若在漠北一战后,悲观自杀,安能有匈奴之今日?”
  
      卫律这才垂头一叹,放下了手里的武器,但依旧自责不已的道:“如今,我军大败,哪怕能收拢溃卒,也不过能得一两千之众!”
  
      “深入幕南的姑衍王,怕是要凶多吉少!”
  
      “一旦汉朝人击败姑衍王后,顺势北侵,本王恐龙城与圣山,都将再遭玷污、羞辱!”
  
      “若是如此,本王还不如现在就死了!”
  
      王望听着,立刻就闻弦歌而知雅意,当即便哭着拜道:“正是如此,大王才不该如此轻易轻生啊!”
  
      “今大单于勒兵在外,国中空虚,若汉人入侵,威胁龙城、圣山,使历代先单于与祖灵受惊,恐怕这将令我大匈奴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